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子的博客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 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解谜《红楼梦》之宁国府的“符号”——说说秦可卿可卿  

2014-10-26 16:34:33|  分类: 红学探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本来是不想说秦可卿这个人的。因为这几年来,这个人物可是被说得太多。以致“红学”都有了一个分支——秦学了。

  但,秦可卿是《红楼梦》十二钗之一,又是贾府及宁国府的一位主要人物。可以说,秦可卿就是宁国府的“符号”。阅读《红楼梦》不可能不读秦可卿。要说《红楼梦》中的人和事,也不能不说秦可卿。所以只能贻笑大方了。
  好在我才是个真正的“草民”,我是以虚心学习的态度来说说《红楼梦》中的人和事的。不管“大家”对我有什么批评,我都会虚心接受的。
  要说可卿,就要先说宁国府的现任“府长”贾珍。此人且还是兼任贾府的“族长”的。这是名正言顺按封建宗法制度承继下来的“家族之官”,且不是选出来的。也不用选的。也不用上面有人看中“考察”后“任命”的。只是按封建嫡长制顺序传下来就行。
  所以,我们好像看到贾政对贾珍当族长有些意见。因为贾政把贾府子弟的失于教育的责任,都归咎于贾珍这个族长了。
  作者笔下偌大的贾府,是分宁国府和荣国府的。这两个府是经济独立的。经济独立了,当然其他的事也独立了。经济是基础嘛。上层建筑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上的。
  宁国府不但经济是独立的,而且宁国府的“经济基础”比荣国府厚实。
  人家有钱嘛!有钱的人说话就响。又当官又有钱的人,那就岂止“是说话就响”了,在我们中国,几千年来就是一个样,那就是这样的人,放个屁都是香的。出门有人打伞,上下车有人开车门。。。宁府的贾珍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按作者的说法:“当日宁国公与荣国公是一母同胞弟兄两个。宁公居长,生了四个儿子。宁公死后长子贾代化袭了官,也养了两个儿子。长名贾敷,至八岁上便死了。只剩了次子贾敬袭了官,如今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余者一概不放在心上。幸而早年留下一子,名唤贾珍,因他父亲一心想做神仙,把官倒让他袭了。他父亲又不肯回原籍来,只在都中城外和道士们胡羼。这位珍爷倒生了一个儿子,今年才十六岁,名叫贾蓉。如今敬老爹一概不管,这珍爷那里肯读书,只一味高乐不了,吧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敢来管他的人。”
  至此,我们从作者笔下能够得知:
  其一:我们知道贾珍这个人物的分量了:贾府“族长”、宁国府“府长”、官府袭了爵的“官长”——“世袭三品爵威烈将军”。这个人要放在现在,那个前呼后拥的架势就可想而知了。
  秦可卿是贾珍儿子贾蓉的媳妇,在宁国府只是个小媳妇,她上面有公婆贾珍和尤氏。年纪大概也就只是十六岁左右吧。
  在宁国府,只有贾珍一人独大(当然,贾珍在贾府,虽然是族长,但贾赦贾政的辈分比贾珍高,还有贾母这个“老太君”健在,贾珍也就只能在宁府独大,而不能在整个贾府独大了,这就是“礼”了)。
  秦可卿这个儿媳在宁国府只能仰视这个公公了。见到这个公公肯定是大气也不敢出的。
  其二:也是最关键的问题:贾珍这个人的人品有大问题
  都说曹雪芹大师写作《红楼梦》受过《金瓶梅》的影响。有一个叫阚铎的人写过一本名叫《红楼梦抉微》的书,采用“拆字、谐音、化身、影射”等等索隐派的惯技,专门把《红楼梦》与《金瓶梅》两书处处进行牵强附会的对着比附。当然是胡言乱语岂有此理了。
  但我们把宁府中的贾珍和西门庆相比较,这两个人物却是有许多想通的地方的。这两个人的生活态度和人生哲学是一样的。
  两人唯一的区别就是:贾珍的富贵是祖上传给他的,而西门庆富贵却是靠自己“坑蒙拐骗”及“巴结逢迎送礼”等无所不用其极的方法得来的。
  宁国府其实就是“西门府”,里面只有一个字,就是“脏”。用柳湘莲的话说,那就是“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
  宁国府里是专门干“骄奢淫逸赌博奢靡”之事的场所。听不到一点读书声。
  过去有一句话叫“朋友妻,不可欺”,西门庆是不管这些或者就是专门“欺朋友妻”的。而贾珍却更道德败坏,焦大骂说宁府是“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焦大这样说,当然不会无中生有。
  作者明文指出,贾珍居然与儿子贾蓉两个人是有“ 聚麀之誚 ”的。上行下效,父子都是“无耻之极”的人物,是没有一点道德之感的。
  后来的贾珍父子共同欺负尤氏姐妹的事。作者更是写的明明白白的,是大家都清楚的。就更能说明此问题了

      秦可卿是贾珍的儿媳妇,秦可卿又是个“极妥当的人,生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贾母)重孙中第一个得意之人”(第五回)。
  秦可卿这样的一个美丽的女人,性格又是如此“温柔和平”,住在宁府中,生活在两个没有一点道德感的父子之中。秦可卿的命运是可想而知的了。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焦大说的“扒灰的扒灰”,当然道德负罪者在贾珍,而“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则罪在秦可卿了。
  我认为作者在宁国府塑造这么一个“异常美丽、温柔和平、袅娜纤巧”的形象,并让她很快“仙去”,最主要目的只有一个,只是为了揭露宁国府的“脏”的程度;只是为了揭露贾珍父子的淫乐无耻程度及贾珍父子道德上的败坏的程度。
  就和后来进入宁国府的尤氏两姐妹一样。这一对“尤物”,进过宁国府,就算以后能够出来,也决不会干净的出来。好在这一对“尤氏”的心灵还是干干净净的。特别是那个尤三姐。
  这就是作者笔下的“宁国府”和宁国府的“主子”贾珍父子。
  秦可卿成了贾蓉的媳妇,等于终生进了宁国府。她的未来的路只有或者“同流合污”或者“死去”。因为她不能和尤氏姐妹一样,还有走出外面去见“阳光”的可能。
  我的感觉是,外表美丽性格柔弱的秦可卿在宁国府已经被“同流合污”“腐化”了的。否则,她的“养小叔子”怎么解释?
  有人说焦大骂的这个“养小叔子”是指凤姐和贾蓉。可能吗?贾蓉是凤姐的小叔子吗?当然不是!
  再者,人家焦大骂的只是宁国府嘛!
  焦大可不是个一般人物。焦大“功高不赏”。鲁迅先生就说过焦大是贾府的屈原之类的话。
  人家凤姐又没有得罪焦大。焦大骂凤姐干什么?这个“养小叔子”当然是指秦可卿和贾蔷。
  后来作者在第九回专门说过这事。作者写贾蔷在家塾里为了帮秦可卿的弟弟秦钟,用计叫来了宝玉的小厮茗烟大闹家塾。
  作者这时写道:“你道这一个是谁,原来此人名唤贾蔷,亦系宁府中之正派玄孙,父母早亡从小跟着贾珍过活。如今长了十六岁,比贾蓉生的还风流俊俏。他弟兄二人最相亲侯,常相共处。宁府中人多口杂,那些不得志的奴仆们,专能造言诽谤主人,因此不知又有了什么小人垢谇谣诼 之词。贾珍风闻得些口声不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如今竟分给房舍,命他搬出宁府,自去立门过户去了”。
  秦可卿“同流合污”“腐化”了的证据,还有就是“闺房”里的那些摆设。
  秦可卿闺房里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对联;“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有“西子洗过的纱衾”;有“红娘抱过的鸳枕”。。。
  所有的这些东西,每一个里面,都至少有一个以上的足以让男人们想入非非的“香艳的故事的”。男人们到了这里,能自制吗?除非你不是男人!
  所以宝玉那么小的年纪,只到了这“闺房”里午睡了一次,就完成了从一个“小男孩”变成“小男人”的质的转变。
  其实作者笔下秦可卿的《红楼十二支曲词》:(第十三支好事终)“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萁裘颓堕皆从敬,家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以及秦可卿的判词:“情天情海幻情深,情既相逢必主淫”就已经讲清楚了秦可卿已经被“腐化”了。
  作者只能很快让秦可卿死了。秦可卿之死,或者因为“爬灰”的事发?或者因“养小叔子”的事发?或者因一种特殊的病?。。。秦可卿虽然“同流合污”“腐化”了,但至少道德感犹存的。毕竟是个十六岁左右的少妇,不比皮厚心黑的男人。
  
    秦可卿这么个“美丽的、温柔可爱”的女子,因为嫁入宁国府,就只能早早的死去。
  秦可卿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会死?我认为作者用的是“一贯下来”的“真事隐去”、“假语存焉”的写作方法写的。已经写的很清楚了。
  而所谓的“脂砚斋批语”这个时候又出现了,简直岂有此理。
  脂砚斋说的是什么“通回将可卿如何死去隐去,是大发慈悲心也。叹叹!”还有什么“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滴(岂?)是安福尊荣坐享人能想的到处,其事虽未漏,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 。”
  脂砚斋你是老几?假如是这样,脂砚斋应该“命芹溪把《红楼梦》这部书全部删去”才是。
  脂砚斋又评宝玉从梦中听到可卿死了,吐了一口血之事:“宝玉早已看定,可继家务事者,可卿也。今闻死了大失所望,急火攻心,焉得不有此血。为玉一叹”等等。莫名其妙!这时宝玉是族长吗?宝玉这时才多大?宝玉就能看定秦可卿“可继家务事”?可笑之评!
  我认为“脂砚斋”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评书者”;或者就是一个别有用心的评书者。脂砚斋的“评红”水平还根本比不上戚蓼生、梦觉主人、二知道人等等评书人。所谓的脂砚斋与曹雪芹是“同时人”完全是造假的。脂砚斋根本不懂《红楼梦》。简直可笑。
  秦可卿死了。作者认为后来的读者肯定会去追究秦可卿所谓的“真正的死因”,在这其中又插了一个贾瑞之死。
  我认为作者笔下贾瑞之病的起因与秦可卿之病的起因有一样的成分。贾瑞也有自杀嫌疑(贾瑞之事后文有析)。否则,难道真的有一个“风月宝镜”?且真的可以照死人?那找出来岂不是无价之宝?那照这样说,就真的有一个“女娲补天”了。就真有一个“通灵之石”了。就真的有赵姨娘的“魇魔法”了。也就真的有一个美丽的“警幻仙子”了。。。作者这样写是有寄托的。
  我认为我们假如真正读懂了《红楼梦》文本,就根本不需要去考证、探佚那些什么“秦可卿的身世高贵之谜、秦可卿到底是怎么死的之谜、秦可卿为什么会用这么贵重的棺材之谜等等问题”,这些问题对真正读懂《红楼梦》没有一点帮助。除非你就是喜欢考证。
  我们要讨论的是:秦可卿这么一个美丽的人物,这么年轻,且幸运的嫁入了宁府这么一个“豪门”,不管她之前是个什么身世,也不管她以前是贵是贱,按理说,她应该从此过上幸福生活的。但却为什么只能很快的“莫名其妙”的死去?
  她不是生活在“富贵”的宁国府吗?能嫁入豪门不就是很多女孩的终极追求吗?为什么追求到了,幸福没有来临,却只能很快的死去?这才是作者要我们思考的问题。
  至于秦可卿是怎么死的?是贾珍杀死她的?还是贾蓉杀死她的?还是自杀的?。。。我们透过现象看本质,透过作者笔下的“真真假假”,其实结论不都一样吗!
  后来的尤氏姐妹之死,是怎么死的?真的是凤姐杀死的?真的是柳湘莲杀死的?是自杀的?结论不也一样吗!
  秦可卿嫁入了这个无耻的只有肉欲放纵的没有一点道德感的宁国府,只要秦可卿还有羞耻之心,只要秦可卿良心未泯,只要秦可卿道德尚存,秦可卿就是不死,也绝不会有幸福的。
  所以秦可卿只能和凤姐说“治得了病,治不了命”。
  而更可怜的,是尤氏姐妹,她们只不过因为贫穷和“小不更事”,因为是亲戚,进入了宁国府的大门,从此就被注定了后来的命运。那就是也只能是“自杀”!
  尤二姐和贾琏说:“我虽标志,却无品行,看来到底是不标致的好。”尤三姐却说“这会子花了几个臭钱,你们哥儿两拿着我们姐儿两个权当粉头来取乐儿,你们就打错了算盘。”姐妹两性格决不一样,但在那样的封建社会,只要进过宁国府,出来后的结局只能一样。
  这时,我想起康德的一句话:这个世界唯有两种东西能让我们的心灵感到深深的震撼:一是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二是我们内心崇高的道德法则。
  道德是个什么东西?
  这让我想起了当下的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中国现在强大了。我们中国现在有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有钱了!有钱了!
  这几十年来中国人一个个在名利场中“摸爬滚打”,“摸着石头过河”,“发展就是硬道理”。。。有钱人还在想要更多的钱,没什么钱的人也在想怎么才有钱,当官的人也在想怎么才能“发展”有钱,当更大的官。。。有太多的“成功人士”身上好像都有西门庆及贾珍的影子。
  有钱是太好了,有权有钱就更好了。出门下雨有人打伞,坐车有人开车门,放个屁都是香的。。。这种感觉当然太好了。
  这些年中国人可能是一个个都“走得太急”,没有时间“休息”,把原本身上一些珍贵的东西都丢失了,一个个现在好像也和贾府中人一样了,按贾母的话,就是“我知道咱们家的男男女女,都是‘一个富贵心,两只体面眼’”。
  而且不但如此,每人身上这仅有的“一颗富贵心,一双势利眼”,现在已经有发展变成“黑心”和“红眼”的趋势和危险了。
  假如每个人身上仅有“黑心”和“红眼”,那可是真的要吃人的。
  再往下发展,那就是“没心没肺”了,那就是“乌眼鸡”了。按贾探春话说,“咱们倒是一家子亲骨肉呢,一个个不像乌眼鸡,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
  到这时就不只是道德的问题了!
  我们确实需要“适当休息”,让我们抬头看看头顶上灿烂的星空,让我们的心灵“震撼”一下。。。
  现在的中国有一种现象:不论是现实中还是网络上,每当有大事或者小事,总是有太多的人围观,总是有太多的人在看热闹或者“起哄”;到处都是“让子弹飞一会儿”或者”让子弹飞起来”(电影《让子弹飞起来》);没有歌词的歌曲《忐忑》在网络上很走红;周立波海口清派是一票难求。。。
  又说了几句皮外话!见谅!
  其实,我认为作者着力创作秦可卿和后来的尤氏姐妹这几个艺术形象,就是为了揭露宁国府的脏和为了揭露宁国府贾珍父子的丧尽道德。
  贾珍父子只知利用金钱和权力追求感官刺激,他们是无耻、淫乐、奢靡、不读书的人。
  这又让我想起了《资治通鉴》里写的唐朝唐武宗时的宦官仇士良教其党徒用以固权固宠之术的话:“天子不可令闲,常宜以奢靡娱其耳目,使日新月盛,无暇更及他事,然后吾辈可以得志。慎勿使之读书,亲近儒生,彼见前代兴亡,心知忧惧,则吾辈疏斥矣。”然后是他的党徒拜谢而去。。。
  现在的贾珍不就是宁国府乃至贾府的“天子”吗?
  不过,我们还是要把话说回来,这宁国府的“脏”也不能全怪贾珍的。贾敬更是有很大的责任的。所以作者又说“箕裘颓墮皆从敬”。。
  又说了一些皮外话。还是不说也罢。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