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子的博客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 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解谜《红楼梦》之元妃下谕  

2014-10-26 16:58:26|  分类: 红学探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谜《红楼梦》之元妃下谕 - wamoga - wamoga


    大观园建好了,“元妃省亲”也结束了,宝玉和黛玉在贾母身边最后一次玩的香艳迷人的“怜香惜玉”、“偷香窃玉”的游戏也玩好了,史湘云也进府了,贾母蠲资给宝钗“及笄之年”的生日也做好了,等等。

  接下来的事,就是贾政王夫人在准备借元妃之手,如何安排宝玉、宝钗、黛玉、三春、李纨等人入住大观园了。
  初读《红楼梦》,我感觉到作者笔下的大观园简直是太美丽了,似乎贾府中的所有美丽、好事,都和大观园有关。
  大观园简直就是污浊龌龊的贾府中的一块清新干净之地;
  大观园简直就是年轻人的“失乐园”或“伊甸园”。。。
  再读、又再读《红楼梦》,我感觉到,大观园的实际情况决不是这样。
  我感觉作者在用“春秋笔法”告诉我们:这大观园就是用林家留在荣国府中的林妹妹的嫁妆和林妹妹一生的生活保障金做的。
  我感觉作者在告诉我们:大观园从真正意义上来说是属于林妹妹的,而林妹妹生活在属于自己的大观园中,林妹妹只能住进大观园中的“可能算是丙级房”(著名作家李国文先生《楼外谈红》)的“潇湘馆”中。
  生活在“大观园”和“潇湘馆”里的林妹妹,是很少有过快乐和幸福的。
  林妹妹生活在大观园中和“潇湘馆”里的实际情况和感受是:“一年三百六十天,风刀霜剑严相逼。”(第二十七回)“紫鹃雪雁素日知道林黛玉的情性,无事闷坐,不是愁眉,便是短叹,且好端端的不知为什么常常的便自泪流不干的”(第二十七回)“近来我只觉心酸,眼泪却像比旧年少了些的。心里只管酸痛,眼泪却不多。”(第四十九回)“大约一年之中,通共也只好睡十夜满足的。”(第七十六回)等等等等。
  这根本就是一种奇怪和悖理。

    有人会说,人生总是会有太多的奇怪和悖理说不清楚的,人生命运总是变幻莫测的。

  “有心栽花花不发,无意插柳柳成阴”,或许人生在世,有些事是根本不好解释、不必解释的。
  但,我认为林妹妹入住大观园和潇湘馆,决不能用“命运的安排”来解释,而是贾政和王夫人小集团“人为刻意的”、“蓄意的”、“阴谋的”结果。
  林妹妹住入大观园和潇湘馆后如此差的心境,决不是因为林妹妹有个“爱哭”的“毛病”和“失败的性格”那么简单的事;也绝不是仅仅因为林妹妹的从小“父母双亡”、“寄人篱下”那么简单的事。
  贾政王夫人小集团中人人知道:有些事是只能做不能说的,而有些事又是只能说却不会做的。
  有些话只能是“假话真说”,有些话却又是只能“真话假说”。等等。
  贾政王夫人小集团利用元妃省亲事件,不顾荣国府经济基础的不许可,挪用了林家留给黛玉的银子,超规格的建造了“省亲别墅”——大观园,目的就是为了把黛玉搬进大观园中的“丙级房”“潇湘馆”,目的就是为了警告黛玉,目的就是为了把黛玉和宝玉从贾母身边分开,目的就是为了对付贾母主张的“木石姻缘”。
    
  贾政王夫人“小集团”利用元妃“下谕”,让黛玉住入不见一点红色,只见绿色,且是“又小又窄又暗”的“丙级房”“潇湘馆”,目的就是为了警告黛玉不准和宝玉恋爱。
  这一切对黛玉来说,当然是舅舅舅母在“蓄意欺负”自己而已。
  我们曹雪芹大师笔下的这个 “孤弱的”、“多情的”、“可爱的”、“冰雪聪明的”、“美丽善良的”、“高洁纯真的”、“灵心慧性的”林妹妹啊!
  “林黛玉有什么法子?只好住潇湘馆。”(著名作家李国文先生《楼外谈红》“大观园分房”)


  元妃下谕入住大观园之事,有太多的可疑、古怪之处。
  我们先来看看元妃下谕的理由:
  “如今且说贾元春,因在宫中自编大观园题咏之后,忽想起那大观园中景致,自己幸过之后,贾政必定敬谨封锁,不敢使人进去骚扰,岂不寥落。况家中现有几个能诗会赋的姊妹,何不命他们进去居住,也不使佳人落魄,花柳无颜。却又想到宝玉自幼在姊妹丛中长大,不比别的兄弟,若不命他进去,只怕他冷清了,一时不大畅快,未免贾母王夫人愁虑,须得也命他进园居住方妙。”(第二十三回)
  这些话就有许多可疑、古怪之处:
  贾政又不是荣国府的“府长”,也不是贾府的“族长”, 贾政凭什么“必定敬谨封锁”?何况贾政不是“素性潇洒,不以俗务为要”(第四回)吗?。
  就算贾政是“教子有方,治家有法”,这大观园又不是荣国府一府的,还有宁国府的份的,“贾政必定敬谨封锁”,贾珍会同意吗!
  而且,贾政刚刚“命人各处选拔精工名匠,大观园磨石镌字”(二十三回),贾珍率领贾蓉贾萍贾菖贾菱监工的。贾政怎麽又会“必定敬谨封锁”呢!
  贾府这几个“能诗会赋的姊妹”不住进大观园,就会“佳人落魄,花柳无颜”?
  还有,就是宝玉根本就不应该住进大观园?
  贾政和王夫人不是口口声声很不高兴宝玉“从小在姊妹丛中长大”吗?贾政和王夫人不是一直恨宝玉不喜欢读书吗?
  现在假如姊妹们住进大观园了,宝玉住在外面,不是正好可以和姊妹们分开吗?
  现在的宝玉已经十三岁了,不住进大观园,不是正好可以读书发奋、光宗耀祖吗?
    
  其次,我们来看一下元妃下谕的内容:
  我们分析一下元妃的这个“谕”,也有可疑和古怪之处。
  元妃“遂命太监夏忠到荣国府来,下一道谕,命宝钗等只管在园中居住,不可禁约封锢;命宝玉仍随进去读书。”(第二十三回)
  过去,皇帝说的话叫“旨”,元妃说的话叫“谕”,现在,毛主席的话叫“最高指示”,一般领导的话叫“指示”。
  虽然都是叫“说话”,他们说的话,与我们老百姓的话可是不一样的。
  太监夏忠来到贾府宣元妃之“谕”,应该是会“一字不漏”,不会、也不敢出错的。
  那么,元妃此“谕”中为什么单点了宝钗和宝玉的名字?却为什么没有点李纨之名呢?李纨职责是负责管这些姑娘们的,元妃岂能不知?
  元妃此谕岂不是有公开鼓励宝玉和宝钗入园“恋爱”之嫌?
  元妃此谕岂不是有借此公开自己的“金玉良缘”之心之嫌?
  宝玉入住大观园,没有了人管束,能够认真读书吗?荣国府公子宝玉读书是须要有好的“学友”、“伴读”和好的学习环境以及好的老师的。。。
  
    我们再来看看荣国府目前的经济状况能够容许宝玉和宝钗等人入住大观园吗?
  元妃下谕后,作者写道:“薛宝钗住了蘅芜苑,林黛玉住了潇湘馆,贾迎春住了缀锦楼,探春住了秋爽斋,惜春住了蓼风轩,李氏住了稻香村,宝玉住了怡红院。每一处添两个老嬷嬷,四个丫头,除各人奶娘亲随丫鬟不算外,另有专管收拾打扫的。”(第二十三回)
  宝玉、宝钗、黛玉、三春、李纨一共七个人入住大观园,“每一处添两个老嬷嬷,四个丫头,除各人奶娘亲随丫鬟不算外,另有专管收拾打扫的。”也就是说,每处可能需要增加十人左右,就是七十个人。
  大观园还需要值班的、看门的、巡逻的、栽花种树的等等人员,后来还有大观园的食堂,都是需要人的。
  这增加的人,至少就有一百多人的。
  
  另外,原来在宝玉宝钗黛玉三春李纨等身边的“奶娘亲随丫鬟”,也就是原来的“二小姐”、丫鬟、乳母、教引嬷嬷、洒扫房屋来往使唤的小丫头等等人,平均每个主子身边按十个伏侍的人算 ,也有将近一百多人,也同时住进了大观园,
  当然,宝玉宝钗黛玉三春李纨等人就是不住进大观园,这些原来伏侍的人也是不能少的。
  但这些为了宝玉宝钗等七人住进大观园而增加的人,也确实不少。而这些人住进大观园,都是需要花银子的。
  还有这七处“风格别致院落”的装修费用等等,都是需要花银子的。
  
  第五十三回,宁国府贾珍、贾蓉和乌进孝聊到荣国府目前的经济艰难时,贾蓉就说过荣国府是:“这二年,那一年不多赔出几千银子来”,这应该就是指的这些增加的人住进大观园的另外开支吧。
  第六十二回,黛玉和宝玉说:“咱们家里也太花费了。我虽不管事,心里每常闲了替你们一算计,出的多,进的少,如今若不省俭,必至后手不接。”黛玉是在说,荣国府现在早已是“入不敷出”了.
   凤姐在王夫人执意要抄捡大观园时,也劝过王夫人:“不如趁此机会,以后凡年纪大些的,或有些咬牙难缠的,拿个错儿,撵出去配 了人,一则保得住没有别的事,二则也可以省些用度”(第七十四回)。
  而宝钗在凤姐受王夫人之命带人抄捡大观园后,坚决执意要搬出大观园,王夫人一心挽留,宝钗也对王夫人说:“据我看,园里这一项费用也竟可以免的,说不得当日的话”(七十八回)。
  连林之孝和贾琏说到荣国府家道艰难时,都劝贾琏说:“人口太重了。不如捡个空日,回明老太太老爷,把这些出过力的老家人,用不着的,开恩放几家出去,一则他们各有营运,二则家里一年也省些口粮月钱。再者里头的姑娘也太多。俗话说‘一时比不得一时’,如今说不得先时的列了,少不得大家委屈些,该使八个的使六个,该使四个的使两个。若各房算起来,一年也可以省得许多月米月钱”(第七十二回)。
  更者,元妃回贾府省亲时,看见园内如此豪华,也总是“默默叹息奢华过费”,并吩咐王夫人:“倘明岁天恩乃许归省,万不可如此奢华靡费了”(第十七十八回)。等等。
  
  以荣国府刚刚经历了建造大观园和元妃省亲大事的经济状况,宝玉和这些小姐这时住入大观园合适吗?
  就算元妃不知荣国府经济状况内情,贾政王夫人岂能不知?贾政王夫人为什么不劝阻呢?
  而且贾政王夫人不但不劝阻,反而是很高兴、很热情,为什么呢?

    元妃下谕后,贾政在王夫人的陪同下,亲自找三春、贾环、宝玉作了一次入住大观园前的 “训话”。贾环是陪衬者。
  作者写道:(贾政把宝玉叫去,)“半晌,说到:‘娘娘吩咐,说你日日外头嬉戏,渐次疏懒,如今叫禁管你,同姊妹在园里读书写字,你可好生用心习学,若再不守分安常,你可仔细。’”(二十三回)
  贾政打着元妃牌子的这个“训话”, 更是古怪和话中有话的。我们应该去认真体味一下:
  元妃什么时候说过宝玉在贾母身边是“日日外头嬉戏,渐次疏懒”,必须住进大观园才能“禁管”?
  我们好像元妃只是说过:对宝玉要“千万好生抚养,不严不能成器,过严恐生不虞,且致父母之忧。”(第十七十八回)
  贾政的“训话”和前面的:元妃“却又想到宝玉自幼在姊妹丛中长大,不比别的兄弟,若不命他进去,只怕他冷清了,一时不大畅快,未免贾母王夫人愁虑,须得也命他进园居住方妙。”岂不矛盾?
  宝玉住进大观园后就能够“禁管”?谁来禁管?
  宝玉在大观园里能保证“好生用心习学”?
  贾政对宝玉“训话”中的:“若再不守分安常,你可仔细。”又是什么意思?
  
  贾政的“训话”,句句经典,别有深意。贾政看似在“训斥”宝玉,我们仔细体味,句句都是冲着贾母来的。
  其实,贾政打着元妃牌子对宝玉“虚张声势”的“训话”,就已经充分暴露出了贾政王夫人为了贾母的“木石姻缘”, 是心怀恨意,且“蓄谋已久”的了。
  他们借元妃省亲事件,高规格建造大观园,利用元妃下谕,让宝玉宝钗黛玉等人住进大观园,目的就是把宝玉和黛玉从贾母身边分开;目的就是为了“金玉良缘”。
  贾政这个口口声声要宝玉读书考功名“光宗耀祖”的人,贾政这个口口声声骂宝玉“只会在浓词艳赋上做文章”的人,按道理说,这次是决不会同意宝玉入住大观园的。
  但贾政不但同意宝玉入住大观园了,贾政还很积极,为什么?
  只有一个答案:贾政的所谓“教子有方,治家有法”,完全是假的;贾政的所谓的要宝玉读书考功名和“光宗耀祖”,在“金玉良缘”面前,都是次要的。。。
  
  这里,作者在读者面前,插入了一段宝玉和贾环兄弟两的对照特写:
  “贾政一举目,见宝玉站在跟前,神采飘逸,秀色夺人;看看贾环人物葳蕤 ,举止荒疏”(二十三回)。
  作者为什么偏偏在此如此着笔?
  宝玉的“神采飘逸,秀色夺人”,那可是与贾母分不开的。因为宝玉从小在贾母身边长大。
  而贾环的“人物葳蕤,举止荒疏”,责任在谁?
  有人可能会说:贾环不是有个不堪的赵姨娘吗?“有其母必有其子嘛”。
  我认为,事情决不是如此简单。否则,凤姐教训赵姨娘的话又怎么解释?
  第二十回,大正月里,贾环到宝钗处去玩,和宝钗的丫鬟莺儿“赶围棋作耍”,输了钱耍赖,被宝玉讲了几句,贾环受气回去,赵姨娘用不堪的话讲了贾环,被凤姐听到了,凤姐教训赵姨娘:“凭他怎么去,还有太太老爷管他呢,就大口啐他!他现是主子,不好了,横竖有教导他的人,与你什么相干!”
  看来贾环虽然是“庶出”,却是“主子”,而赵姨娘虽然是贾政的小老婆,也只是个“奴才”,赵姨娘是没有资格管教贾环的(我在后面将有专门的文字来说明贾府的“主子”“奴才”此问题)。
  看来贾环的“失于教育”的责任是在贾政和王夫人身上。
  再者,探春不也是赵姨娘生的吗,为什么不和贾环一样?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探春是在贾母身边长大的,宝玉是在贾母身边长大的。
  贾环是在贾政王夫人身边“言传身教”的“管教下”长大的,贾环才会变得如此不堪。
  
  贾政王夫人生活的“上房里”,是从来没有欢乐和笑声的,有的只有“仇恨”和“斗争”和“虚张声势”。第四十九回,湘云和薛宝琴说,王夫人的屋里“你别进去,那屋里人多心坏,都是要害咱们的。”
  “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子女”,这句话用在这里非常合适。
  后来贾政借宝玉给袭人取“刁钻古怪”的名字为借口,骂宝玉“不务正”,“专在这些浓词艳赋上做功夫”,对宝玉“断喝一声”:“作孽的畜生,还不出去!”贾政这话应该是有所指吧?只不过宝玉当时不以为然罢了。
  王夫人这时表现出来的是少有的“慈爱”。因为王夫人现在是“事多”却“心不烦”了。不但不心烦,而且很高兴。王夫人这次打了一个真正的“打胜仗”了,能不高兴吗!
  

  我们在这回里还看到了一个奇怪:那就是宝玉被贾政“训斥”后,“一溜烟”的回到了贾母跟前,和贾母说明了情况。
  宝玉说他父亲不过是怕他进园去住后“淘气”,叫他去“吩咐吩咐”,自己害怕不敢去,不过是“虚惊一场”。
  然后,作者笔下写到:“(宝玉)只见黛玉正在(贾母)那里,宝玉便问她(指黛玉):‘你住哪一处好?’黛玉正在心里盘算这事,忽见宝玉问她,便笑道:‘我心里想着潇湘馆好,我爱那几杆竹子隐着一道曲栏,比别处更觉幽静。’宝玉听了,拍手笑道:‘正和我的主意一样。我也要叫你住这里呢。我就住怡红院。咱们两个又近,又都清幽。’”(二十三回)
  这里,我们感觉到黛玉住“潇湘馆”好像是自己选择的。而且宝玉住“怡红院”也好像是宝玉自己选择的。
    
  但仔细一推敲:有可能吗?
  那么,请问:探春住“秋爽斋”也是自己选择的了?宝钗住“蘅芜苑”也是自己选择的了?如此,迎春、惜春的住处都是自己选择的了?李纨也会自己选择“稻香村”了?
  其实,我们想一想:贾政王夫人会 让他们这些公子小姐们自己选择住处吗?宝玉敢在他父亲面前选择吗?是贾政王夫人委派宝玉来问黛玉喜欢住哪一处的吗?
  再者,假如真的是叫黛玉自己选择的话,黛玉会选择元妃第一“极爱”、贾政“最喜欢”的“好个所在”的“潇湘馆”这个地方给自己住吗?
  所以,说黛玉是因为喜欢“那几杆竹子隐着一道曲栏,比别处更觉幽静”而自己选择的“潇湘馆”是不可能的。
  这是作者把“真事隐去”后留下的“假语存焉”!作者在让我们自己去用心体味,然后自己做出判断。
  这当然就是贾政王夫人的“别有用心”分的房子。
  

    贾政王夫人在用分房子“警告”黛玉:
  你不是我们选择的“宝二奶奶”人选!你以后和宝玉离得远点(黛玉第一次刚入贾府去见舅舅贾政时,王夫人就口头两次警告过黛玉)!我们现在只不过看在老太太的面子上,才没有对你怎么样,否则,假如不是老太太,我们早就公开对你不客气了。。。
  紫鹃后来就和黛玉说过这样的话:“若是姑娘这样的人,有老太太一日还好,若没了老太太,也是凭人去欺负了。”(五十七回)。
  这里,我感觉到黛玉在回答宝玉的问话中,隐含有太多的无助和无奈!也隐有黛玉不想让宝玉知道她内心之疼的“知性”。。。
  我们的黛玉,此时已经感到元妃之“谕”的背后的几双大手是谁了!
   “心较比干多一窍”的“敏感”的“灵心慧性”的黛玉,此时已经感觉到了这个元妃姐姐所下的“谕”的真正目的何在了!
  我们的黛玉,此时甚至感觉到,在贾府很“强大”的贾母也不是那么强大了,贾母也不能保护自己了。
  黛玉此时就已经感觉到了“风刀霜剑严相逼”了。。。
  

  而后来黛玉住到“又小又窄又暗”的“潇湘馆”后,那最简单的装修,那窗帘也是旧的,那一颗桃杏树也没有,潇湘馆没有一点红色,只见几根竹子,则当然含有更多更大的“警告”的意思在内。
  “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潇湘馆”的“幽静”也确实是过了头。
  我们试想:一个十二岁的正是“少女怀春”年纪的青春女孩(过去封建社会,女孩子十二岁都可以谈婚论嫁了,湘云就是如此。湘云比黛玉小),面对万紫千红的大观园,每天却叫你住在没有一点“红色”的地方,是什么意思?每天只是叫你住在一片“绿色”之中或者坐在窗前月下去读书,是什么意思?
  在作者笔下:宝玉的住处叫“怡红院”,宝玉原来住处叫“绛芸轩”,宝玉有“爱红的毛病”,宝玉最爱“怡红院”就是因为“怡红院”有红有绿,等等;就是“心如槁木死灰”的李纨住的“稻香村”,也是“有几百株杏花,如喷火蒸霞一般”呢。
  作者自己写《红楼梦》时的书房也叫“悼红轩”。。。而偏偏黛玉住处,却为什么不能见到一点红色?
  红学大家周汝昌先生有一篇文章,就是:“《红楼》文化有‘三纲’”。周汝昌先生在这篇文章中说:“《红楼》文化之三纲:一曰玉,二曰红,三曰情。常言:提纲擎领。若能把握上例三纲,庶几可以读懂雪芹的真正《红楼梦》了。”
  在作者笔下,在宝玉心中,“红色”就是“水做骨肉的美丽的女儿”的代名词;而贾府中最美丽的“女儿”林妹妹却每天只能生活在不见一点“红色”的“潇湘馆”中,岂不奇怪?
  董仲舒读书“目不窥园”,难道贾政王夫人叫黛玉读书也“目不看花”吗?
  黛玉说她只喜欢李义山的“留得残荷听雨声”之诗,意味深长。
  黛玉此时当然是“冷暖自知”的。
    
  宝玉接受完贾政“训话”后,来到贾母身边问黛玉“你住哪一处好”时,作者此时用了“黛玉正在心里盘算这事”的“盘算”二字,意味深长!这个时候,黛玉已经是从贾母处得知,贾政王夫人已经是分好了房子了。。。
  著名作家李国文先生在《楼外谈红》“大观园分房——等级制是人类社会永远的话题”中说:“因此,不难想象,从要省亲盖造这个园子起,王夫人就定了盘子。”“林黛玉有什么法子?只好住潇湘馆。”“因此,林黛玉在潇湘馆里写的‘寒烟小院转萧条,疏竹虚窗时滴沥。不知风雨几时休,已教泪洒窗纱湿’诗句,是蕴含着许多感慨的。‘风雨几时休’的风和雨,实际不是泛泛而谈的。”
  贾政王夫人这次对元妃“下谕”之事特别热心、特别认真、特别积极,更是一件奇怪的事:
  “贾政王夫人接了这谕,待夏忠去后,便来回明贾母,遣人进去各处打扫,安设帘幔床帐。”(二十三回)
  贾政王夫人亲自出面,找宝玉、三春、贾环“训话”,然后,“就有贾政遣人来回贾母说:‘二月二十二日子好,哥儿姐儿们好搬进去的。’这几日内遣人进去分派收拾。”(第二十三回)
  我们看:贾政王夫人对宝玉宝钗等人入住大观园真是太积极了,太迫切了。
  贾政王夫人:又是亲自安排装修,又是亲自安排打扫,又是亲自安排安设帘幔床帐,又是“亲自分派收拾”,又是亲自选的好日子。。。
  这时居然都没有贾琏和凤姐的事了。
  贾政确实是个“教子有方”、“治家有法”的人哪!王夫人确实是个“如今年纪大了,不大管事了”的人哪!一叹!再一叹!
    
  关于贾政选的这个好日子是“二月二十二日”,我一直纳闷了很长一段时间,也查过不少书籍,总弄不懂是个什么“好日子”。很是郁闷!
  后来我读到了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侯会先生的《红楼梦贵族生活揭秘》一书,侯先生的这部书中有一篇文章是“从居室布局看曹雪芹的‘二房情结’”。
  侯先生是这样写的:“《红楼梦》有个有意思的现象,曹雪芹似乎有一种‘二房情结’:荣宁二府中宁府居长,而小说的镜头却始终对准二房荣国府。荣国府中贾赦居长,而曹雪芹的笔墨则更钟情于二房贾政。贾政本来有珠、玉、环三个儿子,但在作者的安排下,长子贾珠早死,只留下玉、环两个,而“宝二爷”则成为小说的核心人物。”
  “此外,贾赦之子贾琏也是‘二爷’‘琏二爷’。。。”
  “除此而外,小说中还有不少‘二爷’。如宁国府的家长贾敬也是二房,其兄贾敷早死,由贾敬袭了爵位,又传给儿子贾珍,再如贾府亲戚贾芸也行二,人称‘芸二爷’或‘廊上的二爷’。此外如贾蔷称‘蔷二爷’,柳湘莲称‘柳二爷’,连贾芸的泼皮邻居也行二——‘醉金刚倪二’。。。‘二爷’何其多也!”
  “非但如此,就连王夫人在家也行二,故刘姥姥说她是王家的‘二小姐’,嫁给贾家的二老爷贾政,又成了‘二姑太太’了。江南甄府派人来送礼的那一回,贾母与甄府来人聊天,提到甄家的几位姑娘,贾母说:‘你们二姑娘更好,更不自尊自大,所以我们才走的亲密。’原来甄家也有个得人缘的‘二姑娘’。。。”
    
  侯会先生慧眼识真:看来作者确实有“二房情结”。。。
  不但如此,作者笔下的贾政为了宝玉、宝钗等人入住大观园,选的好日子也居然是 “二月二十二”。。。
  我忽然似乎受到启发,并恍然大悟,作者所谓的“二房情结”,作者是不是一直在拐弯抹角的提醒我们读者:贾政王夫人这一对夫妇就是“一对二”啊!
  这可是一句地道的骂人的话!
  假如真的是这个意思,那么作者的骂人的艺术,简直就是太高超了。。。
  作者笔下的宝玉平生“爱红”并与“红”无法分开,作者目的在提醒我们:黛玉住处却怎么可能不见一点“红色”?
  作者笔下时时写“情”,作者在提醒我们:贾政王夫人最是“无情”;
  作者笔下处处的“二房情结”,作者在提醒我们:贾政王夫人其实就是“一对二”。。。
  这异曲同工之妙,简直可以出神入化了!
  这真是:“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从此,宝玉、宝钗、黛玉、三春、李纨等人就住进了“万紫千红、莺歌燕舞、鸟语花香、花柳增色、佳人。。。”的大观园了。
  “大观园”,自从《红楼梦》诞生两百多年来,总是让我们这些读者“流连忘返”、“如痴如醉”并“赞叹不已”。
  有过多少红迷和红学家研究过大观园?不知道!大概是个天文数字吧!
  有人说大观园是“桃花源”;有人说大观园时曹雪芹的“失乐园”;有人说大观园是贾府小姐和姑娘们的“伊甸园”;有人说大观园就是个“乌托邦”。。。
  有人在考证大观园的真实所在地到底是在南方还是北方;有人在考证大观园到底是谁家的园子。。。
  有人看到了大观园的“佳人欢笑”、“花红柳绿”;有人看到了大观园的“千红一窟”、“万艳同杯”;。。
  还有人说,大观园的后门是通向“梁山”的。。。
  大观园是说不尽的,大观园时说不完的。。。
  但不管怎么样,贾政王夫人等人的“蓄谋已久”的发难,让贾母和黛玉来了个“措手不及”。。。
  而王夫人“小集团”却是初战告捷了。。。
    
  宝玉宝钗以及李纨、贾家姐妹们对入住大观园应该是高兴的吧?
  其实也不一定。探春和李纨就是个头脑清醒的人!
  宝玉当然是最高兴的。宝玉不用读书了嘛,当然高兴。
  而且宝玉的一生愿望,就是能够天天和这些姊妹们在一起,特别是能天天和黛玉在一起,共同化灰化烟。。。
  只是可惜此时的宝玉没能够体味到黛玉的心境。没有探春、李纨的见识。
  鲁迅先生说:“悲凉之雾,遍被华林,然呼吸而领会之者,独宝玉而已。”只是可惜这时宝玉还没有真正“领会”、“体悟”而已。
  宝钗当然是高兴的,宝钗还有任务,就是尽快和宝玉“恋爱”起来;同时宝钗还要监督宝玉和黛玉这一对“恋人”不能“移了性情”。因为这个“宝二奶奶”是属于宝钗的。。。
  宝钗要保护属于自己的、已经被元妃贾政王夫人薛姨妈等人认可了的、似乎已经“合法”了的权益,当然是无可厚非的。。。


  只有我们的十二岁的黛玉——我们的林妹妹啊。。。
  此刻,林妹妹那颗“孤弱的心”,林妹妹那颗“多愁善感的心”,林妹妹那颗“多情的心”,林妹妹那颗“高贵的心”,林妹妹那颗“骄傲的心”,却在隐隐作痛。。。
  从此,我们的林妹妹,就要离开贾母的那宽广、伟大、温暖的怀抱,住进那有“鸟语花香”、却更是有“寒风冷雨”、并且是“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的大观园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