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子的博客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 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围棋历史故事:唐人以不会下棋为耻  

2015-01-08 17:07:25|  分类: 文史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朝高手王抗虽然在与范宁儿的对决中告负,但南朝的围棋高手比北朝多,实力也更强却是事实。

王抗从刘宋混迹至萧齐,一直是皇家棋枰座上客,长期的宫廷浸淫,让他颇懂处世之道。他不像两晋时期,“旧时王谢堂前燕”中的王家父子(王导和王悦)对弈那样寸步不让、着着进逼,连父子之情都不讲。他知道有些棋能赢,有些不能,比如最早伺候过的棋痴宋明帝,棋艺其实不高,但被周围棋人捧为三品,他陪宋明帝下棋,明明是能劫杀的子,却说“皇帝妙棋,臣抗不敢断”。

王抗等高手左右逢源的背后,是南朝庞大的围棋“皇帝代表团”。宋文帝、宋明帝父子,皇帝当得如何不说,在棋界都颇有作为。宋文帝与黄门侍郎羊玄保对弈,居然以一座城邑来赌输赢。结果羊玄保技高一筹,最终胜出,真的被宋文帝任命为宣城太守。宋文帝的儿子宋明帝更不靠谱,尚书右丞罗彦运陪他下棋,大概加班过多,老婆不高兴,抓花了罗彦运的脸,明帝看到后就给罗彦运说:“我给你治疗,如何?”罗彦运也不知是什么意思,说听从圣旨。结果,当天晚上,明帝竟然下旨赐死了罗彦运的老婆。宋明帝还设置了一个“围棋州邑”,州邑中设置大中正、小中正等官位,由相应不同品级的棋中翘楚担任,创下棋史上的奇葩先例。

此外,齐高帝萧道成下起棋来“累局不倦”,梁武帝萧衍“性好棋,每从夜达旦不辍”,并且命令围棋高手柳恽、陆元公主办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全国性的围棋大赛,由柳陆二人给选手评定品级,结果有278人评上了等级。

南朝的皇帝在棋界真的是相当任性,带动举国上下皆为棋狂。相比而言,战乱频发的北朝,围棋就低调得多,人们似乎更懂得适可而止。北朝的出色棋手,除打败王抗的范宁儿外,有名望者仅有罗腾、王子冲。后来,河南温县出过一个十四岁便善弈棋的司马申,也早早跑到氛围更好的南方去了。

《北史》还记载了一位将军魏子建,他官运不佳,十年不曾升官,闲暇时便与同僚下棋。当时人们都以为他下棋入了迷,其实谁也不知他的想法。魏子建后来说:“围棋可以锻炼一个人的品德修养,况且我现在赋闲,下下围棋不碍事。”后来,魏子建被调到边境上打仗,心立刻就不在围棋上了,五年没动一粒棋子,可谓收放有度。魏子建曾在洛阳做官,死后就葬在洛阳。

隋文帝为什么排斥围棋

隋朝并非围棋的黄金时代,但中国最早的19道经纬线的围棋盘实物,却是1959年在安阳的一座隋代砖室墓中发现的。

这是一个高约4厘米、长宽10厘米的白釉瓷围棋盘,如今陈列在河南博物院。

古人使用的棋盘,按照东汉马融的说法是“三尺之局”,折合下来长宽都在70厘米左右,所以,这个袖珍版的棋盘只可能是给死者服务的明器。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个棋盘不仅很精致,而且天元和四个星位都标得清清楚楚,与今天的围棋盘完全一致。中国的体育史研究者们正是根据它确认,自隋唐起,围棋盘已经定型为纵横19道线。

据墓志记载,墓主叫张盛,南阳人,生于北魏景明三年(公元502年),卒于隋初(594年),出身于名门望族,家中世代为官,张盛从县级干部做到了征虏将军、中散大夫。

古代有“事死如事生”的丧葬观念,张盛死后,家人特意在随葬品中带上棋盘,足见张盛生前一定是很喜欢下围棋的。不过,隋文帝杨坚是排斥围棋的,张盛作为一名中高级官吏却敢跟皇帝唱对台戏,相当有个性。

隋文帝为什么排斥围棋呢?他其实是什么棋都排斥。他认为南方围棋和北方“象戏”(象棋的前身)的繁盛,都是亡国的征兆。隋政权是代北周而立,杨坚的老东家周武帝宇文邕,“废百戏”而制《象经》,发明了象戏,当时杨坚就对这本书很不满意,认为君主所作所为,应该是那些惊天动地的大事,而不是玩棋。

但隋文帝一定想不到隋朝如此短命,而起兵反隋、开创繁盛大唐的李渊、李世民又都无比喜爱围棋。

唐代,也是围棋发展史上的第二个高峰期。此前,围棋棋谱多被归入“兵书”类,从唐代起已被归入“杂艺”类,真正成了一种游艺项目。围棋的“军事沙盘”意义减少,愉悦身心、陶冶情操、增长智慧成为主要价值。

唐人的一项重大发明是在翰林院设置了棋待诏,官阶为九品,职责就是陪皇帝下棋。棋待诏是从民间层层选拔上来的,下棋还能换来“铁饭碗”,这一创举点燃了民间的学棋热情,所以唐代棋手多如群星。著名的棋待诏有王积薪、王叔文、顾师言、滑能等,其中,王积薪提出的围棋“十诀”概括了不少经典战略战术,对宋明清乃至今天的棋手都有很大影响。

元稹家的通宵围棋Party

从隋唐起,“琴棋书画”开始相提并论,被人们视为高尚典雅、多才多艺的必备素质,社会上甚至出现了以不会下棋为耻的风气。洛阳大诗人刘禹锡在《论书》中就说,现在许多人,你如果说他书法水平不高,他必定坦然一笑无所谓,但如果你说他棋下得不怎么样,他必定恼羞成怒,拂袖而去。

刘禹锡说归说,自己怕也不能免俗,他就是一个棋迷。他在《观棋歌送还师西游》中描述了一位棋手“行尽三湘不逢敌,终日饶人损机格”,能够横扫三湘,这位棋手自然有不少手段,刘禹锡说他“雁行布阵众未晓,虎穴得子人皆惊”,与人对弈完全是压倒性优势。

在洛阳成就功名的杜牧,也遇到过一个围棋国手,叫王逢,便写了两首《送国棋王逢》,称赞“绝技如君天下少”。这位王逢的棋风是“赢形暗去春草长,猛势横来野火烧,守道还如周柱史,鏖兵不羡霍嫖姚”。“周柱史”是个典故,指老子曾为周柱下史,隐于朝廷而终身无患,“霍嫖姚”是指常胜将军霍去病,这两句极言王逢攻守都很了得。

生于巩义的诗圣杜甫也常下棋,诗文中提到围棋之处非常多,如“楚江巫峡半云雨,清覃疏帘看围棋”,“对棋陪谢傅,把剑觅徐君”。安史之乱后,他回到长安无所事事,“且将棋度日,应有酒为年”。他的夫人杨氏也会下围棋,杜甫有一首《江村》作于成都,说“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这是杜甫颠沛流离的后半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才子元稹也酷爱围棋,公元821年的一天,他广邀围棋名流,在自家办了一场棋会,并写下了《酬段丞与诸棋流会宿敝居见赠二十四韵》,全诗长达48句,将围棋搏杀斗智的乐趣和棋手乐而忘忧的心情写得淋漓尽致。这次棋会整整进行了一夜,“眠床都忘置,通夕共忘疲”,第二天早上众人才意犹未尽地散去。有人问元稹,围棋到底有什么乐趣?他以诗作答:“此中无限兴,唯怕俗人知。”

元稹的铁杆朋友白居易,也喜欢聚众娱乐,晚年与胡杲、吉旼、郑据等八人在洛阳香山组成“香山九老”,结伴宴游,自然少不了下棋,明清以九老为题材的画作中,就有他们对弈的场面。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