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子的博客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 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傅山的乡居高朋满座  

2014-12-05 07:22:29|  分类: 文史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傅山(字青主)先生是明遗民,大学问家,书画家,还是名医——不只是地方名医哦,是上下两千年排得上座次的国家级名老中医,尤其是妇科,著有《傅青主女科》等传世之作。

  明亡后,傅山先生避居太原郊外一处偏僻的窰洞,自谓“侨公”,寓无国无家、“太原人作太原侨”之意,亡国之恨痛彻肺腑。然而,虽然居处偏僻,隐姓埋名(为了抗拒清廷的剃发令,傅还入了道门,自号“朱衣道人”),找上门来拜访的朋友却仍然络绎不绝,而且,“谈笑皆鸿儒,往来无白丁”,都是当世一些了不得的英雄豪杰、志士仁人。如容城的孙逢奇、永年的申涵光、富平的李因笃、彭城的阎尔梅、番禺的屈大均,还有尚未仕清的朱彝尊、王士祯、阎若璩等。不久,江南的顾炎武也慕名而至。这些人聚到一起,说古论今,指点江山,月旦人物,砥砺气节,商讨文字,钻研学问,兴来时吟诗作画,率意挥洒,话题可就多了去了。人人慷慨激昂,谈笑风生,令这土窰真个是蓬荜生辉,春意盎然,成为那个乱世飘摇中极为稀罕的一方乐土。

  后来,大概是为了朋友往来方便,同为遗民身份的申涵光托山西布政使王显祚(申的表亲)为傅在太原城里买了一所宅院,总算也让他有了一个固定的家。

  傅山先生对朋友的感召力,当然首先还在于他的“义气”,山西人从关云长一路下传,为朋友愿两肋插刀。

  这方面,傅是有故事的。当年,他师从袁继咸。袁曾任明崇祯朝的兵部侍郎,为官清廉,为人耿直,得罪了阉党权贵,被贬为山西提学。崇祯九年(1636年),魏忠贤死党山西巡按御史张孙振,捏造罪名诬告袁继咸,陷其于京师狱中。傅山等人联络生员百余名,联名上疏,并步行赴京为袁诉冤请愿,在京城四处印发揭贴,申明真相。经过七八个月的交锋,傅本人两次出堂作证,终使袁案得以昭雪,阉党张孙振以诬陷罪被处谪戍。这一事件当时轰动全国,傅山得到了广泛的赞誉。其间,为了平反袁的冤案,傅花掉了自己万余两家财,在所不惜。

  袁继咸后死于国难,临刑前,在狱中将平生所撰诗札托人转交傅山保存。傅山闻讯,密潜入京收取,无奈已为那位怯懦的朋友所销毁,傅遂断然与此人绝交。

  入清以后,傅山频频参与反清复明的地下活动,顺治十一年(1653)还策划于河南发动起义,因机事不密,被捕系狱,是即著名的“朱衣道人”案。时历一年之久,由于他在酷刑下坚持不供,又有几位同情他的官员居中缓颊,才得释放。从此,他进而跳出名利场,与世隔绝,“畏人如畏虎”,摒弃一切世俗应酬;唯有遇到志趣相投的朋友,才会敞开心扉,表现出一贯的肝胆相照的侠义风骨。

  傅山还有一批佛门方外的朋友。他专门撰写了一篇《二十三僧纪略》,记述了一批高僧大德。如:

  “大美和尚,生于世家,隐于法门,其专心而精攻者,却为一切儒书……与予交最久,知其存心,断不在禅……”

  “尺木禅师,明宗室也。历访名山大川,雅不与庸俗人言。其所抱负,有大而无外之慨……”

  “石影和尚,明时进士,博学多才,嗣隐梵宫,往来于鸿儒大雅之门……”

  原来都是些披着袈裟的儒士或遗民,傅山视他们为同道,可见“嘤其鸣矣,求其友声”,自有深意存焉,决非等闲的求禅问佛可比。

  傅山名声大了,连皇上也想与他交朋友了。康熙十七年(1678)颁诏天下,开博学宏词试。朝中官员鼎力推荐傅山,傅山称病推辞。当地知县奉命促驾,强行用一张床板将傅架往北京。到京后,傅继续称病,卧床不起。宰相冯溥并一干满汉大员隆重礼遇,多次拜望诱劝,傅山淡然以对,不为所动。在他拒绝参加考试的情况下,康熙皇帝居然恩准免试、特授“内阁中书”之职。官员们要他叩头谢恩,他死活不肯,推攘之下跌仆在地,官员们顺坡下驴,说是就算拜过了。好在康熙皇帝宽宏大量,非但不恼,反而表示要“优礼处士”,诏令“地方官存问。”回到家乡,地方官们闻讯前来拜望,以“内阁中书”称呼,傅山只是低头闭目不应,真个是“介然如石”。

  人说傅山一生除了气节、学问,最大的财富就是朋友。

  在那么多知交挚友之中,与他最为投缘的还是顾炎武。

  顾炎武先后三访傅山,每一次都给双方留下了美好的回忆。朋友感情深了,除了那些共同关心的严肃命题,谈论起来可以通宵达旦,有时闲静下来,也会涉及一些轻松的生活趣话。

  兹事应该发生在顾的第二次来访。康熙十年(1671),顾从北京千里迢迢而来。这次相聚的时间比较长。闲话中,谈到顾年近花甲,尚无子息,傅就替顾把了脉,说他尚有生育能力,或可得子,便鼓动他娶个年轻的小妾。顾居然心动了,回去后照此办理。孰料过了一两年,儿子没生出来,身上的毛病全来了,令顾后悔莫及。恰好有老朋友相商纳妾之事,顾就写了一篇《规友人纳妾书》,书中借人之口骂道:你说傅青主之为人,是大雅君子,“岂有劝六十老人娶妾,而可以为君子者乎?”

  今人分析,老顾长期来鞍马倥偬,风尘仆仆,全神贯注于著述事业,性生活本不正常;娶了小妾后,一旦放松,亢奋过度,老牛吃嫩草,身体自然易出问题。但怪不得傅山,傅给顾开出的是一剂老年补药,还给写了医嘱:“君子甚至爱气而谨于房(应注意保养元气而合理调节房事)。是故新壮者十日而游于房,中年者倍新壮,始衰者倍中年,大衰者以月当新壮之日,而上与天同节矣。”青春年少,十天一次,中年人二十天一次,老顾是六十花甲的老人了,一两个月行房一次,快乐一下何尝不可,但若过了,补药就成了毒药。

  笑话而已。其实顾炎武与傅山的友情是至死不渝的。顾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依然惦念着傅山。临终前写的一篇文章中还说到:“萧然物外,自得天机,吾不如傅青主。”表示愿意永远和他“相随拾芝草”。

  男人间的朋友之情,有时甚至胜过同胞手足乃至结发夫妻。这在男权社会的古代中国,尤为抢眼。但若仅限于常人畛域,仍不足为训。“君不见管鲍贫时交,只道今人弃如土。” (杜甫)。唯有道义连结的纽带,才能使朋友间的心曲息息相通,始终不会因山川或时光的阻隔而断绝。比如,彼时彼地,当顾炎武北游多年未归,在他的故乡昆山,正有一位曾经与他共同为抗清出生入死的朋友,遥望着北国黯然而叹:“顾兄离开父母丘墓十余年了,起初是为了避仇,势不得已,如今情况都已变化,无需任何顾虑,怎么还不回来啊?”

  那就是“归奇顾怪”中的归庄。归庄终于没能等到顾炎武归来,怀着对朋友的深深眷恋离开了这个痛苦的世界。而顾炎武在山东章丘获知归庄死讯,当即设坛致祭,写下《哭归高士》诗四首,痛不欲生!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