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子的博客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 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中国民间智库的艰辛探索  

2014-04-24 15:13:51|  分类: 智库与策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民间智库的艰辛探索

 

  自从中国第一家带有非政府色彩的智囊机构出现,到2014年有25年了。这25年的进程也看到了中国非政府或民间智囊的崛起并且在国民经济和社会生活中起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中国发展需要如此的高端服务业,非官方智囊的价值,在于思想市场的活跃。 

  智囊或者智库,原则上可以分官方和非官方两大类。在国内,中国科学院的若干研究所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以及下属的多个社会、经济、国际经济国际关系类的研究所,是官方智囊。同在官方智囊之列的,还有各部委的研究所,尤其是国家发改委的宏观研究院。虽然名为宏观研究院,但是其中也有社会政策研究所。然后是大学的研究机构。以及党政机关的研究室研究中心等。官方智囊人力财力雄厚,能力很强。但是体制有时不能防止长官意志的发生而在研究中,按领导意思论证其正确性,因而容易缺乏独立性。这个格局容易导致众人之诺诺,压倒一士之谔谔。人们因而也重视利益相关度低的第三方意见。

  非官方智囊相对就是第三方。非官方这说法,也不是说它们与官方没关系。正相反,都与官方有关。至少有关宏观经济乃至国际战略的思想,“买”主也只能是政府。综观经济和区域发展战略,买主也只能是中央或地方政府。就是为向政府相关部门推销“产品”,这些机构也得与政府保持沟通和联系。而微观经济管理的思路,采购者是企业界。自吹自唱的,就不是智囊机构。所谓“修得文武艺,卖予帝王家”就是这个意思。

  因此非官方这个说法,只是说其运作经费的来源,主要不靠官方或不全靠官方,更不能排除官方动用经费购买智囊的服务。 

  马洪、李灏们创办的第一个半官方智库

  深圳的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海口的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以及北京的安邦咨询这四大家,是本文着重要说的四家。 

  在1989年之前,所有的智囊都是官方智囊。在改革开放风起云涌的时代,有三个核心智囊机构发挥了令人瞩目的积极作用。其中分属国务院农研中心、国家体改委和中信公司的三个研究所,为中央政府在80年代的改革进程,如农村改革发展,宏观经济体制各方面的改革,以及对外开放大格局中强化西部开放等方面,提供了一些有益的决策建议。也随着市场经济和改革的进程,智囊的作用受到了高度重视。

  为了尝试非官方智囊独立性的活力,为地方政府的改革开放发展服务,1988年时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的马洪,在当时中央主要领导的支持下,与时任深圳市委书记的李灏、著名经济学家蒋一苇和林凌等商议,在深圳设立一个智囊机构,并为之提出了“民间性、自主性、开放性、公益性、综合性”的建设方针。这个机构,就是1989年2月在设立的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作为一个研究咨询机构,在业务上接受国务院研究室指导。由此可见,中国第一个非官方的智囊机构,脱胎于体制,也与体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马洪的设想,就是明确该研究院的长期目标,是要建成中国的“兰德公司”,要成为能够为各级政府和社会各界及企业提供科学决策的重要研究咨询机构。 

  在一定程度上,马洪为深圳的这个研究咨询机构的设定目标算达到了。首先,在政府委托研究方面,历年来,满洲里的对外开放、深圳本地以及相关各区、以及珠三角各地的改革发展战略和调整,山东东营黄河三角洲生态农业发展,首钢的污染和搬迁方案,深圳在新疆喀什对口援建方案等,综合开发研究院的研究人员都有积极的贡献。而在商业性咨询方面,沃尔玛落户中国,华大基因战略规划,就是一系列成功案例中的一个个重要案例。 

  这个研究院与南开大学合作,有硕士和博士培养计划。

  此外,该研究机构历年来成功举办了《智库论坛》国际会议,研讨国家和国际热点大事,受邀出席的嘉宾,包括美国前任副总统戈尔、前任联储主席沃尔克等。分别由综合开发研究院和孟买甘地研究所轮流在深圳和孟买主办《中印经济合作论坛》也对中印两国的经济与经贸合作,做了深入的探讨。

  现在综合开发研究院在马洪捐助30万元的基础上,建立了一个300万元的“马洪学术奖励基金”,奖励学术研究。另外还参与设立了深圳市综研软科学发展基金会。该基金会由陈锦华倡议,由中石化、宝钢、中石油、中海油、华侨城、中广核电、招商银行、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等9家单位发起、捐赠而组建的,是国内首个以“软科学”为名成立的公益性基金会,宗旨是为支持中国软科学事业发展,推进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 

  也因为历年为深圳、为国家以及为工商界提供的有效研究和咨询服务,综合开发研究院成为深圳市政府的研究咨询服务采购单位。目前该机构在物流、金融、农村改革、区域发展等方面聚集了一批专家人才。 

  该院首任理事长为马洪,秘书长(现在改称院长)为李罗力教授。目前该研究院的理事长为项怀诚先生,院长是樊纲教授。

  华南地区全国第二家非官方智囊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成立于1991年11月1日,是设立在华南地区全国第二家非官方智囊机构,成立于深圳的综合开发研究院之后。

  这个智囊的人事特点,是小机构,大网络。也就是本机构人员不算多,但是跟国内国际的学者专家,有密切的合作关系。有合适的研究咨询项目,中改院能从自己的专家库找到合适的专家来承担研究咨询工作。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也是走了如此的小机构大网络路子。

  目前中改院董事局主席是体改委前副主任高尚全教授,副主席兼院长是迟福林教授。 

  迟福林作为中央政改办的研究人员,参与了80年代的一些改革决策研究,后来调任海南省委政策研究室,后任海南体改委的负责人。这是该机构办在新设省海南的决定性原因。 

  这个机构的缘起,源于1990年10月高尚全作为国家体改委副主任应海南邀请作两周调研。期间高尚全提出由海南和国家体改委共同筹建一个改革研究院,一则加强改革研究,二来培训干部的改革思维。高尚全说,“一定要用改革的办法建院,改变老体制的作法。”这就是是中国(海南)改革研究院建立的缘起。

  高尚全认为,“海南具有筹建研究院的两大优势:一是海南是我国最大的特区,思想解放。在北京开会,半天时间还可以,下午人就走得差不多了。而在海南开会大家坐下来讨论两天都可以,而且大家思想容易解放,畅所欲言。”另外一个优势则是高尚全得知兰德公司刻意远离首都华盛顿的原因,因此提出办在海南,因为“这是出于保持独立性、减少行政干预的考虑”。 

  中改院也有学历培训计划,培养硕士和博士。

  该院历年来在决策研究和咨询方面也卓有成果。以政府转型为重点建设和谐社会、建设洋浦自由工业港区的建议报告、积极稳妥地推进农民组织建设的建议、以宏观调控为契机,加快建设公共服务型政府的建议等,对海南和国家改革建言献策,起到了积极作用。此外,商业咨询方面也有声有色。

  中改院的另外一大特色,是联合主办国内和国际学术会议,把自己的小机构大网络特色进一步做强。2013年11月在中改院举办的转轨经济和金砖转轨讨论会,即与联合主办机构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国代表处,以及德国技术合作公司,邀请了来自越南、马来西亚、智利、巴西、墨西哥、OECD,亚洲银行,德国以及国内的专家学者。

  因为多年连续举办有关中国经济和国际经济讨论会,中改院的国际合作研究开展也很有效。中改院是博鳌亚洲论坛智力支持机构、外交部指定的亚洲合作对话的参与机构、东亚经济发展研究网络成员机构和企业组织国际网络的成员机构。

  北京第一家非政府的

  研究咨询机构:天则

  如果说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和海南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脱胎于体制,而且与体制有千丝万缕的人事等关系,那么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基本与官方没有一丝一毫的人事和体制关联。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在1992年市场化改革的大潮背景下,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相关几个研究所的老中青经济学家茅于轼、张曙光、盛洪、樊纲、唐寿宁几人,与北京大象文化有限公司共同发起,于1993年7月创立。因为市场经济发展,需要遵循市场经济的规则。而创立企业也好,企业维持正常的运营也好,不同阶段都需要根据宏观经济和微观经济状况来做合理的商业决策。这就依赖相关的咨询。而且在进入市场改革阶段后,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也不能再完全按照条令公文办事,同样需要做详尽的调研才能做决策。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是北京第一家非政府的研究咨询机构。发起者自身是经济研究者,多年来的学术交流与合作,又在中央到北京的政府各经济金融等相关部门和全国各地高校、研究机构有许多熟悉的专家资源。这些专家的机构背景有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务院发展中心、宏观研究院等研究机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等国内著名院校;国家发改委、国资委、商务部、中国人民银行、外汇管理局、海关总署、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国家信息中心等政府部门;中国留美经济学会以及欧美著名大学研究机构等单位。因此这是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的小机构、大网络路线的天然选择。

  天则所的研究和咨询分两部分,实际上借用邓小平的话来说,就是两手抓,两手都硬。

  第一手是学术研究。纯学者办研究咨询机构,学术不硬说话也不灵。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在学术方面,主要以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新近去世的罗讷德·科斯为代表的制度经济学的深入研究而著称于国内和国际经济学界。另一手是商业性的咨询,也做得很有成效。

  自从创办以来,所址多次迁移,从西单民族宫到方庄、再到紫竹院、五塔寺、海淀万柳路,再到现在的崇文门花市,但是每两周一次的双周学术讨论会从未间断。不同主题邀请京内外不同专家主讲。比如非银行金融问题请过人总行谢平。对相关主题感兴趣的学者,则到时自己前来参加。还有制度经济学年会,2001年起每年举办一届。还有制度经济学讲研班。

  此外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还针对制度变迁邀请一些作者做案例研究。时任国家体改委研究所常务副所长、现任中银首席经济学家的曹远征,承担过西北水利体制变迁的案例研究。

  其下设的公用事业研究中心,则针对水、电、煤气和通讯等方面的公用事业的市场化改革有深入研究。医改、电改、教改、企业购并等等方面和所有的这些,对于国内各城市相关方面的改革,也有重要的价值。

  在企业咨询、地方发展战略方面的咨询,天则所同样很活跃。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民间智库。

  以公司形式注册市场化的

  安邦咨询

  安邦咨询,是中国非政府或者民间智囊中,民间和市场色彩最浓的。因为本身就是以公司形式注册的。安邦咨询由陈功创办于1993年,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最富影响力的信息咨询研究机构之一,长期关注财经、公共政策和风险领域的信息研究和分析。

  因为是公司制,安邦咨询以大机构大网络方式开展活动。外部的专家以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崭露头角的青年学者,尤其是金融学者和研究国企的学者为主。现在安邦咨询壮大的同时,这些青年学者也成长为知名学者。研究分析是安邦咨询业务的基础,而向政府机构和企业推销这些对政府和工商界有价值的研究咨询成果,则是实现市场价值的渠道。因此安邦咨询以咨询收入支撑信息的研究分析。这方面安邦咨询必须有竞争力。其它智囊机构作为非盈利机构,还有可能获得基金会的的研究资金支持,但是作为公司注册的智囊,如果没有竞争力而无法盈利,只可能有一个结果。

  安邦咨询长于经济及相关信息的分析,并基于这些分析研究来做趋势预测。也因此,安邦的客户既有政府,也有企业。

  经济导报也与安邦咨询有过合作。

  中国民间智库如何办

  中国的官方或民间智囊,都瞄准了兰德公司。但是迄今为止,没有一个能做到很接近兰德公司并有超然的影响力和地位。这是因为四点原因。第一,没有充裕稳定的资金吸引一流人才;其次,没有长期的知识和信息数据的积累;第三,在确信自己有道理的时候,对委托研究方或者说甲方的领导意图和倾向意见很难说不。第四,咨询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而承接业务本身在相当程度上靠人脉和关系,市场还没有起到足够大的作用;而人脉的结果,与第三点的扭曲,就有相当大的关系。

  一度海南省想发公文任免中改院的人事。高尚全和迟福林以中改院的资产形成没有一分钱来自海南财政,机构的人事任免由董事会独立决定为由,拒绝了海南政府要招安的意图。2013年11月笔者在海南中改院参加国际会议时,听说了这个故事。

  我们看到,大陆第一第二个非官方智囊,都考虑到改革开放过程中,地方政府发展与改革对决策咨询的需求,以及尽力摆脱行政干预。实际上,因为参与创办者在中央政府的地位很高,影响很大,地方政府官员即便想干预,也都不敢或不便干预而已,而非不想干预。

  相对的独立性对于智囊机构很重要。大凡因甲方领导的倾向而扭曲实际的研究发现而迎合甲方,就会损害决策咨询的有效性,最终是甲方和乙方都共输。

  自从中国第一家带有非政府色彩的智囊机构出现,到2014年有25年了。这25年的进程也看到了中国非政府或民间智囊的崛起并且在国民经济和社会生活中起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中国发展需要如此的高端服务业。 

  张维迎认为,非官方智囊的价值,在于思想市场的活跃。针对同样场景和同样需求,不同的智囊提出不同的解决方法。这就是思想市场的竞争。人们无法避免犯错误,但是存在一个活跃的思想市场,人们便能避免犯下灾难性的错误。而官方智囊和民间智囊出的不同的思想,就是活跃的思想市场。而思想市场能推动中国的变革。 

  保住这种真正能满足创新需求的思想市场,使那些个多种方案充分亮相,给决策带来多样性的选择,根本的还是体制如何在思想库与国家、政府与企业相互关系的安排,不解决好根本问题,中国智库学习兰德公司大约只能是学个皮毛。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