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子的博客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 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解谜《红楼梦》之贾府的教育和宝玉的读书  

2014-10-26 16:32:07|  分类: 红学探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谜《红楼梦》之贾府的教育和宝玉的读书 - wamoga - wamoga

     刚说了黛玉的性格,我在这里又来说说宝玉的读书问题和贾府的教育问题了。

  贾府子弟读书教育的问题,宝玉的读书问题,是贾府和荣国府天大的问题。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悠悠万事,教育最大”。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说了荣国府两个大问题,“如今生齿日繁,事务日盛,主仆上下按府尊荣着尽多,运筹谋划着无一人,其日用排场,又不能将就省检。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这还是小事,更有一件大事。谁知这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如今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
  连贾雨村当时都不相信:“这样诗礼之家,岂有不善教育之理。别门不知,只说这宁荣两宅,是最教子有方的。”
  但我们读《红楼梦》,我们的感觉,贾府的教育确实是一塌糊涂的。
  首先,贾府家塾的教育质量和管理是一塌糊涂的。我们从宝玉和秦钟到家塾去读书之事可以知道。贾府家塾的教育,责任都放在一老一少身上,老的太老,少的不端。再加上贾府子弟“鱼龙混杂”,贾府家塾基本是没有人管理的。教育质量可想而知了。
  宝玉不喜欢读书,《红楼梦》诞生两百多年来似乎是已经成了定论的。
  大家的一至看法,就是宝玉不喜欢读书,不讲仕途经济,不喜欢“常会为官做宰的人”,把考功名的人看成是“禄蠹”,宝玉有叛逆性等等。
  红家和红迷们大都且把宝玉和黛玉的爱情基础看成是“共同具有叛逆性”。说宝钗和湘云都劝过宝玉“仕途经济”“常会会为官做宰的人”。而黛玉从来没有劝过宝玉。正因为宝黛共同都有叛逆性,两人有共同的思想基础,所以两人才爱的这么深等等。
  宝玉的不喜欢读书的原因,大家把责任归咎于贾母。因为贾母对宝玉有“溺爱不明”“为孙辱师责子”之嫌(第二回)。连袭人都认为宝玉是“近来仗着祖母溺爱,父母亦不能十分严紧拘管,更觉放荡弛纵,任情迟性,最不喜务正”(第十九回)。贾府最得意的仆人赖嬷嬷也说宝玉“不怕你嫌我。如今老爷不过这么管你一管,老太太护在头里”(第四十五回)。
  如此看来,宝玉不喜欢读书,成为贾府的叛逆,责任在贾母和黛玉身上了。
  事实果真如此吗?
  其实,我们应该看到,宝玉除了天性聪明外,是很读了一些书的。宝玉的“国学基础”是很好的。宝玉对我们中华民族“儒、释、道”的文化是学习研究颇深的。
  特别一点是,宝玉对我们的孔圣人是很敬重的。这在《红楼梦》文本中处处可见。在宝玉的眼中,凡是孔圣人说的话,都是不可辨驳的,都是要听的。
  宝玉“杂学旁收”,“庄子文”学的很好,“偈语”也写得很好。比如那一篇祭晴雯的“诔文”,没有很好的“国学”基础,不精通楚辞,是根本写不出来的。再比如,宝玉在大观园的诗社里的表现,虽然比不上黛玉和宝钗,还有妙玉和湘云,但下来就是宝玉了。连贾政和那些清客,在“大观园试才题对额”时,都对宝玉佩服至极等等。
  我们再来重点说说宝玉的《四书》《五经》之学。
  第九回宝玉开始入家塾读书,去见贾政,贾政先是冷笑“你如果再提上学两字,连我也羞死了。依我说,你竟顽你的去是正理。仔细看站脏了我这地,靠脏了我的门。”然后贾政问“跟宝玉的是谁?”宝玉奶姆之子李贵等人出来大千儿请安。贾政问“你们成日家跟他上学,他到底念了些什么书?到念了些流言混语在肚子里,学了些精致的淘气。等我闲一闲,先揭了你的皮,再和那不长进的算账。”
  我们从贾政的这些话里,可以分析出:
  一、宝玉平时是在读书的。宝玉和秦钟相约进贾府家塾读书时也说得很清楚。宝玉原来是在家里读书的,是有专门的“业师”教的。秦钟也一样。就和黛玉原来在家读书,请“西宾”贾雨村一样。
  秦钟是“业师于去年病故”,宝玉是“上年业师回家去了,也现荒废着。家父之意亦欲暂送我去且温习着旧书,待明年业师上来,再各自在家里亦可。家祖母因说,一则家学里子弟太多,生恐大家淘气不好,二则也因我病了几天,遂暂且耽搁着。”
  二、看起来似乎贾政对宝玉的读书要求很严,其实我认为贾政对宝玉的读书是根本不上心的。宝玉平时读了那些书,读的怎么样,贾政都不知道,贾政怎么管宝玉读书?
  三、贾政如此生气,应该说是没理由的。宝玉并不是不读书,是生病了,再就是贾母担心家塾里的管理和教育质量问题,没有同意宝玉马上进家塾。
  直到这个时候,贾母看到秦钟人品行事“堪陪宝玉读书”,贾母又嘱咐秦钟“只和你宝叔在一起,别跟着那一起不长进的东西们学”,贾母才放心宝玉进家塾读书的。看来,贾母才是真正的“孟母”啊!能说是贾母“溺爱”宝玉吗?能说贾政是真的在管教宝玉上进读书吗?而后来的实际证明,贾母的担心是对的。
  李贵这时听到贾政呵斥,“吓得李贵忙双膝跪下,摘了帽子,碰头有声,连连答应‘是’,又回说:‘哥儿已念到第三本《诗经》,什么“呦呦鹿鸣,荷叶浮萍。”小的不敢撒谎。’”
  我们要注意,这时宝玉大概十岁左右,最多十一岁吧。宝玉是十三岁入住大观园的。此时离入住大观园还早呢。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已经念到第三本《诗经》了,是不容易的。宝玉的这个“念”,应该是背书“背”下来的。
  接下来贾政对李贵说“那怕再念三十本《诗经》,也都是掩耳盗铃哄人而已。你去请学里太爷的安,就说我说的,什么《诗经》《古文》一概不用虚应故事,只先把《四书》一气讲明背熟是最要紧的。”
  我们从贾政的这几句话来看,其一:此时的宝玉不但是读了《诗经》《古文》的,还在读《四书》。其二:我们能看到贾政对贾府的家塾教育管理根本不在心上。贾政不但对贾府子弟的教育无所谓,对宝玉的教育也很无所谓。否则,宝玉进家塾读书这么个大事,且贾政口口声声的要宝玉读书和“光宗耀祖”,贾政至少应该亲自送宝玉进家塾的。我们相信,假如贾母能出“内闱”,贾母一定会去抓家塾的教育质量和亲自送宝玉到家塾读书的。
  贾政这叫“尊师重教”?贾政这叫对宝玉严格要求?贾政这叫“教子有方,治家有法”?薛蟠和贾府众子弟的变坏及不学好和荒废责任可以推给族长贾珍,宝玉的读书、家塾的教育质量责任又可以推给谁呢?
  
     宝玉的入家塾读书,最后是以闹剧收场的。秦钟这个宝玉的学友,也早早的病故了。原来,宝玉还准备一起与秦钟读夜书的,也已经通过凤姐,收拾了读夜书的书房。但一切都随着秦钟的故去,而变成了回忆。
  宝玉是个性情中人,秦钟故去后,宝玉是从来心中不敢有忘的。秦钟的忌日,宝玉总不忘用心祭奠。有一次宝玉还和柳湘莲聊起秦钟的坟是不是上了新土。。。总是有人把宝玉和秦钟的关系看成“龙阳”之兴,这种人是在读《红楼梦》吗!
  应该说宝玉后来的真正不读书,是从入住了大观园开始的。
  有人会说,这时秦钟病故,宝玉没有了伴读,再加上家塾的管理混乱,贾母肯定不会再让宝玉入家塾所谓的读书了。否则,宝玉不但学不到东西,人还会变坏。贾母当然不会让宝玉变坏的。宝玉不就是不读书了吗?
  但这时宝玉还有一个“亦师亦伴读”的人物在身边。作者没有明写,却又时时在提醒着我们。这个人就是黛玉。
  我们千万不要以为贾母把宝玉黛玉留在身边只是为了自己解闷。我们也千万不要以为贾母后来一贯坚持主张“木石姻缘”,只是因为自己的“爱女儿心”重和只是因为始终“疼爱”“孤弱的”外孙女黛玉。
  我们应该知道,贾母可不是一位普通老太太。贾母第一次接黛玉入府,可能主要是这样的情结,但为了黛玉的第二次入府,贾母给黛玉的待遇是更大的,贾母是派贾琏全程跟踪,“送去送回”的。当时贾母并不知道林父的病怎么样,贾母怕的是黛玉一去就不回了。
  我们可能都没有注意,黛玉刚入荣国府时,和姐妹们陪贾母吃好饭后,贾母和凤姐、李纨、王夫人等人说:“你们去吧,让我们自在说话儿。”然后,贾母问了黛玉念何书。“黛玉道:‘只刚念了《四书》。’黛玉又因问姊妹们读何书。贾母道:‘读什么书,不过是认得两个字,不是睁眼瞎就罢了。’”
  难道贾母是这么随便的一问吗?当然不是。否则,就不是贾母了。
  我们应该知道,黛玉可是没有任何爱好的。我们能知道黛玉身上挂过什么东西吗?我们看到黛玉画过妆吗?。。。
  都说宝钗朴素,一色的“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但却是每天把个明晃晃的金锁、金项圈挂在脖子上。还有就是把元妃所赐的“端午儿节礼”“红麝串”笼在手腕上(第二十八回)(我并不是非议此事,这也正常)。
  我们能知道黛玉喜欢穿什么衣服吗?我们能知道黛玉化过妆瞄过眉吗?
  我们只知道黛玉摔过宝玉转送的也是北静王转送给宝玉的且是当今圣上亲赐北静王的 香念珠。我们只知道贾母带人清虚观打平安 醮时出现了一个“金麒麟”,宝玉和黛玉说:“回去穿上你带”。黛玉说:“我不稀罕。”等等。
  我们只知道黛玉只有一个爱好,那就是读书。黛玉第二次进入荣国府,从苏州家中带来的主要东西就是书。黛玉的“潇湘馆”里没有任何摆饰。只有书。以致刘姥姥进入“潇湘馆”后以为是哪位公子哥的书房。黛玉从小聪明清秀,父母把她“假充养子”,读书识字。黛玉五岁时的“西宾”是贾雨村。这个人后来的官德人品怎样,那是另回事。但当时的学问肯定是很高的。黛玉出身于这样的“书香之家”,从小有这样的家教,有贾雨村这样的老师,黛玉的学问,当宝玉的老师不是“绰绰有余”吗!这就是贾母始终坚持留宝玉黛玉在身边的主要原因。
  秦钟死后,宝玉肯定是没有入家塾读书了。但这时宝玉、黛玉两个人还是在贾母身边“同吃、同睡、同乐”的。在这里,我要给他们加上一个“同读书”。就叫“四同”吧!这个时候的黛玉,当然是宝玉的“亦师亦伴读”,还有,就是“恋人”。一直到两个人入住大观园,一个住“潇湘馆”,一个住“怡红院”,两个人才正式分开了。宝玉的荒废了学业,也是从入住大观园时候开始的。
  “怡红院”,装修豪华,是个真正的“温柔富贵乡”。那次刘姥姥误闯“怡红院”,所看到的一切,是“竟越发把眼花了”,“就像到了天宫里一样”。刘姥姥竟以为是哪位小姐的绣房,“这样精致”。
  我开始读《红楼梦》读到这里感到不理解:黛玉住的地方像哪位公子书房,宝玉住的地方像哪位小姐的绣房,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宝玉和小姐们入住大观园时,分房子、装修,都是贾政和王夫人主办的,这事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还有,就是天知道。
  宝玉住在这样的一个“富贵温柔乡里”,当然会有一些“荒废”了学业的。
  也就是那次,贾母带大家游大观园,凡是住在大观园的小姐们住的地方都走遍了,后来贾母觉得“身上乏倦”,也只是到李纨的“稻香村”去“歇息”的。
  按理,贾母这么喜欢宝玉,应该带大家到“怡红院”去看一下的,去炫耀一下的。贾母这么个大富大贵的人,休息是应该到“天宫一般”的“怡红院”去的,但是没有。贾母就是后来休息,也宁愿到“稻香村”而不到“怡红院”,这又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但不管怎么样,刘姥姥这次酒后闯入“怡红院”,是真正开了眼界。真正体味了一次什么是“荣华富贵”了。但也就是在床上做了一个梦而已。再就是“酒屁臭气”弄的一屋。
  贾母没带大家游“怡红院”,不知王夫人什么心情?只是看到王夫人在贾母走后,王夫人“随便歪在方才贾母坐的榻上,命一个小丫头放下帘子来,又命她捶这腿,吩咐她:‘老太太那里有信儿,你就叫我。’说着,也歪着睡着了”(四十一回)。但刘姥姥弄脏了“怡红院”,也好在王夫人不知道。这次,袭人还是不错的。
  宝玉的后来不读书荒废了学业,要要怪谁呢?能怪贾母吗?能怪黛玉吗?是谁叫宝玉入住大观园的?元妃下谕叫宝玉和宝钗以及三春等等这些人入住大观园的背后有什么真正的原因吗?黛玉住的“潇湘馆”真的是最好的地方吗?
  我们从后来的贾母带人进“潇湘馆”所见所言知道,黛玉的住处不但是一个古董摆饰皆无,且窗帘都是旧的绿的。“潇湘馆”是又小又窄,且院子里是“桃杏树一棵皆无”。。。
  有人说宝钗住处不也是一样吗?“雪洞一般”。但我们要注意,贾母一问,凤姐马上回答了,是宝钗不要,送来送回去了。
  我们应该知道,宝钗在“蘅芜苑”只是每天来住一下,或者大观园有什么活动就来参加一下,再就是住在大观园和宝玉等年轻人接触方便一些。和黛玉不同,黛玉是以“潇湘馆”为家的。
  宝钗每天三餐都是要回到薛姨妈住处吃的,是不在大观园吃的。因为有个“处常之法”。宝钗当然没有必要在意“蘅芜苑”的摆饰和装修。
  又会有人说探春的住处不也是有公子书房的味道吗?这是不错。这是探春的性格气质。但探春的住处却是古董摆满了的。黛玉的住处有吗?等等。关于这些事,我后面有专门的解析,和大家共同探讨。
  我在这里先说这么一句:我们不要怀疑贾政和王夫人的管理贾府的能力以及“教子有方”的教育能力的问题。我们只能说贾政和王夫人之所以这样,是心不在宝玉和贾环的教育事情上,是心不在薛蟠的管教问题上,是心不在贾府子弟的教育问题上,他们是“心不在焉”阿!我又说了些皮外之话,见谅!
  宝玉真正所读国学《四书》《五经》等等之书,大都是在入住大观园之前读的。且一直是在黛玉的指导陪伴下读的。这就是两个人的共同思想基础。宝玉对黛玉是很佩服的。比如后来的大观园诗社,每次评诗,只要是黛玉评第一,宝玉高兴,只要是黛玉没评上第一,宝玉不平等等事情很多。这两个年轻人啊。。。。。。

    宝玉荒废了学业
  宝玉真正荒废了学业,宝玉的不读书,是在入住大观园后,这一点作者其实是清清楚楚的写在《红楼梦》中的。
  第三十六回,宝玉被贾政“笞挞”后,在怡红院养伤。作者写道:“(贾母)因怕将来贾政又叫他,遂命人将贾政的亲随小厮头儿唤来,吩咐他:‘以后倘有会人待客诸样的事,你老爷要叫宝玉,你不用上来传话,就回他说我说了:一则打重了,得着实将养几个月才走得;二则他的星宿不利,祭了星不见外人,过了八月才许出二门。’那小厮头儿听了,领命而去。贾母又命李嬷嬷、袭人等来,将此话说与宝玉,使他放心。那宝玉本就懒与士大夫诸男人接谈,又最厌峨冠礼服贺吊往返等事,今日得了这句话,越发得了意,不但将亲戚朋友一概杜绝了,而且连家庭中的晨昏定省亦发都随他的便了。日日只在园中游卧,不过每日一清早到贾母、王夫人处走走就回来了,却每每甘心为诸丫鬟充役,竟也得十分闲消日月。或如宝钗辈有时见机导劝,反生起气来,只说:‘好好的一个清静洁白的女儿,也学的钓名沽誉,入了国贼禄鬼之流。这总是前人无故生事,立言竖辞,原为导后世的须眉浊物。不想我生不幸,亦且琼闺绣阁中亦染此风,真真又负天地钟灵毓秀之德!’因此祸延古人,除四书外,竟将别的书焚了。众人见他如此疯癫,也都不向他说这些正经话了。独有林黛玉自幼不曾劝他立身扬名等语,所以深敬黛玉。”
  这里,作者笔下的宝玉是“除四书外,竟将别的书焚了”。看来宝玉是真的荒废学业了。
  但宝玉《四书》还是要读的。
  再者,宝玉这次是真的被贾母“溺爱保护”了起来了。
  我认为,我们还是应该找出宝玉荒废了学业问题的根源:是谁一定要叫宝玉入住大观园的?为什么一定要叫宝玉入住大观园?贾政为什么如此狠毒的“笞挞”宝玉?。。。这些问题中隐含着一个“大阴谋”,我在后面都会和大家讨论的。但有一点,这些问题都是与贾母无关的。
  宝玉在大观园真正荒废了学业,作者还清清楚楚的写在第七十三回。
  贾政几年外任做官回来不久,宝玉从赵姨娘房内小丫鬟小鹊口中得知,贾政可能要检查他这几年在大观园中的自学读书情况,“宝玉听了,便儒孙大圣听见了紧箍咒一般,登时四肢五内一齐皆不自在起来。想来想去,别无他法,且理熟了书,预备明儿盘考。只能书不舛错,便有他事,也可搪塞一半。想罢,忙披衣起来要读书。心中又自后悔,这些日子不提了,偏又丢生,早知道该天天好歹温习些的。如今打算打算,肚子内现可背诵的,不过只有‘学’、‘庸’、‘二论’是带注背得出的。至于上本《孟子》,就有一半是夹生的,若凭空提一句,断不能接背的;至于‘下孟’,就有一大半忘了。算起五经来,因近来作诗,常把《诗经》读些,虽不甚精阐,还可塞责。别的虽不记得,素日贾政也幸未吩咐过读的,纵不知,也还不妨。至于古文,还是那几年所读过的几篇,连‘左传’、‘国策’、‘公羊’、‘谷梁’、汉唐等文不过几十篇,这几年竟未曾读得半篇片语。虽闲时也曾遍阅,不过一时之性,随看随忘,未下苦功夫,如何记得?这是断难塞责的。更有时文八股一道,因平素深恶此道,原非圣贤之制撰,焉能阐发圣贤之微奥,不过是后人饵名钓禄之阶。虽贾政当日起身时选了百十篇命他读的,不过偶因见其中一二股内,或承起之中,有作的或精致、或流荡、或游戏、或悲感,稍能动性着,偶一读之,不过供一时之兴趣,究竟何曾成篇潜心玩索。如今若温习这个,又恐盘诘那个;若温习那个,又恐盘诘这个。一夜之功,亦不能全然温习,因此越添了焦躁。”
  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到,作者如此不厌其烦的列举了宝玉在入住大观园之前所读的所有书的名目,作者的良苦用心何在!
  宝玉在大观园这几年,不但是真正荒废了学业,而且是虚度了年华。
  怡红院是大观园中装修最豪华的一个所在。宝玉成天生活在这样的“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里,不荒废了学业,才是怪事!
  况且,宝玉这么小小年纪,没有“业师”的教导,没有“学友”的伴读,也不进贾府的家塾读书,贾政只是“选了” “百十篇”文章给宝玉“自学”,贾政只是“吩咐”宝玉在大观园里“和姊妹们读书写字”、“用心习学”(二十三回),贾政这是对宝玉的读书负责吗?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难怪作者借荣国府的小厮兴儿说宝玉“他长了这么大,独他没有上过正经学堂。我们家从祖宗直到二爷,谁不是寒窗十载?偏他不喜欢读书。”(六十六回)
  贾政和王夫人的一颗“金玉心”认为:宝玉读不读书,这是次要的,要想办法把宝玉和黛玉从贾母身边分开,才是主要的。所以贾政和王夫人就借着元妃省亲之事,借着建造大观园之事,借用元妃之手“下谕”,把宝玉和黛玉等人搬进了大观园了。。。
  这其中隐含的贾政王夫人元妃等人的“阴谋”,后文和大家分析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