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子的博客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 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解谜《红楼梦》之“大观园试才题对额”的背后  

2014-10-26 16:41:23|  分类: 红学探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谜《红楼梦》之“大观园试才题对额”的背后 - wamoga - wamoga

 
  大观园建好后。作者这时写道:“又不知历几何时,这日贾珍等来问贾政:‘园内工程俱已告竣。大老爷已瞧过了,只等老爷瞧了,或又不妥之处,再行改造。’贾政听了,沉思一回,说道:‘这匾额对联倒是一件难事。伦理,该请贵妃赐题才是;然贵妃若不亲睹其景大约也不肯妄拟。若直待贵妃游幸过再请题,偌大景致若干亭榭无字标题,也觉寥落无趣,任有花柳山水也断不能生色。’”所以,就引出了贾政在一帮“帮闲”“清客”的簇拥下,带着宝玉游大观园的“大观园试才题对额”的故事。
  这段故事写的太精彩了。
  我们在这段故事里,读出了贾政的“假正经”;
  我们在这段故事里读出了贾政的“没有人情味”却好像也有那么一点“人情味”(伪君子大都是这样的,所以才能迷惑更多的人);
  我们在这段故事里,看到了贾政的“虚张声势”;
  我们在这段故事里看到了贾政的“没品位”。以至于我们有些人把贾政称为“空心大罗卜”。
  还有,就是我们在这段故事里,读到了曹雪芹大师笔下的“帮闲”“清客”的形象。
  曹大师笔下无聊的“帮闲”“清客”都好像个个都带有那么一些“文化气味”,不比《金瓶梅》作者笔下的“帮闲”“清客”,是从里到外都是那么的无聊无耻的没文化的。
  其实,他们骨子里的东西是一样的。他们就是一群狗。跟着主子汪汪乱叫就是为了得到那根骨头。这就是他们的本分。
  他们为了取媚新主子而去咬旧主子,却更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他们对谁好像都是看不起的。他们只看得起他们认的主子。
  所以,当贾政为了“大观园题对额”之事和他们说:“不妥时,然后将雨村请来,令他再拟。”之话时,他们马上表示不诮了:“老爷今日一拟必佳,何必又待雨村。”
  而后来当贾政带上了宝玉,并叫这些“帮闲”“清客”“提对额”时,他们又是“原来众清客心中早知贾政要试宝玉的功业进益如何,只将写俗套来敷衍”了。因为宝玉就是他们现在的小主子。
  贾政每天总是和这些人在一起,而且建造大观园时,他们就是贾政的代表,可见贾政的人品也决不会高尚到那里去。甚至比他们更卑下。。。
  在这回里,更加值得我们喜欢看的地方,那就是宝玉内涵:看来宝玉绝不是一个“专能对对联,虽不喜读书,偏倒有些歪才似的”那么一个简单的人。何况这句话,本身就是矛盾的话。是作者故意这样写的。
  请问:既然“专能对对联”,不喜欢读书行吗!不读书能出口成章吗?
  其实,宝玉是一个“天分高,才情远“的人;宝玉是一个”通今博古“的人;宝玉是一个“学以致用”的人;宝玉是一个具有“灵心慧性”的人;宝玉是一个“读书明理”、“读书明性”的人(宝玉和贾政在“稻香村”的“天然”之论就是证据)。。。用众清客的话说,宝玉是“不似我们读腐了书的”。这其实还是“清客”的“王婆卖瓜”而已。因为“清客”是不能谈人品的。
  我想起在四十二回作者借宝钗说的那几句话,放在这里最合适。
  宝钗和黛玉说:“所以咱们女孩儿家,不认得字的倒好。男人们读书不明理,尚且不如不读书的好,何况你我。”“男人们读书明理,辅国治民,这便好了;只是如今并听不见有这样的人,读了书,到更坏了。这是书误了他,可惜他也把书糟蹋了。所以竟不如耕种买卖,倒没有什么大害处”。
  贾政和众“清客”,在作者心中,就是属于这样的男人吧!
  我在前面已经论说过,宝玉的静下心来的读书,就是到这里为止的。在这之前,宝玉有过专门的“业师”,宝玉进过家塾,宝玉有过秦钟这个学友,宝玉还可能读过夜书。宝玉更是天天和“亦师亦友亦恋人”的黛玉在一起,两个人在贾母身边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进入大观园后,宝玉虽然还是能够到黛玉的“潇湘馆”去的,但,却决不会是去和黛玉共同读书了。一者黛玉心境不同了,宝玉心境也会有变化吧。二者,宝玉和黛玉也不能和以前一样,那么容易的时时在一起了。
  作者写“大观园试才题对额”,真正想告诉我们的东西就只是这些?当然不是。作者真正想告诉我们的东西,而是在作者笔下“隐去的真事中”。。。
         
    作者写“大观园试才题对额”,想告诉我们的东西不在这些,而是在作者笔下精彩表象背后的东西。
  那就是:“潇湘馆”真的大观园中最好的地方吗?“潇湘馆”的最大特色到底是什么?“潇湘馆”这个地方,作为一个生活场所,和“怡红院”、“蘅芜苑”、“稻香村”、“秋爽斋”“蓼风轩”“缀锦楼”等等地方比,有什么不同之处吗?黛玉住进“潇湘馆”能感觉到幸福快乐吗?大观园和“潇湘馆”对黛玉的心境会有哪些影响?
  下面让我们来看看这些个问题。
  我们知道,贾政在“众清客”的簇拥下,带着宝玉开始游览大观园中的那些园林建筑时,到的第一站就是“潇湘馆”。
  这和后来第四十回贾母带着刘姥姥、王夫人、薛姨妈等人游览大观园时一样,第一站也是到的“潇湘馆”。
  不同的是,“题对额”这个时候,“潇湘馆”的主人林黛玉还没有到位。“潇湘馆”房子还是空着的(贾政和王夫人早就已经决定此处就是分给黛玉的了,这事以后再分析)。
  我们看“潇湘馆”在贾政和“众清客”的眼中是:“忽抬头看见前面一带粉垣,里面粉楹精舍,有千百竿翠竹遮映。众人都道:‘好个所在。’于是大家进入。只见入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上面小小三间房舍,一明两暗,里面都是和着地步打就的床几椅案。从里间房内,又得一小门出去,则是后院,有大株梨花兼着芭蕉。又有两间小小退步。后院墙下忽开一隙,得泉一派,开沟仅尺许,灌入墙内,绕阶缘屋,至前院盘旋竹下而出。贾政笑道:‘这一出还罢了。若能月夜坐此窗下读书,不枉虚生一世。’说毕,看着宝玉,下的宝玉忙垂了头。”
  我之所以在这里不厌其烦的引用这些作者原话,目的是在提醒我们的读者几个关键词:“好个所在”、“小小三间房舍”、“一明两暗,里面都是和着地步打就的床几椅案”、“又得一小门”、“又有两间小小退步”、“月夜坐此窗下读书”。
  首先,众清客所说的“好个所在”,当然是指“那千百竿翠竹”了。这个话没问题。在寒冷的北方,能看到千百竿翠竹,那当然是“好个所在”了。
  其次,贾政的“若能月夜坐此窗下读书,不枉虚生一世”。这话有点问题。
  这从后面来看,好像贾政此时讲的不是宝玉,而是黛玉。黛玉后来果真是“坐此窗下读书的”。可怜的黛玉不但是月夜在此窗下读书,而且没有月亮的晚上也是坐此窗下读书的。而且,可怜的林妹妹常常是“坐在此窗下,流泪到天亮的”、“一年中也睡不了几个夜晚的”。黛玉住在“潇湘馆”里,当然谈不上幸福快乐!
  再次,就是作者笔下的“潇湘馆”中那些:“小小三间房舍”、“一明两暗”、“和着地步打就的床几椅案”、“小门”、“小小退步”这些关键词了。
  这和后来贾母带领刘姥姥等人游大观园,第一站到了黛玉的“潇湘馆”时,刘姥姥所看到的是一样的。
  刘姥姥先是说了一番贾母住处的“大家子住大房”以及贾母房内的“大箱大柜大桌子大床,果然威武”、“大梯子”之类的话(这些话中都是“大”字),然后刘姥姥说“潇湘馆”是:“如今又见了这小屋子,更比大的越发齐整了。”刘姥姥在“潇湘馆”看到的只是一个“小”字。
  还有就是贾母说“潇湘馆”:“这屋里窄,再往别处逛去。”贾母看到的只是一个“窄”字。不但如此,因为这次游园到“潇湘馆”的人比较多,以致王夫人都没有凳子和地方坐了,黛玉只好“便命个丫头把自己窗下常坐的一张椅子挪到下手,请王夫人坐了。”
  至于林黛玉亲自用小茶盘捧了一盖碗茶来,奉与贾母。而王夫人看到后却马上说:“我们不吃茶,姑娘不用倒了。”不知王夫人是个什么意思。你王夫人不喝黛玉的茶,并不代表“我们不吃茶”嘛!这个事我以后再和大家分析。
  不但如此,这次贾母来到林妹妹的“潇湘馆”还看出了其他问题:那就是“窗上纱的颜色旧了”。
  这个问题在普通的人家不算什么,一切节约为本嘛。但在“花柳繁华地”的富贵的荣国府来说,却不是个一般的问题。
  请问:为什么住在大观园中的别的人的窗纱没有旧呢?
  林妹妹不是和大家同时住进大观园的吗?这只能是一个解释:这是有人在故意欺负黛玉!
  还有问题,那就是贾母和王夫人说的话:“这个纱,新糊上好看,过了后来就不翠了。这个院子里又没有个桃杏树,这竹子已是绿的,再拿上这绿纱糊上,反不配。”贾母说“潇湘馆”的话,只是“翠”“绿”二字,我们还有什么不懂的吗?
  我在这里要请问一下大家:林妹妹,一个十二岁正当青春年华的贵族小姐,一个正在恋爱中的贵族小姐,住的地方全是绿的,“桃杏树没有一棵”,也就是说,在潇湘馆院子里看不到一点红色和粉红色,这像话吗?
  宝玉在贾政和众清客面前评“怡红院”特色美景时,就说最美的是“红香绿玉”、“怡红快绿”。也就是“红”和“绿”在宝玉心中是最美的。
  那为什么潇湘馆却不见一点红色呢?连窗纱都是“翠”的,且还是旧的。难道只是原来那些搞绿化的人在“潇湘馆”里故意的就是不愿意载上一棵“桃杏树”?难道只是那些装修的人在“潇湘馆”里故意欺负黛玉?
  所以贾母马上当着王夫人和众人的面,叫凤姐给黛玉换上了最好的银红色的“霞影纱”——就是以后的“茜纱”了。
  说到这里,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至于黛玉房中没有任何古董玩物之类的装饰物摆件,那就属于很正常了。黛玉也根本不喜欢这些东西。
  有人一定会说,宝钗的住处不也是一样吗?“雪洞一般,一色玩器皆无”。这可是贾母亲自看到并询问的。
  但宝钗住处没有古董玩物,王夫人和凤姐马上回贾母说“她自己不要的。我们原送了来,都退回去了。”黛玉住处当然没有送过,否则,黛玉何必送回去!
  还有,我要提醒大家:宝钗能和黛玉一样吗?我在前面说过,宝钗只是晚上到大观园住一下,再就是大观园有什么活动参加方便一些,和宝玉接触方便一些。宝钗可是一日三餐都要回到薛姨妈那里去吃的。没有事的时候,以陪母亲为主。
  林妹妹可是没有地方去的。林妹妹可是以荣国府和大观园的“潇湘馆”为家的。
  再说,“蘅芜苑”的院子里可是“有红有绿”,有奇草异花,花香迷人的。“蘅芜苑”的“雪洞一般”,至少是宽敞的。而决不是“又小又窄又暗”如“潇湘馆”的。
  我说,黛玉毕竟也是贵族小姐,黛玉的身边的丫鬟、奶娘、教引嬷嬷等等,也至少有那么十几二十个人的。她们一起住在“又小又窄又暗”的“潇湘馆”里,为黛玉服务,她们当然是“心知肚明”的。她们当然会知道“潇湘馆”是贾政和王夫人的杰作。他们更知道贾政王夫人用心何在。。。
  其他的“怡红院”、“蘅芜苑”、“秋爽斋”、“稻香村”等等地方的“大、小”“装修”、“古董摆饰”等,我就请大家自己去读《红楼梦》去用心品味了。
  大观园是用黛玉的钱建造的,黛玉却只能住进这个“最好的”“且是贾政和元妃最喜欢的”“潇湘馆”里!哎。。。
  至于贾母在“蘅芜苑”里当着王夫人等众人的一番言论,游什么含义,我以后会和大家一起分析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