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子的博客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 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漫话东汉“党锢之祸”  

2014-09-28 17:11:45|  分类: 读史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党,英语为party(含有一部分的意思),是现代政治的产物,如今特指政党。在当下话语里,执政的共产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所以入党是很光荣的事情。但在古代汉语里,党却是一个贬义词。党的繁体字为“黨”,从尚,从黑;凡是与党沾边的,都不是什么好词,比如结党营私、朋党、奸党、逆党等等。在古代,一个人如若被划为“××党”,肯定要摊上大事,甚至遭致杀身之祸。

  东汉桓、灵帝时,许多士大夫、太学生由于评议朝政,被专权的宦官集团划为“党人”,遭到了残酷打击与迫害,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党锢之祸”。这个事件发生在桓、灵二帝时期,时间跨度约十年,前后共两起三波。

  要说祸事的起因,还得从当时政治局势说起。自汉和帝起,东汉的朝政主要由外戚、宦官把持,两股势力犬牙交错,轮番专权。汉桓帝初期,朝政由外戚梁冀掌握,延熹二年(公元159年)梁氏被宦官单超等诛灭,政权落入宦官之手。无论是外戚专权,还是官宦当道,内政都搞得一团糟。以梁冀为首的外戚集团作恶多端,人神共愤;清除梁氏外戚集团之后,桓帝为了酬谢官宦,一天之内就封单超、徐璜等五人为县侯。宦官利用接近皇帝的便利条件,假传圣旨,飞扬跋扈,贪赃枉法。他们像外戚一样,到处安插亲信,在中央和地方培植自己的势力,形成了一个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

  宦官文化素质不高,在治国理政上无所作为,搞腐败却不亚于外戚,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宦官大都心理阴暗变态,心狠手辣,本是“孤家寡人”,却异常贪婪,到处抢掠,兼并土地。中常侍侯览“侵犯百姓,劫掠行旅”,曾夺人宅舍381所,土地118顷;其兄任益州刺史,“民有丰富者,辄诬以大逆,皆诛灭之,没入财物,前后累亿计”(《宦者侯览传》)。宦官在朝廷上,“窃持国柄,手握王爵,口含天宪”(《朱穆传》);在地方上,“皆宰州临郡,辜较百姓,与盗贼无异”(《宦者单超传》)。他们胡作非为,把朝野弄得乌烟瘴气。

  外戚专横,宦官凶狠,皇帝昏庸,不禁令朝野有识之士忧心忡忡。尤其是,宦官、外戚及其爪牙控制了选官大权,选举不实,暗箱操作,贿赂公行;以至于出现“举秀才,不知书;察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高第良将怯如鸡”的状况。官员选用上的腐败,严重堵塞了太学生和州郡学子入仕的出路,引起广泛而强烈的不满。出于对国家命运和个人前途的担忧,一些士大夫挺身而出,坚决反对外戚、宦官专权,对他们进行抵制或反击;太学生们评论朝政,臧否人物,激浊扬清,对贤能大臣给予褒扬,对弄权的外戚、宦官予以鞭挞,逐渐形成了所谓“清议”,太学因此成为当时的舆论中心;全国州郡学子亦与太学生联络,遥相呼应。

  太学当时有学生三万余人,学生领袖郭泰、贾彪与朝中大臣李膺、陈蕃、王畅等交往,相互敬重、赞赏。太学里流行一种说法:“天下楷模,李元礼(李膺);不畏强御,陈仲举(陈蕃);天下俊秀,王叔茂(王畅)。”与此同时,太学生们对朝中大臣、地方官员及社会名流进行画像与归类,“三君”、“八俊”、“八顾”、“八及”、“八厨”等外号在社会上广为传颂。三君,指窦武、陈蕃、刘淑三人,窦武虽为外戚,但是一个品德高尚的君子,与陈蕃、刘淑同为“一世之所宗”;八俊指李膺、荀翌、杜密、王畅、刘佑、魏朗、赵典、朱寓八人,俊者,即为人之英也;八顾指郭泰、范滂、尹勋、巴肃、宗慈、夏馥、蔡衍、羊陟八人,顾者,即为能以德行引人者也;八及指张俭、翟超、岑晊、苑康、刘表、陈翔、孔昱、檀敷八人,及者,即为能导人追宗者也;八厨指度尚、张邈、王孝、刘儒、胡母班、秦周、蕃向、王章八人,厨者,即为能以财救人者也。太学生与朝中大臣“竞以臧否相尚,自公卿以下,莫不畏其贬议”。对于宦官来说,更感觉到压力很大,因为他们擅权妄为,正经做不了,坏事干了不少,自然引起了舆论界批评或指责。为此他们很不高兴,时常在皇帝面前进谗言,并试图予以打击。

  延熹九年(166年),宦官徐璜、侯览、赵津的家人或党羽在大赦之前竞相为非作歹,徐璜的侄子徐宣戏射杀人,侯览的家人在故乡残暴百姓,赵津的党羽张泛借横行。而地方官成瑨、翟超、刘质、黄浮等不畏权贵,在大赦以后仍按律处置了这些人。宦官侯览等人向桓帝进言,桓帝听信一面之词,重处了这些官员。朝中重臣、位列三公的太尉陈蕃、司空刘茂向桓帝进谏。桓帝不悦,刘茂不敢多说。陈蕃独自上书,为受罚的官员辩解,建议桓帝斥黜佞邪,结束宦官乱政。桓帝不予理睬。宦官由此嫉嫉恨陈蕃,因其位高名重而不敢加害于他,但对其他人则大加报复。成瑨、刘质等最终下狱遇害,岑晊、张牧等人逃窜得免。宦官与士大夫间的矛盾更加恶化,彼此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河南人张成,擅长占卜,预知朝廷将要大赦,纵子杀人。李膺时任司隶校尉,下令逮捕张成之子,大赦后仍将这个蓄意杀人的恶棍处死。张成系宦官党羽,平素以方伎结交宦官,其子被处死,宦官便借题发挥,指使张成弟子牢修向皇帝上书,诬告李膺等人“养太学游士,交结诸郡生徒,更相驱驰,共为部党,诽讪朝廷,疑乱风俗”。桓帝不禁大怒,下令布告天下,逮捕党人,一起波及全国的党锢之祸就此拉开序幕。

  李膺被捕入狱,受牵连党人达200余人。太仆卿杜密、御史中丞陈翔及名士陈寔、范滂等皆被通缉,全国各地都在搜索拘捕党人。太尉陈蕃认为“罪名不章”,不肯平署诏书。桓帝更加恼怒,干脆跳过正规程序,直接让宦官负责审理此案。李膺、陈寔、范滂等人慨然赴狱,受“三木”酷刑拷打,依然宁死不屈。

  当时被捕的“党人”大多是天下名士、社会贤达。宦官大肆迫害“党人”,引起了朝野的强烈不满。度辽将军皇甫规就耻于未被列为“党人”,故而上书申述自己为“附党”,“宜坐之”,请求朝廷按“党人”治罪。陈蕃再度上书劝谏,桓帝嫌他言辞激切多嘴,以“提拔用人不当”的理由,免除他的太尉职位。

  同年十二月,桓帝窦皇后的父亲窦武出任城门校尉。窦武广交名士,清廉刚正,同情党人。次年五月出现日食,窦武趁机上疏请求释放党人,并以托病交上官印相胁,迫使桓帝态度有所松动。安排宦官王甫重新审讯党人,王甫被范滂等人的言辞所感动,取消了对他们的酷刑。李膺等人在狱中故意供出宦官子弟,宦官们害怕牵连到自己身上,于是向桓帝进言,说天时宜大赦。当年六月庚申日,改元永康,大赦天下。党人得以获释,放归田里,终身禁锢,不得为官。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