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子的博客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 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朱元璋如何进行“软治理”  

2014-08-06 16:43:03|  分类: 读史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元璋如何进行“软治理”

   朱元璋认为,如果民间的风俗败坏了,老百姓都不知道向善,社会流行着坏的风气,国家想要长治久安,是不可能的。为推行教化,朱元璋费尽了心思。他把教化推行到最基层,用简单易懂、易于实行的方式,让百姓普遍接受教育

      刑乱国,用重典,是明太祖朱元璋具有代表性的符号。他为了整顿社会秩序,立纲陈纪,不惜使用严刑峻法,虽然明朝初年的社会秩序因此而迅速走上正轨,但他也因此而受到批评。然而,朱元璋并非只依靠刑罚,相反,他特别重视教化,强调风俗道德的建设和社会风气的整治。他说:“治道必先于教化,民俗之善恶,即教化之得失也。”如果不把教化这个根本抓住,致使“风凌俗替”,“民不知趋善,流俗为恶,国家于长治久安,不可得也”。如果民间的风俗败坏了,老百姓都不知道向善,社会流行着坏的风气,国家想要长治久安,是不可能的。   

     朱元璋如何进行“软治理” - 胡子 - 胡子的博客

     朱元璋把教化民众放在第一位

      朱元璋认为,爱养百姓,教化是第一位的。他在《御制大诰》中说:“君之养民,五教五刑焉。” 什么是五教?就是“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即我们说的社会秩序、社会道德。朱元璋认为,如果五教得以推行,社会秩序就可建立了,社会就安定了。反之,若百姓不遵守五教,就会出现恃强凌弱,以众欺寡的局面,鳏寡孤独、笃废残疾的人,就没人照管了。出现这种情况,就要用五刑加以惩治。法律伸张了,那些奸恶顽劣之徒才会收敛,鳏寡孤独、笃废残疾的人才会得到照顾,这样,不论是贫弱者还是富有者,都能够各安其业,没人再敢破坏秩序,这就是爱护百姓的根本道理。教与刑并用,是为了养民而应尽的责任,但必须先以五教安民,对于不循五教的,才施之以五刑。

      通过五教五刑,朱元璋想要建立一个长幼有序、尊老爱幼、亲善和睦的社会。在五教中,孝是第一位的。儒家理念标榜天下一家,以亲情维系大家庭的秩序,孝悌就是纲。朱元璋提倡孝悌,不仅出于理念,也是出于至情。这个被一些人视为“暴君”的人也时常有真情流露。

      有一天,朱元璋在后苑,偶然见到巢鹊在哺育雏禽,不禁感叹道:“禽鸟为哺育幼鸟都这样辛苦,何况人类母亲对孩子的养育之恩呢?”他作了一首《思亲歌》表达他的感受:

      园中高树枝叶云,上有慈乌乳雏勤。

      雏翎少干呼叫飞,腾翔哑哑朝与昏。

      有时力及随飞去,有时不及枝内存。

      呼来呼去羽翎硬,万里长风两翼振。

      父母双飞紧相随,雏知反哺天性真。

      嘘唏!慈乌恸恻仁,人而不如鸟乎?

      将何伸,将何伸!

      吾思昔日微庶民,苦哉憔悴堂上亲。

      有似不如鸟之至孝精,

      唏嘘,唏嘘,梦寐心不泯。

      这首描绘慈乌哺育雏鸟,教雏鸟学飞,借以表达对父母的深情的诗歌,后来成为一首供祭祀时唱的乐歌。

      更重要的是,朱元璋能够推己及人,为百官提供行孝的条件,让孝道风行天下。他下令, “群臣有亲老者,可以弃官归乡奉亲”。当时,有个叫陈兴的人,在元朝时当过镇抚,朱元璋想给他安排个官位。他听到朱元璋关于还乡奉亲指示,就说家有老母在嵩州,年八十余,请求归养。朱元璋立即批准,并赐给他白金、衣帽,送其还乡。陈兴辞行时,朱元璋对侍臣说:“孝弟之性,天下皆同。陈兴虽武夫,闻朕言即怆然思归。朕始不知其有老母,若知之,肯令其远违耶?人寿不过百岁,今其母年已八十余,万一不得相见,兴有无穷之痛。兴归,母子相见,其乐宜何如?”将心比心,朱元璋的做法,是很能感化人的。自然,此举得到了臣下的称赞,说:“陛下以孝治天下,推测人情,无微不烛,惟一家之老者得所,天下之茕独鳏寡,皆蒙其惠矣。”一家一家的老者都得到了妥善安置,社会风气改变了,天下的孤寡老人都会得益。朱元璋借机又作了一番宣讲,说:“人情莫不爱其亲,必使之得尽其孝。一孝而众人皆趋于孝,此风化之本也。”朱元璋提倡孝道,鼓励亲情,是为了改善世风,和睦天下。

      还有一件事,太平府(今安徽当涂)有两兄弟闹纠纷,互相攻讦,到官府告状。刑部尚书请求朱元璋将其治罪。但是,朱元璋并不是简单地给予处罚就了事,而是细察下情,借此弘扬教化。他说:“兄弟骨肉至亲,岂有告讦之理?此一时愚昧,或因货利,或私妻子,争长竟短,怒气相加,遂至此耳。然人心天理未尝泯灭,姑系之狱,待其忿息,善心复萌,必将自悔。”兄弟之间因为一些小事发生纠纷,甚至情绪过激,是可能的,当冷静下来,事情就可能得到解决。果然,第二天,刑部的官员来禀告说,这两个兄弟哀求改过了。朱元璋说:“此彼之真情发现也。俱释之。”朱元璋相信兄弟的真情,不用刑法去整治,而是用鼓励的方法,待其善心复萌,令其自改。他认为这样做,足以养成淳厚的民风。

      朱元璋如何在乡村推行教化

      朱元璋把宣传教育作为推行教化的主要手段,一直深入到乡野村里。

    朱元璋多次下令,在全国实行乡饮酒礼。乡饮酒礼是西周以来就有的一种礼仪,历代也有提倡,但大多没有认真实行。朱元璋把它作为实行教化、建立社会秩序的一项重要措施。《大明会典》记载: “洪武初,诏中书省详定乡饮酒礼条式,使民岁时燕会,习礼读律,期于申明朝廷之法,敦叙长幼之节。”定时聚会,“习礼读律”,是乡饮酒礼的主要内容。

      条式规定,京师以至于天下府州县,每年正月十五,十月初一,在各地学校实行乡饮酒礼。乡饮酒礼由社会基层的里长或者粮长主持。聚会中,按照年龄大小排列,叫做序齿。让最年长的坐在上座,依次就位。聚会中,要总结评比这一年本地居民的表现,庄稼种好了没有?对父母是否孝敬?是否做了不该做的事?如果有过错,当场提出批评惩罚。惩罚的方式也很简单,根据过错轻重,不许喝酒,或者站着喝酒不给座位,错误严重的不能列席。朱元璋说,推行乡饮酒礼,其目的是使得“家识廉耻,人知礼让”,从而达到“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和妇顺”的目标,“宴安而不乱,和乐而不流”的境界。

      朱元璋还下令颁布了一篇教民榜文,其中有这么几句“圣谕”:“孝顺父母,尊敬长上,和睦乡里,教训子孙,各安生理,毋作非为。”这是一个钦定的百姓公约,概括了百姓要遵循的基本道德规范。除了广为张贴以外,朱元璋要求每乡、每里各置一个木铎,在本里内选择年老或残疾不能从事生产劳动的人,比如盲人,由儿童牵引,手持木铎,在本乡、本里边走,边摇木铎,边大声宣读“教民榜文”里这六句话。铎就是铃铛,用铜制成,中间安置木舌,摇晃撞击出声。这种巡行乡里的“直言叫唤”每月举行六次。如本乡本里之内没有合适的人,就在附近乡里中选取。到秋天收获时节,由各乡里给巡行宣读的人提供粮食和生活费用。可以看出,朱元璋为推行教化,费尽了心思,特别是他把教化推行到最基层,用简单易懂、易于实行的方式,让百姓普遍接受教育。朱元璋了解民情,知道百姓的事怎样做才有效,扎扎实实,没有花架子。

      用法律压制人,不如用心感动人

      朱元璋推行教化的最大特点,是“感人以心”,用劝导、感化的手段推行教化。朱元璋把天下比作一家,鼓励以亲情维系社会关系。

      朱元璋曾与监察御史睢稼讨论是否要定期为百姓读律令。朱元璋肯定法律的作用,但是他还说:“威人以法者,不若感人以心。敦信义而励廉耻,此化民之本也。”用法律压制人,不如用心感动人,培养信义。砥砺廉耻,是改变民俗的根本。“读律,固可禁民为非,若谓欲使民无犯,要当深求其本也。”让百姓读律令,固然可以禁止他们违法乱纪,但是让他们不犯法,最重要的还是从根本做起。这个根本就是感化他们,培养他们的信义,激励他们的廉耻。

      洪武二十四年,龙江卫的一位吏员,因为过错而被罚抄写文件,而这时正值他母亲的丧期,他请求能够回家为母亲守制,等丧期过后再接受处罚。按照规定,在父母丧期内不能从事公务,要守制三年。但是礼部尚书詹徽不同意这位吏员要求。这位吏员情急之下就击打登闻鼓,向皇帝朱元璋申诉。登闻鼓设在皇宫门前,朱元璋当国时,任何人都可以击打它向皇帝告状。朱元璋认为吏员的请求符合天理人伦,不但予以支持,而且把詹徽召来,对他提出了严厉批评。朱元璋说,虽然这名吏员犯了错误,应该接受处罚,但是“天伦不可废”,如果他不能为母亲守孝,他作为儿子会感到终身内疚。我们是劝导人为善还是阻止人为善呢?朱元璋说:“夫与人为善,犹恐其不善。若有善而沮之,何以为劝?”帮助人向善,还怕人不能为善,如果别人要为善,你却阻止他,还用什么来劝善呢?他引用《诗经》“孝子不匮,永锡尔类”的话,说孝道不断绝,世世代代都会受益,难道这件事是例外吗?朱元璋的一番话,使詹徽这位饱读诗书的儒者,大为惭愧。这位吏员,也因而得以尽其孝道。

      明朝如何表彰善行

      为推行教化,明朝还采取了奖励、表彰的办法,要求各地官府对本地的孝行节义行为及时申报,经过核实,给予旌表:“凡孝子顺孙,义夫节妇,志行卓异者,有司正官举名,监察御史、按察司体核”,上奏皇帝批准,下令旌表。这类旌表为的是推行教化,所以只针对基层百姓,而不是给有身份的人锦上添花:“止许布衣编民、委巷妇女得以名闻。其有官职及科目出身者,俱不与焉”。有官府身份的,有科举功名的不在其列。对于孝行节义事迹突出的,由国家建立祠堂,予以崇奖祭祀,一般的也要树立牌坊。巍峨的祠堂,高大的牌坊,树在乡里,很是荣耀,百姓因而知所进止,即使在边远的地方,民间也都能够以孝行节义相砥砺。其劝惩之功是很明显的。

      明朝要求各地方都设立申明亭和旌善亭,规定当地军队和官府,要把孝子节妇的具体事迹写在旌善亭内,广为宣传,供大家学习。

      可贵的是,明朝明确规定,对于一些徒务虚名或过于残忍的所谓孝行,不予旌表。洪武二十七年,朱元璋下诏:“凡割股或至伤生,卧冰或至冻死,自古不称为孝。若为旌表,恐其仿行,通行禁约,不得旌表。”大家都知道广为流传的“二十四孝”当中,有割股疗亲、卧冰求鱼的故事,这些故事虽标榜孝道,但不合人情。朱元璋认为这些行为不是孝行,唯恐人效仿,因此不予表彰,这种不泥古、不极端的态度是值得称许的。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