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子的博客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 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解谜《红楼梦》之元妃为什么极爱“潇湘馆”  

2014-10-26 16:54:26|  分类: 红学探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谜《红楼梦》之元妃为什么“极爱”“潇湘馆” - wamoga - wamoga

  大观园建成后,贾政在众清客的簇拥下,带着宝玉先游过一番,第一站是先到的“潇湘馆”。
  众清客的感觉是:“好个所在”(应该是为了那片竹子叫的好),贾政的感觉是:“若能月夜坐此窗下读书,不枉虚生一世”。
  但他们看到“潇湘馆”的建筑却是”上面小小两三间房舍,一明两暗,里面都是和着地步打就的床几椅案”、“一小门”、“两间小小退步”。。。
  看来“潇湘馆”建筑满眼都是“小”、“暗”而已。周围的环境也就是几根竹子而已。
  
  贾母后来也带刘姥姥王夫人薛姨妈等众人游过大观园(第四十回),第一站也是到的“潇湘馆”。此时黛玉已经住进了“潇湘馆”。
  贾母对潇湘馆的感觉是“这屋里窄,再往别处逛去”、“这院子里又没有个桃杏树,这竹子已是绿的,再拿这绿纱糊上(窗纱),反不配。”(只有绿色,不见一点红色。)
  并且贾母看到的情况是:“潇湘馆”窗纱用的“绿纱”居然还是旧的,贾母确实看不下去,贾母为了她心疼的黛玉,叫凤姐马上用上等的“银红色”的“霞影纱”来换了。
  我们应该体味到:贾母当时对“潇湘馆”的“小”、“窄”、“暗”以及周围不见一点红色,满眼只有绿色,且窗纱还是旧的绿的,所谓“幽静”的环境是很不满意的。
  刘姥姥对“潇湘馆”的感觉,就更只是一个“小”字。
  
  元妃“省亲”游园时,元妃“命宝玉导引,遂同诸人步至园门前。早见灯光火树之中,诸般罗列非常。进园先从‘有凤来仪’‘红香绿玉’‘杏林在望’‘蘅芷清芬’等处,登楼步阁,涉山远水,百般眺览徘徊,一处处铺陈不一,一桩桩点缀新奇。”
  看来元妃第一站也是到的“潇湘馆”。
  游园结束后,元妃在“正殿”特别命宝玉作诗四首。元妃说:“此中‘潇湘馆’‘蘅芜苑’二处,我所极爱;次之‘怡红院’‘浣葛山庄’,此四大处必别有章句题咏方妙。”
  这里我就有点不解了:
  元妃凭什么说“潇湘馆”是她的“极爱”呢?而且还排在“蘅芜苑”之前,放在第一?
  元妃此时是寒冬夜游大观园(锦衣夜行),我认为,贾政和众清客所说的“潇湘馆”“好个所在”的感觉,元妃都是不会有的。
  难道元妃真的心中有贾政说的“若能月夜坐此窗下读书,不枉虚生一世”这种感觉?所以,元妃就有了第一“极爱”了?
  或许有人会说,元妃省亲的当晚,大观园是“处处灯光相映”的,是“诸灯上下争辉”的。而且又是正月十五,有很好的月亮,当然元妃能看的很清楚。
  这也确切。但我认为,元妃月夜下看“潇湘馆”外那“千百竿竹子”,决不可能会有那种“翠竹遮映”的感觉,况且元妃省亲时正是寒冷的时候,不比贾政游园的时光。这“好个所在”的感觉,元妃是肯定不会有的。
  再者,元妃“百般眺览徘徊”后,为什么就偏偏看不出“潇湘馆”建筑的“小”、“窄”、“暗”?
  我认为元妃这是故意的。元妃是该看到的东西没有看到,根本看不到的东西,好像却看到了。。。
  


  若说元妃是厌倦了“宫闱”中那种寂寞无聊的且是“那见不得人的去处”的生活。元妃想过这种“窗下月夜读书”的生活。那么“潇湘馆”这么“又小又窄又暗”的地方,作为长久的生活场所,也肯定不会是元妃的选择。
  元妃这“富贵已极”之人,元妃这住惯了“深宫大院”之人,怎么会喜欢这“又小又窄又暗”、“桃杏树”一株也没有、满眼绿色、不见一点红色的“潇湘馆”呢?
  难道元妃就是除了不喜欢“红香绿玉”外,再就是不爱红妆只爱绿色?
  难道元妃是看到了“潇湘馆”的“依山傍水”的美丽?
  难道元妃是看到了“潇湘馆”的“铺陈”、“点缀”的“不一般”和“新奇?”
  当然都不是。
  所以,我们后来看到贾母“两宴大观园”时,凤姐的安排是:早饭摆在“秋爽斋”;中饭摆在“缀锦楼”;小戏子唱戏安排在“藕香榭”;
  就是后来贾母“身上乏倦”了,也是到“稻香村”去休息的。连刘姥姥醉酒了,误闯的地方,也是“天宫里一样”的“怡红院”。这一切似乎都与“潇湘馆”无关,但我们可以用心体味作者之意,我们可以用这些地方的建筑、装修、摆设等和“潇湘馆”对比、对照一下。
  至于“蘅芜苑”的“雪洞一般”(后文再析),至少还寓有个“大”字和“光亮”二字。而且当时“蘅芜苑”是“异香扑鼻”的。
  “蘅芜苑”有太多的奇花异草,当然会有红色、绿色。不比“潇湘馆”,不见红色只见绿色。
  所以,难怪后来贾母带凤姐、宝玉、黛玉、宝钗、李纨等人坐船游园时,宝玉看到河中的破荷叶可恨,说:“怎么还不叫人来拔去。”黛玉马上说了:“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她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偏你们又不留着残荷了。”宝玉马上说:“果然好句。以后咱们别叫人拔去了。”(第四十回)
  黛玉的喜欢“留得残荷听雨声”,是心中带有太多的“幽怨”的。

  元妃为什么偏偏就是说“潇湘馆”是她的“极爱”之处呢?且还是放在第一的。而且是郑重其事的在众人面前叫宝玉专门作诗吟咏,“必别有章句题咏方妙”。这是为什么?
  这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此时的元妃,早已和她的父母贾政和王夫人及薛姨妈,为了共同的“金玉良缘”这个目标,成了一个战壕的战友了。元妃是在故意先造声势。目的就是为了让黛玉住进“潇湘馆”后无话可说。
  这也是王夫人贾政薛姨妈的惯技。薛姨妈入府后,贾府“金玉良缘”舆论满天飞就是如此。
  难怪黛玉后来要说喜欢“留得残荷听雨声”了!
  再说,后来元妃一“谕”,宝玉和宝钗、黛玉、三春、李纨等人住进了大观园。假如“潇湘馆”是最好的地方,这地方也应该分给宝玉的。怎么会分给黛玉呢?
  我说这也就是这次元妃省亲的目的之一。
  有人会说,书中明明写的是黛玉自己选的“潇湘馆”。黛玉和宝玉说:“我心里想着潇湘馆好,我爱那几杆子隐着一道曲栏,比别的更觉幽静。”我说,我们要仔细品味《红楼梦》,黛玉的这个话中,隐有太多的无奈(黛玉是个真正知性的人)。。。(这个事以后再细说)
  可怜的我们的林妹妹,其实早就被她的舅舅、舅母、贵人姐姐、薛姨妈等人用心算计了,但元妃省亲时,我们的林妹妹却还被蒙在鼓里。。。
  可敬的我们的贾母,元妃省亲时还在充满怜爱之情的看着、抚摸着这个从小在自己身边长大的,现在已是“贵妃娘娘”的大孙女,却不知这孙女早就对自己心生异心了。
  

  至此,“金玉良缘”已经结成一股强大势力,贾政、王夫人、元妃、薛姨妈等人已经是同一战壕的战友了。我把他们称为荣国府“小集团”。
  她们借着建造大观园和元妃省亲事件机会,用阴谋手段,做好了与贾母的“木石姻缘”斗争的准备;做好了警告黛玉和“蓄意欺负”黛玉的准备。
  “君子不党”,这几个人当然不是君子。
  元妃结党,似乎是有“难言之隐”,元妃处于两难的选择之中:一方是老太太、黛玉,这是亲情,要讲“孝敬”、“仁爱”;一方是父母、薛姨妈、宝钗,这也是亲情,也要讲“孝敬”、“仁爱”。一方是“草木之人”,父母双亡,就算原来有些钱,也可能被贾政和王夫人用来做大观园用光了;一方是“现有百万之富”的“皇商”。
  我们相信,元妃做选择时,是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的;我们相信,元妃的“辨是非”、“辨是谁”时,是一定经过一段时间的煎熬的。因为我们可以从作者对元妃的笔下留情的态度可知。
  但“富贵”毕竟是元妃的本分。
  元妃从小在“富贵”的“榴花开处”中长大;后来又来到了“更大的富贵”的“宫闱”中来发展。别看元妃和贾政说“田舍之家,虽齑盐布帛,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然终无意趣”之话,元妃能够在 ‘终无意趣“的地方生活十年甚至几十年,而叫元妃在”终能聚天伦之乐“的地方生活个十天,都是很难的。元妃选择天平的倾斜,实在正常。而且元妃还有受贾政王夫人要挟之嫌。我们不好过多苛责。
  贾政却是个“伪君子”。
  所以,后来贾政和贾赦在贾母跟前承欢时,贾政也不好意思,贾政感觉对母亲不孝不敬,对不住自己的母亲,贾政就把责任推给了王夫人,在贾母跟前说了一个“怕老婆”的笑话。
  而贾赦却是直来直去的说了一个寓有“老太太偏心”的笑话,所以,贾赦是个“真小人”。
  后来的情况表明,王夫人和薛姨妈这一对姐妹,他们更是一点“恻隐之心”都没有的。她们没有一点人性,她们连被称为“真小人”都不配的,他们简直就不能被称为人!他们结党谋私,结党搞阴谋,又有什么办法呢!
  而且,现在她们已经成了强势。只等元妃下谕,宝玉、宝钗、黛玉、三春、李纨等人入住大观园,“金玉”这股势力也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贾政王夫人当然很高兴。她们在步步为营、稳扎稳打、节节胜利。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