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子的博客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 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解谜《红楼梦》之金玉良缘  

2014-10-26 16:26:29|  分类: 红学探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黛玉入贾府不久,薛姨妈就擎儿带女入京了。《红楼梦》另一个主角也就是“金玉良缘”的主角之一的薛宝钗正式出场了。这一年,薛蟠十五岁,宝钗十三岁。这可能是虚岁吧。

  黛玉和宝钗入贾府的年龄,一直是个有争议的问题。有人说这是作者故意模糊的。周汝昌先生就有一篇文章叫《红楼纪历》,就是专门研究这个问题的。
  其实,按照书中说法,宝钗、袭人、香菱、晴雯四人“同庚”(六十三回),而袭人比宝玉大两岁(第六回),宝玉比黛玉大一岁(第三回)。至此,我们可以知道,宝钗入贾府时十二周岁的话,宝玉十岁,黛玉九岁。这就差不多他们之间的年龄可以吻合上了。
  黛玉八岁左右进贾府后,宝钗一行就动身了。黛玉是贾母专车去接的,走的是水路,路上耽误的时间不会多。而宝钗一家人走的是旱路,一路还有生意上的事,薛蟠又喜欢“走马观花”,再加上薛蟠打死冯渊之事,虽然薛家“财大气粗”“有好亲戚”无所谓,但也是要耽误一点时间的。一路上花的时间估计也要一年左右。
  薛姨妈母女儿入贾府,搞接待的主人是王夫人。所以,宝钗入贾府的气氛就比不上黛玉入府了。王夫人怎么能和贾府至尊至贵的贾母比呢!所以迎接宝钗的场面和动静,也就没有黛玉入府时那么大。黛玉入府时,贾母、邢夫人、王夫人和贾家三姐妹等人都是集中在场隆重迎接的。接黛玉入府的婆子、小厮、丫鬟是换了一拨又一拨的。凤姐很忙,稍来迟了一点,都很有些自责的。而宝钗入府的场面,却似乎有些淡。
  但不管场面怎么淡,薛家母女儿进京入府也是贾政和王夫人一再邀请的。薛姨妈说薛蟠:“你舅舅虽升了去,还有你姨爹家。况这几年来,他们常常捎书来要咱们进京。”所以薛家母女儿一路直奔荣国府而来。而薛家母女儿“正在门外下车”时,“喜的王夫人忙带了女媳人等,接出大厅,将薛姨妈接了进来。”。
  接下来还有几个奇怪的现象,我不得不提出来。
  其一:王夫人的表现有些奇怪。
  按理说,薛姨妈和王夫人是一母同胞的两姐妹,“姊妹们暮年相见,自不必说悲喜交集,泣笑叙阔一番”实在很正常,无可挑剔。但我们把黛玉入府时王夫人的表现和此时薛家母女儿入府时的表现一比较,我们就可以看出王夫人的有些不正常了。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黛玉入府时王夫人的表现:开始总感觉王夫人是漫不经心的。黛玉先是看到王夫人问凤姐月钱放完了没有。再就是凤姐说到找缎子“太太记错了”之事时,王夫人说:“该随手拿出两个来,给你这妹妹去裁衣裳的”。王夫人是荣国府“内闱”主要当家人,既然要给黛玉“裁衣裳”也该早就安排了。因为黛玉入府是派专车去接的,搞得很隆重,大家都知道,王夫人作为荣国府“内闱”当家人,假如对黛玉上心,应该早吩咐,早准备的。为什么这时说呢?且还是“随手拿出两个来”。好在凤姐说:“这倒是我先料着了。知道妹妹不过这两日到的,我以预备下了等太太回去过了目,好送来。”看来凤姐是真关心黛玉的,凤姐的权限也是很小的。黛玉“裁衣服”的这么一点缎子,凤姐都是不能做主的,都要先让王夫人过目后才能送来。
  而更可笑可恶的脂砚斋在这里却批道:“余知此缎阿凤并未拿出,此借王夫人之语,机变欺人处耳。若信彼果拿出预备,不独被阿凤瞒过,亦被石头瞒过了。”看来脂砚斋根本是狗屁不通之人。
  我们读《红楼梦》前八十回,我们可以处处读出凤姐对贾母的诚心忠孝;我们可以处处读出凤姐对贾府的负责和不怕吃苦;我们可以处处读出凤姐对宝玉和黛玉的关怀、爱护;。。。脂砚斋居然对凤姐能早早的为被贾母“疼爱”的黛玉准备好一些相应的生活必须用品表示怀疑?可恶!
  而后来贾母安排好黛玉住处后,我们看到的是“一面早有凤姐命人送了一顶藕合色花账,并几件锦被缎褥之类”。此时脂砚斋怎么不批了呢?莫名其妙!脂砚斋不批王夫人的“虚伪”却批凤姐的“真心”,不是可恶就是不懂!类似这样的“莫名其妙”的脂批简直太多,我都懒得说了。
  还有就是贾母吩咐黛玉去见两位舅舅。邢夫人是很热情的。但到了王夫人处,我感觉王夫人却先是在故意刁难黛玉,或者想在众婆子和丫鬟面前出黛玉的“洋相”。王夫人自己“却坐在西边下首’,总是把黛玉“便往东让”,这东边是“贾政之位”,是大位置,黛玉小辈人物,可是不好坐的。王夫人第一次接待外甥女当着众人之面就用如此之礼,可谓“居心不良”。好在黛玉是“冰雪聪明”之人,黛玉对世上人情世故是“小心谨慎”的。黛玉出生于“书香之家”,黛玉知礼守规,黛玉“处处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生恐被人耻笑了去”,才没有出错。看来王夫人的“不测之心”是防不胜防啊。跟何况王夫人还有一个“慈善人”“老实人”的假面具呢!
  接下来,王夫人和黛玉说的话却更是厉害了。王夫人说:“你舅舅今日斋戒去了,再见吧。”黛玉的大舅舅贾赦也没见黛玉,说是怕彼此伤心,但却至情至理的传了一句话出来。也是情理中的事。而贾政却是一句话都没有的。王夫人说“我有一个孽根祸胎,是家里的混世魔王。。。你只以后不要睬他。。。”“所以嘱咐你不要睬他”王夫人连续两次和黛玉说,叫黛玉不要睬宝玉,是不是另有含义?但这时黛玉刚进府,怎能知道王夫人的真心呢?后来黛玉入住大观园时,王夫人不用说这些话,黛玉也是会知道王夫人之心的。


  王夫人对黛玉入府时这种态度,当然有些奇怪。但宝钗挂着明晃晃的金锁来了,王家姐妹哭着笑着相见了,且“每天长篇大论的谈着家务”,“金玉良缘”也在贾府满天飞了,联系起来一想,还奇怪吗!

    贾政有颗“金玉心”
  其二:贾政的表现有点奇怪。
  贾政的老婆姨薛姨妈拖儿带女进京了:一者为送宝钗“亲名达部,以备选为公主郡主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之职”,二为望亲,三为薛蟠这“皇商”来都“销算旧账,再计新支”。说的好像很清楚。按说贾政没必要那么激动的。“薛蟠已拜见过贾政,贾琏又引见着拜见了贾赦贾珍等”,都是很正常的礼节。我们看贾赦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
  但这次贾政的动静却弄得很大。贾政首先亲自派人出来对王夫人说了:“姨太太已有了春秋,外甥年轻,不知世路,在外住着,恐有人生事。咱们东北角上梨香院一所十来间,白闲着,打扫了,请姨太太和哥儿姐儿住了甚好。”贾政要留老婆姨一家子住下了。
  其实薛蟠是不想在荣国府住的。人家在京有自己的房产。况且薛姨妈在京有自己的亲哥哥王子腾,人家的官比贾政大,房产肯定也多。虽然王子腾升了外官,家中人应该还是很多的。就比如后来贾政放了外任,王夫人不也没跟去吗。薛蟠也不想在舅舅家住,是怕“嫡亲母舅管辖,不能任意挥隺。”贾政非要留下老婆姨一家,看起来好像是为了管束薛蟠。
  但后来薛蟠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是“今日会酒,明日观花,甚至聚赌嫖娼,渐渐无所不至,引诱的薛蟠比当日更坏了十倍”,而贾政却居然无动于衷。也根本不负责任?看来贾政留下老婆姨一家子是“别有用心”嘛.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黛玉入府时的贾政是个什么表现?
  黛玉专门去看舅舅时,王夫人却说“你舅舅今日斋戒去了,再见吧”。
  贾政的“斋戒”当然也很重要。“为官做宰”的人,不说信佛敬佛,不说“信仰”问题,定时“斋戒”,常怀敬畏之心,清心正性,这确是很重要的。
  但贾政也至少可以和贾赦一样,留下一句话来安慰和关心一下这可怜的外甥女嘛。却没有。
  而贾雨村是依附黛玉入京的,林父只也是一封简单的推介信而已。贾雨村是“带了小童,拿着宗侄名帖”到大门求见的。贾府的大门可是难进的。况且雨村总没有黛玉亲吧。但贾政是“急忙请入相会”。“见雨村相貌魁梧,言谈不俗;且这贾政最喜读书人,礼贤下士,丞愵扶危,大有祖风”.然后是”竭力内中协助,题奏之日,轻轻谋了一个复职候缺”
  看来,贾宝玉的“亲不见疏,先不僭后”对贾政是不适用的。
  还有,荣国府毕竟是贾赦袭了爵的,贾赦住的再远,也是荣国府的名正言顺的“府长”。就像贾珍袭了爵,辈分再小年纪再小,都是“族长”一样。况且贾赦不是贾珍,荣国府要留客人长住下来,是必须“府长”贾赦或者贾母同意才行的。贾政没有经过贾赦或贾母同意就留客住下,有些目中无人。后来贾母只好“也就遣人来说‘请姨太太就在这里住下,大家亲密些’”.否则,贾赦贾政这对兄弟裂隙又要加大的。
  从此薛家母女儿子就在荣国府的“梨香院“住下了。后来贾府建造大观园时,“梨香院”作为十二个小戏子和教员等人的生活学戏场地,薛姨妈搬了一次家。但却始终还住在荣国府内。而且后来也始终没有看到薛姨妈送宝钗去“亲名达部”参选。
  但有一点,薛姨妈“又私与王夫人说明,一应日费供给一概免却”,两姐妹商量了个“处常之法”。薛姨妈一家子在荣国府长住下来了。
  薛家是四大家族之一,是皇商,是巨贾。就算现在生意比以前萧条了,家中还是有百万之富的。京中有房产,至少还有“棺材店”、“当铺”等几处产业。又“现领着内帑钱粮,采办杂料”。“户部挂着虚名,支领钱粮”。这点黛玉家是不能比的。林家虽也是列侯世家,但到黛玉之父已是第五代了。“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到黛玉父亲之时,爵位也没有了,家中的田地,历经后世五代的子孙,也分光了。所以林父便是只能从科第出身了。林家也就是进入了贾珍说的“那些世袭穷官儿家”系列了(第五十三回)。林家此时和薛家相比,最大的优势,就是书香味浓些。虽然林父还是巡盐御史,这个官的“潜规则”收入可能要多些。但林父却是“探花”出身,文人的清高肯定是不少的。我们从林黛玉身上就可以看出她父亲的影子的。“生女像父”嘛。所以林家的财富确实是不能和薛家比的。而后来林父亡故,黛玉成了孤儿。黛玉真正成了“草木之人”了。黛玉当然就更不能和宝钗相比了。
  当然,这些都是皮外之话,我只是顺嘴说说而已。
  有一点要说一下,贾政这个“二房”现在的情况有点和林家现状相像:祖宗的爵位让“长房”贾赦袭去了。没有特殊的变故,接下来这爵位也只能贾琏袭去,也轮不到贾政和宝玉的。就算以后荣国府分家,贾赦是“府长”,按照封建宗法制度,好田好地好房子,贾赦这“长房”又是“府长”,也是天经地义的可以多分一些的。这当然是贾政心中的隐痛。
  所以,贾政要把女儿元妃送入宫中“那见不得人的地方去”;所以,贾政口口声声要求宝玉“光宗耀祖”、“仕途经济”;所以贾政的一双眼总是盯着“爵位”和“权贵”,贾政的一颗心只有“富贵”,贾政只有“金玉心”,这就不稀奇了。贾政有危机意识嘛!人生在世,谁不喜欢“荣华富贵”呢?贾政这是在为自己这个“二房”的现在和未来的“荣华富贵”操心嘛!
  老百姓喜欢“荣华富贵”没有害处,社会可以繁荣昌盛。至少可以多缴税。而当官的人假如只有一颗“富贵心”及一双“势利眼”,那就肯定不会是好事了。
  但,权”和“利”的天性却又总是喜欢相互追逐,总是喜欢结伴而行的。所以说,老百姓要争取属于自己的“权利”和“公仆们”要用好自己手中的“权力”都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
  不管怎么样,宝钗身上是带着一把明晃晃的金锁进入荣国府常住下来了。金锁上面有“不离不弃,芳龄永继”八个字,和宝玉的“通灵玉”上的“莫失莫忘,仙寿恒昌”正好是一对。
  莺儿对宝玉说:“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他说,必须嵌在金器上”。莺儿说和尚是送了八个字(第八回)。而后来入住大观园后,元妃赐端午儿节礼时,宝钗和宝玉是一样的,宝钗不好意思。“薛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话,所以总远着宝玉”(第二十八回)这里好像莺儿和薛姨妈的话不一致。一个说“字”是和尚送的,一个说“金锁”是和尚给的。所以,我对宝钗脖子上的金锁有些不以为然。我总认为宝钗脖子上的金锁是贾政王夫人薛姨妈联合起来搞的鬼。
  从此,荣国府不再平静,“金玉良缘”舆论是无处不在了。而后来的元妃的赐“端午儿节礼”,更让花袭人看出了元妃贾政和王夫人的一颗“金玉心”。袭人“审时度势”后,“与时俱进”了,袭人从那时甘愿做了王夫人一条狗。
  其实,刚才说的是大人之间的事,与宝钗黛玉宝玉无关。但宝钗却是个聪明人,宝钗岂能不知自己母亲、贾政、王夫人的“金玉心”?宝钗岂能不知道自己未来的身份?后来元妃省亲时的言行,宝钗也知道了元妃姐姐的“金玉心”!
  所以,我说,从入府以后,宝钗就是处处以“准宝二奶奶”的身份在贾府严格要求自己的。宝钗当然认为自己只是在等待转正而已。宝钗当然知道自己在贾府中的一言一行很重要。所以宝钗处处表现的“行为豁达,随分从时”起来。相比较,黛玉在入住大观园前宝钗入府后有一段时间,因为宝钗脖子上的金锁很刺她的眼,黛玉变得有些“小性儿,目无下尘,尖酸刻薄”了。哎!可爱的黛玉啊!黛玉原来心中也是认为贾母是把自己定给了宝玉的啊!何况,自己和宝玉有那么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啊。这个时候却来了这么一个挂着金锁的宝姐姐。。。
  贾母却一直不以为然。贾母是不相信“金玉良缘”的鬼话的。假如只有“金玉”相配的话,那么她家的湘云早就有了一个“金麒麟”了。只不过是上面没有八个字而已。这二儿子和二媳妇姐妹搞得鬼把戏,岂能瞒得了久经世故的贾母!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