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子的博客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 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一个北京导游眼中的藏族人(微散文)  

2014-06-26 05:26:23|  分类: 一世美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北京的一名普通导游。前几天,刚刚带了一个来自西藏的纯藏民团队。在北京的旅游行程当中,他们留给我的震撼是巨大的。

其实在接团之前,我对藏族人民的印象多半来自于电影电视或者别人给予的零星信息,统一来说就是:文化程度很低,与文明社会脱节……刚接到团的时候,我觉得这些传说还真没错,电视上演的也很实在,就是那个形象,黑乎乎的,外表普遍比实际年龄老很多,看起来不怎么洗澡的样子,背非常沉重而简陋的大包,全团都几乎没有一个像样的旅行箱……我自以为是地觉得他们的确与文明社会脱节了。

可是,在后来的接触当中,我才发现,我错得很彻底。而且他们的言行,让身为汉族人的我,极其汗颜。

他们抵达的第一天并没有安排行程,而是打算在酒店休息。因为安排上的失误,原本订好的南二环的那家酒店,突然说没房了,接待不了。于是,已经到了酒店门口的他们,还没来得及卸下行李,又被带上车,开到东三环的另一家酒店。下车之后,大家吭哧吭哧地背着沉重的大包,耐心地等待我们发完房卡,然后爬楼梯找到各自的房间。结果意外又出现了,原先订好的那家酒店,又说腾出房间来了,让我们过去。旅行社经理赶过来,决定还是调回原来的那家酒店去。于是,刚刚卸下行李还没来得及理顺东西的他们,又开始打包装车,再返回去。当时,身为导游的我,一直提心吊胆,生怕他们闹起来。因为听说藏民比较野蛮,这么辛苦地来回折腾,万一闹起来把这家店砸了或者把我们都揍一顿,也是有可能的。结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们不仅没有闹起来,甚至连怨言都没有,在我们接待方一个劲儿赔礼道歉的情况下,他们居然都微笑着对我们用不太熟练的汉语说“谢谢”。我有些目瞪口呆了。我自问如果我是游客,遇到这种情况,我绝对不是这种态度,即便不趁机占点儿便宜,也是要骂人的。

我怀着不可理解的心情带他们回到刚才到过却把他们拒之门外的酒店。这一番折腾,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他们可是中午12点多到达北京的。团队的全陪,一个看上去很憨厚的藏族汉子,面对这种局面,身负巨大压力的他,居然也没对我说过一句埋怨的话,反而一直在安慰我:没事没事,我会去给他们做工作的。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我的诧异,因为我见过太多的全陪,为了把自己的责任撇清,不让游客把怨气撒在自己身上,都是帮着游客一起责难地接的,生怕游客认为自己在帮着地接说话,可他居然……我诧异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第二天游故宫。从前门大街下车之后走了一段,我回头想理理队伍,免得走散了。因为一般带汉族团,一下车就跟一盘散沙一样,拍照的买水的自顾自往前冲的或者一团拥在一起买小纪念品的等等,太正常了。可是我一回头,又一次被惊到了!他们居然两人一排,整整齐齐,一个不乱,安静地跟在我身后。我一停下来,他们马上也停下来了,一脸平静,微笑地看着我。我觉得我似乎有点不会说话了,平时老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大家先别散开,跟紧我,不要走丢了”也说不出口了,现在这种状况,似乎会走丢的人是我。我张了张嘴,没说出话,只好冲大家笑了笑,继续带队往前走。

走到天安门广场上,也没有一个人先跑到前面去拍几张照片。先过去的,仍然在前面排着队,后过去的,也没有任何人去插队,皆按顺序在后面排好。结果我们一行四十多人,仅花了五六分钟就过了安检并且排好了队。要知道,换成别的团,过个安检,我光点人就要十几二十分钟!我默默地扶着我的下巴往前走。找了一块空地,我指挥大家把包都放在这里,排队去参观毛主席纪念堂,出来后到这里集合。也没有一个人把包一扔就跑步去排队,生怕落后似的;而是所有人一层一层把包摞好,然后排好队,再慢慢往前走。没有任何人因为自己的包被压在下面而不高兴,或者把包拽出来再放在上面一层。

在他们去排队的时候,我开始反思自己:一向觉得自己是中心的汉族人,自诩为高素质的内地人,在面对藏族人民这样的举动的时候,会不会觉得不自在?会不会跟我一样,非常汗颜?

在故宫的游览中,因为步行距离非常远,而团里又有腿脚不便的老年人,我担心会耽误吃午餐的时间。于是偶尔我也会习惯性地蹦出几句“来,大家跟上我,快一点”。但是我发现,没有人会真的就快一点儿,不是他们不愿意听我的,而是所有人的速度都是以团队中被夹在中间的那几位腿脚不便的老年人为基准的。她们的速度就是全团的速度。即便是我说解散去拍照,他们回来的时候,也必定是带着这几位老年人一起回来的。

在游览故宫之后上车,也是极有秩序丝毫不乱,没有人抢着上车坐前排的座位。大家缓慢而且有序地上车,省时也省力,我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只是在车门旁帮着上车不方便的人,扶她们一把。而她们回报我的都是转过脸来的灿烂的笑容和唯一说得流利的汉语“谢谢”。

后面几天的游览中,我发现,无论什么时候,他们永远都是一副很淡然的样子,无论遇到好事或者是坏事,他们永远都会对别人笑,用汉语说“谢谢”。排队的时候永远是把年龄大的夹在中间;走路的时候从来都是排成整齐的队伍;拍照的时候永远都不会抢好位置;吃东西的时候永远都是把口袋里的东西挨个分到每个人,即便大家都有;上车的时候永远都是排队上;见到乞丐永远都会给钱;见到佛像永远都是虔诚地拜一拜;需要等待的时候永远都是安静地等待,绝不会叽叽喳喳;遇到高兴的事情永远都会开心地笑;说谢谢的时候永远都是面对别人的脸……

去雍和宫的时候,我和全陪聊了一路。我问,为什么这几天总要辛苦地找餐馆?其实吃团餐的地方多了去了。定好多少钱一个人的标准,餐馆给安排,比你这样省钱多了,也方便多了。他说,他们出来玩一次不容易,如果吃得很不好,他们就玩不好;团餐虽然能吃,但是实在是不好吃,找个好点的餐馆点菜吃,虽然很麻烦,也比吃团餐贵,但是他们感觉会好一些,我们不过就是少挣点钱;钱是挣不完的,够用就可以了,挣很多钱,但是让别人不高兴,那会遭报应的。我瞅着他,心里触动极大。平时听这种话多了去了,很多人都会这么说,但是真正能这样做的,又有几人?

最后一天送站的时候,他们给我戴上哈达,并且放下手上沉重的包裹,轮流跟我握手,道谢。我发自内心地发现,我很舍不得他们。这和以往我带的任何团队都不同。以往送团的时候,都是想赶紧送走完事,玩了几天斗智斗勇的累死了。可是送他们的时候,我从内心觉得非常不舍,不舍他们带给我的几天快乐淡然的日子,更不舍和他们在一起的这种轻松无忧的感觉。和他们的相处,让我觉得万事其实都没有太值得计较的东西。

当他们检票进站之后,全陪又一次出来,再次挥手道别。我说,我们必须要拥抱一下。于是我进到站里,和他拥抱、告别。不知道他是不是会明白,其实作为导游,天南海北见过的人太多了,但让我觉得可以倾心相交的朋友实在不多。他是这不多中的一个。

带了这么多年的团,能认识这样一个朋友,真是人生之大幸。

衷心地希望你们能再来北京,我们再相聚。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