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子的博客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 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国际投行杀回马枪  

2014-08-05 08:59:03|  分类: 金融与贸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宗商品市场像是一座围城,有的挤着进来,有的急着出去。去年年末以来,巴克莱、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德意志银行等老牌投行纷纷宣布全数撤离或大幅削减大宗商品业务,曾引发广泛关注。随着一些竞争对手退出,摩根士丹利和高盛近日又杀了个“回马枪”。与此同时,业内对于商品市场的“牛熊争辩”也日渐激烈      

国际投行杀回马枪 - 胡子 - 胡子的博客

   短短的一年时间,国际投行已经杀回了商品市场。

  近期,摩根士丹利重新招聘商品交易员,高盛再布局商品融资等市场,花旗更是直接接手德银大宗商品业务,投行频频动作为愁云惨淡的商品市场带来了信心,最萧条的时期似乎已经过去。市场人士解读称,商品市场魅力不减,牛市卷土重来之时已近。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在监管标准更为严格的商品市场,投行业务结构已经大幅度调整,并失去了旧有优势,大宗商品还未等到东山再起的时机,商品牛市的来临必须找到下一个需求。

  重建商品部门

  与一年以前的收缩相反,摩根士丹利正在重新扩建自己的大宗商品业务。

  近日,摩根士丹利计划在美国招聘约十余名交易员、销售和其他专业人员。

  摩根士丹利一位不愿具名的高管在解释上述做法时表示:“我们在通过资本新规的角度看待这些业务。”这就是如今华尔街银行的现实处境。

  摩根士丹利将加强大宗商品交易和融资业务,包括向能源生产商发放更多贷款。这些业务在监管收紧的情况下也能赚钱。

  此外,该行还将向富裕投资客户出售更多与大宗商品相关的产品,预计供客户押注市场走势的衍生品或降低风险的结构性产品将成为一个增长领域。再生能源初创企业也可以使用结构性产品为融资换取税惠。

  此前,摩根士丹利还买下了德意志银行旗下大宗商品交易账户,该账户主要交易煤炭、铁矿石及运费远期合约。这标志着该行重新回归铁矿石市场,并在煤炭及货运方面有所扩张。

  有趣的是,在一年多前,摩根士丹利忙着出售旗下大宗商品业务部分股权。

  市场研究机构伯恩斯坦的分析师布拉德·海因茨预测,2008年金融危机以前,大宗商品交易在摩根士丹利的业务中占很大比重。2000年,摩根士丹利的大宗商品业务收入为5.8亿美元,至2007年,这部分收入迅速增至190亿美元。金融危机以后,由于监管越来越严格,加上利润降低,摩根士丹利一度退出大宗商品市场。

  如摩根斯丹利这样在大宗商品领域杀个“回马枪”的还有高盛。

  高盛大宗商品业务全球联席负责人Greg Agran表示:“融资已经从边缘业务转变为真正的核心部分。一想到未来几年的增长前景,我倾向于认为,商品融资是我们最感兴趣的领域之一。”

  商品融资是全球原材料贸易的润滑剂,其涵盖领域广泛,比如为国际货运船只提供短期贷款,或者为石油精炼商提供营运资本。

  不过,商品融资被业内视为低回报、低风险业务,且多年以来都被欧洲大型商业银行所把持,而非投资银行。但投行也有自己的优势,在监管从严之前,参与了大宗商品的各个环节,更了解现货市场的运作。

  不仅仅是有传统优势的投行在重建商品部门,那些原先在此领域市场份额较小的银行也加入了扩建队伍。

  最典型的例子是花旗集团。花旗已经买入德意志银行的美国电力交易业务。花旗集团正在搭建的大宗商品交易重点放在电力和天然气上,今年第一季度,其大宗商品交易营收同比增长了近一倍。而第二季度花旗财报显示,其股票交易、固定收益以及外汇商品交易部门共计收入36.6亿美元。在收入和盈利两大指标上,花旗都超越了分析师预期。

  业务结构今非昔比

  银河期货首席宏观经济顾问付鹏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投行来说,重新布局大宗商品业务是很正常的事情,有退出的就有进入的,更多的机构调整了业务结构,这与经营策略、监管环境、市场氛围都有关系。”

  付鹏表示:“市场的扩张与收缩与监管的严厉与放松相互博弈,监管也是有周期的,目前监管规则已经明朗,比市场预期的要宽松,大部分金融机构也已经调整了业务结构。未来可能存在一个去监管的过程,这个趋势将是机构重返商品市场的动力之一。”

  在付鹏看来,监管最严厉的阶段可能已经过去。

  2013年七八月间,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库存门事件”爆发,高盛、摩根大通等投行及嘉能可等大宗商品交易商被质疑通过控制仓储和自营业务来推高金属价格。对此,美国监管当局展开调查,同时美国司法部还就摩根大通是否操控美国能源市场进行了调查。

  2013年10月16日,摩根大通因2012年的“伦敦鲸”事件再度受罚1亿美元,在这之前摩根大通已经支付9.2亿美元的“伦敦鲸”罚款,其中2亿美元用于赔偿监督不到位,3亿美元为违法赔偿,2亿美元支付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2.2亿美元支付给英国的证券执法部门。“伦敦鲸”事件是指2012年3月20日摩根大通伦敦投资办公室交易员、绰号“伦敦鲸”的伊克西尔(Bruno Iksil)因交易债券衍生品指数,造成摩根大通交易亏损62亿美元以上。

  自2008年至“仓库门”事件,风险事件频发,让市场担忧正在修订的“沃尔克规则”进一步从严规范市场。

  不过,2013年12月10日,美国通过了“沃尔克规则”最终版本,该版本比市场预期的要宽松,让华尔街松了口气。

  这项新规主要包括三方面内容:禁止银行机构从事大多数自营交易;限制银行机构投资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基金;要求银行机构设立内部合规计划,并向监管机构提交相关计划和报告重大交易活动情况。这项新规定已于2014年4月1日生效。美联储要求美国银行机构在2015年7月21日前完全符合“沃尔克规则”的规定。

  不过,即使与预期相比,大宗商品市场监管没有想象中严苛,但是环境还是改变了。

  “在监管从严之前,华尔街是美国名校金融专业学生的首选,投行更是‘一位难求’,而现在,很多毕业学生更愿意去对冲基金、科技企业或者自己创业,华尔街的吸引力已经大大下降了。”一位了解美国就业市场的外资银行人力资源部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投行底气不足也可以从重建商品部门的业务重心看出来,投行对大宗商品市场的控制力已经大大下降了。”付鹏说。

  高盛、摩根士丹利都强调未来将着重商品融资等业务,付鹏进一步分析,“商品融资只是一种资金业务,与投行拿手的以高杠杆获得超额利润不同,这类业务收益风险都相对较低,通常由商业银行提供。”

  此外,向投资者销售更多与大宗商品相关的产品。但是,金融危机之后,投资者对高风险的交易需求减少,转向低风险的债券投资。

  有机构统计,在2013年底前的16个季度中,有11个季度华尔街在固定收益及大宗商品和外汇交易方面的收入都在下降,高盛2013年第四季度这类业务交易收入比上年同期下降了21%。业绩下滑还在持续,据了解,瑞士信贷集团2014年第二季度净亏损7亿瑞郎,是自2008年雷曼兄弟倒闭以来的最差季报。7月22日,瑞士信贷集团宣布退出大宗商品交易业务,并裁撤其他部分投行业务。

  此外,在监管要求下,华尔街在过去两三年内已经分拆了大部分的自营交易部门,卖掉了现货贸易、仓储业务。摩根士丹利最近就出售了石油存储和运输公司TransMontaigne给NGL Energy PartnersLP。交易完成后,摩根士丹利实质上就退出了现货原油市场,该行作为华尔街最大现货石油交易商的角色也随之终结。

  “现货贸易、仓储业务这两块业务的出售,等于斩断了投行对大宗商品全产业链控制,投行的商品定价权威已大大被削弱。”付鹏指出。

  牛市还未到来

  投行频频动作为愁云惨淡的商品市场带来了信心,最萧条的时期似乎已经过去。更有市场人士解读投行举动为商品市场魅力不减,牛市卷土重来为时不远。

  对此,付鹏并不认同:“从投行角度来看,虽然有重新进入的,而更多是离开的,整体市场规模在萎缩。”近年来,巴克莱、摩根大通、德意志银行、美银美林等老牌投行纷纷宣布,全数撤离或大幅削减大宗商品业务。

  而从商品市场交易情况来看,市场波动性和交易活跃度普遍保持在较低水平。

  高盛7月中旬发布一份题为《新兴市场外汇和商品市场超级周期的结束》报告称,大宗商品市场还将熊5年。

  随着商品超级周期步入尾声,未来5年,从铁矿石、铜到布伦特原油等商品的价格将会下跌。包括首席货币策略师Robin Brooks在内的高盛分析师都在报告中表示,很多能源、金属和大宗商品的价格将会大幅下挫。对于大部分商品来说,价格年复一年地上涨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在供应宽裕的背景下,商品价格对于全球经济增长的敏感度将较过去下降。”研究报告指出。

  大宗商品价格的长期上涨引发了供应面的回应,高盛认为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不会崩溃,但是会大幅下降。

  高盛预计,未来5年布伦特原油将跌至100美元,较当前价位低10%;黄金将跌至1200美元,较当前价位低9%;铜跌至6600美元,较当前价位低8%;铁矿石跌至80美元,较当前价位低17%。不过,这并非最悲观的情形。高盛认为,在悲观情况下,布伦特可能跌至90美元,黄金可能跌至1080美元,铜可能跌至6000美元,铁矿石可能跌至72美元。

  中国国际期货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王红英表示:“从供需基本面来看,高盛的观点有一定道理。”

  中国对于大宗商品的需求在1998年到2010年的12年间大幅飙升,投行们将这段时期称为商品的超级周期,这是一场由需求带动的商品牛市。然而,随着中国经济增长的放缓和经济转型升级,高盛、花旗等投行都认为,这一超级周期已经结束。

  “商品牛市,通常是商品供需面供小于求,熊市则反之。中国增速放缓确实抑制了商品需求,但不能说中国需求就不形成支撑了,中国还处于城镇化进程中,对原材料等商品的需求还有一定刚性,中国需求支撑还在,只不过支撑没有过去那么强了。”王红英较高盛更为乐观。

  王红英进一步指出:“大宗商品处于熊市末端,一方面中国需求仍是刚性的,另一方面,美国经济还在持续复苏,只要中美经济稳定,全球经济就不会差。除宏观经济外,商品还受到货币环境影响,目前大宗商品市场仍处于宽松货币环境中。7月31日,如市场预期,美联储继续缩减100亿美元的购债规模至250亿美元,同时维持0-0.25%的基准利率不变。此外,欧洲央行也采取了诸多宽松举措,中国央行则推行定向宽松。这些决策都会推高商品价格,即使供需处于宽松的状态。”

  不过,这还不够激发商品牛市。

  “自从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以后,投行在商品市场上已经很难用中国故事来造势了。实际上,今年市场上的机构改讲供应故事了。”付鹏说。

  如巴西干旱造成了咖啡价格的上涨,而印尼禁止镍矿出口则引发了镍价上涨。供应增加也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铁矿石价格跌破每吨100美元,原油价格下跌则是受到全球原油产出增加的影响。但是,供应故事中,只有供应减少才能抬升价格,且减产很多是暂时的,并不是永久性的,并不能长期支撑商品价格。

  “那么,下一轮商品牛市在哪儿,还得先找到下一个需求。”付鹏说,“中国需求也许还有机会成为推动力之一,但很有可能并不是唯一的,下一个需求或许需要印度需求、非洲需求的加入。”

  值得关注的是,在欧美投行对商品市场或进或退之际,中国金融机构也积极跻身海外衍生品市场。2012年4月,中银国际获得伦敦金属交易所的清算会员资格,成为第一家可以在该交易所直接提供交易及清算服务的中资机构。2013年7月底,广发期货香港公司(广发证券子公司)以3610万美元现金收购了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的大宗商品部。与此同时,中国工商银行收购了南非标准银行的大宗商品交易业务。此外,南华期货也在美国芝加哥成立有限公司,并于2014年7月正式成为美国国家期货协会的会员,并获批注册成为美国期货佣金商。

  “中国金融机构有一个学习的过程,那些国际投行做的事情,也是中国机构想要做的,不过在监管环境变革的背景下,中国机构还要有自己的创新。”付鹏说,“只有这样,中国金融机构才有望在下一轮商品牛市中找到机会。”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