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子的博客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 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1962年中印战争究竟由谁挑起?  

2014-11-17 06:15:25|  分类: 国防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2年中印战争究竟由谁挑起?

撰文/单之蔷

1962年中印战争究竟由谁挑起?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扎布拉草原,“麦克马洪线”附近的美丽草原

郁郁葱葱的森林脚下,斑驳的金黄色草甸已经显露秋色,一条小河如若隐若现的银色珠链切入草丛,蜿蜒流淌,这处美景的所在是西藏林芝地区墨脱县境内的扎布拉草原,海拔3829 米。照片所传达出的宁静让人过目难忘,但很少有人能够到达这里,亲自踏上这片土地的人也根本无法体验这份宁静,因为一条非法的“麦克马洪线”在我国境内制造出了约9 万平方公里的中印争议地区,扎布拉草原就位于“麦克马洪线”附近。图为我国的边防军在此巡逻。摄影/谢罡

 

一本英国人写的书——《印度对华战争》 ,几乎回答了我关于1962年中印战争的各种疑惑 

    最近在看一本书,让我大呼过瘾,并且吸引了我通宵达旦地看,在书中画满了条条杠杠。这本书名为《印度对华战争》(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71年出版),作者是内维尔·马克斯韦尔。他是澳大利亚人,出生于伦敦,在剑桥大学读书,1955年进入英国《泰晤士报》做外交记者,1959年至1967年被派驻印度新德里。他到达新德里后不久,就投入了对中印边境冲突的报道。接着他经历了1962年中印之间那场短暂的战争,并撰写了大量报道。在离开印度前,他访问了与中印边境冲突相关的印度政界官员和军方人士。后来,他在伦敦大学做研究员,继续探究中印争端的真相。《印度对华战争》这本书就是他探究的结果。

    在不关心中国边界形成、中印边境之争的人看来,这本书没有什么吸引力,但是对我来说就完全不同了。我对中国边境之事极为关注,尤其是对中印边境更为关注,因为中国的陆上边界与周边国家大都划定,而与印度约2000公里的漫长边界至今仍未达成任何协定,尚属未定状态。两个大国漫长的边界没有竖立任何界桩,没有一条明确的界线标明双方的国界到哪里为止,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因为这意味着双方的军队必须互相顶住,互相顶住的军队之间会形成一道实际控制线,这道线就成了临时的界线。1962年中印之间爆发的边境战争,就证明了这种临时界线的危险性。

    《印度对华战争》回答了我关于中印战争的许多疑问:双方争论的焦点究竟是什么?中国政府为什么一再主张双方坐下来谈判,而印度拒绝接受?中国希望的解决方案是什么?中印边界之争最有希望的解决方案是什么?为什么会爆发这场战争?战争的过程、结果怎样?可以说这本书完全回答了这些问题,因此让我大呼过瘾。一些西方记者或学者撰写的关于中国的著作和文章,很多都充满了对中国的偏见,但这本书的作者马克斯韦尔基本做到了客观公正。看了这本书,我相信读者也会认为,中国在中印边境问题上已经一忍再忍,一让再让,战争是印度把中国逼得没有退路的被迫选择。

1962年中印战争究竟由谁挑起?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这张“中印边界问题示意图”出版于1959年9月,出版单位是地图出版社(现名为中国地图出版社),该图用四种不同颜色的线条绘制了中国与印度之间的边界状况,包括当时两国出版的地图所画的边界线,1914年英国以不正当手段炮制的“麦克马洪线”以及1854年英国人约翰·瓦克所制地图上的克什米尔东部的界线,图中还用文字标注框标示出当时中印边境上的武装冲突及印军侵占处。供图/郝晓光

 

    后来在1999年,马克斯韦尔又写了一篇“中印边界争端反思”的文章,发表在印度《经济与政治》周刊上。根据多年观察和对新史料分析后,他确认:正是印度制造了1962年的中印边界争端。印度拒绝就此问题与中国进行谈判,然后企图凭借武力实现其主张。中国的武力反击,从战略和政治上说都有其正当理由,印度的政策的确使北京没有其他现实的选择余地。

    不过,双方战争的结果令人深感意外:印度军队一开始就被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中国完全收复了自己主张的传统边界线内的国土。但此时更大的意外再次出现:就在中国大获全胜、印度举国惶恐之际,中国却突然单方面宣布停火撤军。而且中国撤军撤得让全世界惊讶,不但撤出了经过战争夺回的自己原本主张的领土,而且还宣布从战争前中国军队的实际控制线再后退20公里。

    对此,《印度对华战争》这样评论道:“中国的突然决定与其说使人们松了一口气,不如说使人们大吃一惊。”书中还引用了英国前外交部常务次官卡西亚勋爵的一段话:“一个大国不利用军事胜利索取更多的东西,有史以来还是第一次。”也就是说,经过一次大获全胜的战争,中国的边界线还后退了20公里。想想看,中印边境线长约2000公里,后退20公里,多少领土经过一场取得胜利的战争后又没了?世界历史上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吗?

    在过去,我对这件事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我们是正义之师,为何在打了胜仗之后要如此退让?现在,我试图从各种文献中寻找答案。而在谜底解开之前,我们还需要先回顾一下中印战争发生之前的背景:中国三番五次向印度抛出和平谈判解决边境问题的“橄榄枝”,但印度却一再拒绝,并进而点燃了战争的导火线。

1962年中印战争究竟由谁挑起?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历史上,中印两国之间的边界存在着一条双方比较认可的传统习惯线,由双方历来行政管辖所及的范围来划定,大体沿喜马拉雅山脉南麓和布拉马普特拉河北岸平原的交接线而行,直到察隅河下游。1873年英国在印度东北部边界明确规定了他们的国际边界(即“外线”),也与中印两国长期形成的传统习惯线大致相符。但1914年,在西姆拉会议之外,英国代表麦克马洪胁迫西藏代表在英国单方面提供的画了一条红线作为印、藏边界线的附图上签了字,这条红线即“麦克马洪线”。英国《泰晤士报》驻南亚记者内维尔·马克斯韦尔的《印度对华战争》一书中,就有包含这两条界线的地图。需要说明的是,中国的历届政府从来没有承认过“麦克马洪线”,但为了维持中印关系避免冲突,还是遵守了此线为双方实际军事控制线,后来,我国又在此线的基础上后撤20公里。
1962年中印战争究竟由谁挑起?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我军在墨脱“麦克马洪线”我方一侧的巡逻道上巡逻,摄影/谢罡
1962年中印战争究竟由谁挑起?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印军在墨脱“麦克马洪线”某高地巡逻时留下的本国物品。摄影/谢罡

尼赫鲁绝不谈判的态度,丧失了和平解决中印边界之争的最好时机

    周恩来总理曾四次访问印度,希望印度政府能坐下来谈判解决争端。但曾将佛教思想传播到中国的印度,并没有以和平的方式迎接这位远道而来的大国领袖。

    对此《印度对华战争》一书写道:“缅甸并没有像印度那样,指控中国侵略,把缅甸的国旗插在英国人主张的边界上,拒绝谈判;相反地,缅甸总理吴努于1956年访问了北京,寻求解决。他发现:中国虽然断然否定过去同英国达成的边境协议,但在事实上却准备就以当年英国拟定的边境线作为谈判的基础。中国所不能接受的是这些边界线的来源,这是英国强加给中国的,而不是这些边界线走向的本身……”

    1963年3月,中国同巴基斯坦划定边界。“这条边界的大部分都是循着1899年英国向中国所建议的边界线……巴基斯坦同缅甸一样,也发现了中国在边界谈判中所坚持的只不过是要以边界并未正式划定为出发点。”

    至于中国与印度的边界,“中国建议双方相互接受东西两段的现状,并且组织一个边界委员会。”这就意味着,“中国在东段接受麦克马洪线的走向,而印度在西段则接受当时实际存在的地位。”

1962年中印战争究竟由谁挑起?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中印东部边界

1962年10月20日拂晓,中国边防部队奉命在中印边境东、西两线,同时开始对入侵印军实施自卫反击作战。我国军队作战犀利神速,势如破竹,11月20日就抵达中印传统习惯线,图为东线作战情况(图片来源:《印度对华战争》内维尔·马克斯韦尔著)。

1962年中印战争究竟由谁挑起?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1962年中印战争究竟由谁挑起?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上面两图为本文作者参观错那县勒布沟自卫反击战张国华指挥所旧址。上图摄影/宋文 下图摄影/王宁

    “中国人也许认为,中缅边界条约的签订已如此清楚地表明他们是诚心诚意地肯定了印度所要求的东段边界线,因此,印度政府也许就会放弃他们那种露骨的顽固不化的态度。所有迹象表明,他们来新德里确实是期望能同印度像他们同缅甸一样地达成协议。然而,他们发现,对印度来说,麦克马洪线并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在印度看来,解决边界争端的必不可少的条件是:中国不仅要接受麦克马洪线,而且必须承认阿克赛钦是印度的领土。”马克斯韦尔写道。

    “中国发现印度顽固地主张不能以承认‘目前的现实’作为解决边界争议的基础,于是他们试图贯彻会谈前夕提出的一项建议,即:如果争端得不到解决,双方应同意维持现状。要实现这样的协议只要双方在边界全线停止巡逻就行。中国人设法争取印度同意这一点,可是他们又失败了。”中国主张停止巡逻,其实是一种委婉的说法,因为当时尼赫鲁政府命令军队在中印边界全面执行的是“前进政策”,即把中国军队赶出去。

    读到这里,我感觉印度这个曾经被英国殖民的国家,当时已变得比过去的殖民者英国还要霸道。说起来,如果没有英国人,这些所谓的领土哪一样与印度有关?

    当印度拒绝“停止巡逻的建议”时,就意味着战争已经无法避免了。

1962年中印战争究竟由谁挑起?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1962年中印战争究竟由谁挑起?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中印西部边界

中印边界的西段已不在喜马拉雅山脉的范围内,而主要在喀喇昆仑地区,边界内我方一侧大部分位于新疆阿克赛钦地区,小部分位于西藏阿里地区。历史上中国对中印西段边界阿克赛钦等地区有充分的管辖依据,虽然没有正式划定边界,但双方一直遵守着传统习惯线。到了近代以后,英国殖民者人为地制造战略缓冲地带,将中印
传统边界中方一侧的领土划入了英属印度境内,中国历届政府从未承认过。印度独立后,奉行激进的“前进政策”,企图将边界推进到昆仑山一线,而我国政府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将边界固定在喀喇昆仑山一线,图为当时双方的主张线(图片来源:《印度对华战争》内维尔·马克斯韦尔著)。班公错就在这两条主张线之间,班公错在我国的部分位于阿里地区日土县,湖形独特,其藏语意为“明媚而狭长的湖泊”(摄影/向文军)。


 

面对拒不谈判的印度,中国军队打了一场世界罕见的痛快淋漓的战争

    自古以来打仗要占据有利地形,有利地形当然是居高临下。高屋建瓴、势如破竹,都可以描绘从上向下打击对手的痛快淋漓。在《印度对华战争》中,有1962年中印战争过程的大量记述和描写。可以说,印军从战斗一开始就被打得落花流水。

    在中印边境战线的东部,战况是这样的:“中国军队追击败退的库马翁的士兵,并且突破了印军的主要防御阵地……”

    “第十一旅终于落得一个与第七旅同样的下场:进行了一次没有配合好的毫无希望的进攻,在中国军队坚定果敢和周密的部署的攻击下遭到溃败。”

    “这时道路已无法通行,退却的部队挤成一团,陷入混乱状态。中国部队的火力给他们造成了重大伤亡,接着全旅就散成了零星的小股,奔向平原,以后几天了,他们不是被俘,就是被打死。霍希尔·辛格准将也于十一月二十七日在普汤被击毙。”

    在中印边境战争的西线,印军也遭到了同样的命运:

    “十八日拂晓,中国部队袭击了西段中国所主张的领土上最后的印度部队,席卷了楚舒勒以东山上的各阵地……印军的山上阵地或被攻破,或因无法防守而撤退,但中国军队没有追击,他们在中国主张线上停了下来,没有进攻楚舒勒。”印军原以为中国军队会进攻拉达克的首府——列城(原属于西藏的古城),没想到中国军队在楚舒勒就停下了。

    “十一月二十日清晨三时左右,印度在东北边境特区(即藏南,印占我国领土)以及在西段(阿克赛钦)中国方面所主张的领土内,已经不存在任何有组织的印度军事力量了。从军事上来说,中国取得了完全的胜利,印度彻底失败了。”

    现在印度人担心的不是中国军队是否收复领土的问题,而是喜马拉雅山麓下阿萨姆平原上的重要城市——迪斯布尔,甚至是首都新德里的安危。

    “(迪斯布尔)市政当局通过扩音喇叭告诉市民,当局已不能继续对他们的安全负责……大伙的群众,包括从疯人院放出的疯子和被释的罪犯,拥挤在渡口,等候汽船把他们渡到布拉马普特拉河彼岸。渡船载重三百至四百人,但每次装载达一千人……有些没有走掉的人在国家银行里拨弄一堆尚有余温的灰烬,细心搜寻。在此之前,银行人员点了一把火企图把约三十万镑的现钱烧掉……中央政府已经派来了民防处长来到阿萨姆,负责执行‘焦土政策’,把一切能炸毁的都炸掉和烧毁——机场、油田、水厂、茶园……阿萨姆邦政府接着又给新德里拍了一份紧急电报,强烈建议要把该邦政府的各部部长列入优先撤走的重要名单,理由是如果他们一旦落入敌人手中,会成为国家的耻辱……”

    在新德里,美国大使在日记中写道:“这一天在德里出现了极度的惊慌,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了一个国家士气的瓦解。”到处是恐惧和流言:中国军队正要攻占迪斯布尔,中国伞兵要在首都降落。

    然而这一切不但没有发生,这场战争反而以一种谁也意想不到的方式结束:“十一月二十日午夜前不久,中国政府宣布:在二十四小时后他们的部队将停火,九天后将后撤。前一天晚上,周恩来召见了印度代办,把中国的意图告诉了他。后来正式公布声明:1.从一九六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零时起,中国边防部队在中印边界全线停火。2.从一九六二年十二月一日起,中国边防部队将从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存在于双方之间的实际控制线,后撤二十公里。”

    “这已经是够清楚的了。然而声明又一丝不苟地写明:在东段,中国边防部队虽然至今是在传统的习惯线(沿着喜马拉雅山麓的那条线,即麦克马洪线出现以前的边界线)以北的中国领土上进行自卫反击,但仍准备从目前的驻地撤回到实际控制线,即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以北,并且从这条线再后撤二十公里。在中段和西段,中国边防部队将从实际控制线后撤二十公里。”

1962年中印战争究竟由谁挑起?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墨脱、察隅地区遥感影像图

1962年中印战争究竟由谁挑起?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沿河谷向下有很多这样的村庄,可惜我们无法到达

喜马拉雅山脉遇雅鲁藏布大峡谷结束了向东伸展,峡谷主体位于墨脱,其两岸是连接中印之间的重要通道。在其东部的察隅,也有一条这样的通道——察隅河谷地,两个区域有着同样的遗憾:大片的土地虽然在我国境内,但在印度的实际控制下,我国居民不能前往。那里气候温暖、土地肥美、物产丰饶,与照片中这个下察隅镇的小村庄一样,同属喜马拉雅山脉南麓富饶宜居之地。摄影/谢罡

 

    当时中国军队的前线总指挥是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这位让印度人闻之色变的“战神”,在接到撤军命令后想了整整一夜,仍然没想明白:“停火,我想过,但没有想到这么快;后撤,我也想过,但没有想到这么远。说明我们还跟不上中央。”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此时的印军军长考尔已经完全被中国“战神”打垮,在一份语无伦次的电报中,他报告了瓦弄战败的经过,并且发出绝望的呐喊:“我有义务敦促你请求最高当局争取愿意帮助我们的外国军队的支援,否则,我过去已讲过现在还要重申:我国的武装部队将无力抵抗锐不可当的中国优势兵力……这个意见不是出自惶恐,而是正视严酷的现实。”

    撤兵以后怎么办?“中国政府建议双方官员可以在实际控制线的本侧设立民警检查站。”可以想象,战争结束后,印度的民政官员、民警全部重回原来占据的地区。一切恢复了战争爆发前的状态。

    马克斯韦尔认为,即使中国撤回,在东线至少有三个地方要经过谈判收回:一是历史上西藏地方一直管理的达旺地区,该地区的西藏僧俗民众一直强烈要求回归西藏;二是察隅河下游的瓦弄地区,早在清王朝时,驻藏大臣赵尔丰就派兵深入到这一带,并且刻碑纪事;三是扎日神山周边,围绕着扎日神山,有一条藏传佛教信徒们的朝圣路线,在麦克马洪线以南。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