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子的博客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 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直谏犯上的宋代名臣寇准  

2015-08-15 08:21:06|  分类: 读史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朝历代敢于直言强谏的大臣往往都能彪炳史册。从春秋时晋国强谏晋灵公的赵盾,到汉代强谏汉文帝的袁盎,再到唐朝强谏太宗李世民的魏征,都是人们由衷赞许的强项直臣。北宋名相寇准,也是这样一位敢于数逆龙鳞而不悔的骨鲠大臣。

直谏犯上的宋代名臣寇准 - 胡子 - 胡子的博客

       忠君敢言数逆龙鳞,天生强项屡做“傻事”

      寇准(961-1023)字平仲,华州下邽(今陕西渭南)人,少年时便具有刚直的性格。当时宋太宗殿试取士,对年纪太轻的举子缺乏信任,“年少者往往罢去”。太平兴国五年(980)寇准参加科考时年仅十九岁,有人劝他虚报年龄,他当即驳斥:“准方进取,可欺君邪?”终以优异的成绩令太宗折服。因能力超群,寇准很快被擢拔为三司盐铁判官。太宗召集百官言事,寇准把自己的意见毫无保留地陈述出来,“帝益器重之”。可以说,寇准在很年轻时就以忠君敢言进入了太宗的视野。司马光《涑水记闻》卷二载:“太宗时,寇准为员外郎,奏事忤上旨,上拂衣起,欲入禁中。准手引上衣,令上复坐,决其事然后退。上由是嘉之。太宗器重准,尝曰:‘朕得寇准,犹唐文皇之得魏郑公也’。”当时的员外郎仅相当于今天副司局级的小官,在皇帝面前奏事逆了龙鳞,惹得太宗拂袖回宫。执拗任性的寇准居然一把拽住太宗的衣袍让他坐回原位,直到把所奏之事定下才放他回宫。如果太宗是个昏君,寇准的下场可想而知,然而对这个大不敬的楞头青,太宗却赞赏有加,甚至对人说:“朕得寇准,如唐太宗得到了魏征。”因史料缺乏,我们不知当时寇准究竟奏了什么事,能把太宗惹得如此恼怒,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寇准敢于直言犯上,而太宗又认为寇准堪与前朝名相魏征相侔,这对君臣的气度都超越了极致,所以这个故事不仅在当朝传为佳话,而且被编《宋史》的史官写进了《寇准传》流传至今。

      类似的“傻事”在寇准以后的宦途中屡屡出现。《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十载,淳化二年(991)三月,太宗因大旱召近臣问时政得失。时任枢密直学士的寇准说:祖吉、王淮都贪赃数万,祖吉被处以死刑,而王淮却只罚私家杖责,还授予定远县主簿。朝廷用法如此不公,“亢暵之咎,殆不虚也”。这段话表面看是针对祖吉、王淮罪同刑异提出质疑,实则是向太宗用人不淑导致天变的咎责直接发难:祖吉是个没有背景的官,被判了死刑;王淮是宰相王沔的胞弟,就能“从轻量刑”。所以寇准说:当今的大旱,恰恰是对陛下用心不公的惩戒。太宗听罢深深触动,第二天便严厉斥责了宰相王沔,随后罢了他的官。

      至道元年(995),从青州知州任回朝的寇准又遇到了一件必须表态的大事。当时太宗年事已高,三司度支判官冯拯及尹黄裳、王世则等臣上书请太宗早立许王元僖为太子,太宗大怒,将他们悉数贬往岭南,从此再也没人敢提此事。恰好寇准回朝,太宗直言问他:“朕诸子中,谁可托付神器?”寇准也认为早该立太子,但又深知此事非同小可,于是接受以往的教训,委婉答道:“陛下为天下择君,谋及妇人中官,不可也;谋及近臣,不可也;唯陛下择所以副天下望者。”太宗琢磨良久又问:“韩王元侃怎么样?”此话正中寇准下怀,于是立即答道:“知子莫若父,圣虑既以为可,愿即决定。”就这样,别人费尽心机办不成的事,被寇准巧妙地分分钟搞定。

      犯颜强谏,换回宋朝近百年安宁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寇准委婉曲谏不过是偶一为之,直言强谏才是他的本性,他也因此屡屡付出惨重的代价。《宋史》本传载,至道二年(996)南郊大礼后百官加官,彭惟节转屯田员外郎,冯拯转虞部员外郎。此前的名单中,彭惟节一直排在冯拯后面,这次因编排官疏忽,彭惟节仍排在冯拯之后。寇准大怒,勒令将二人名次颠倒过来。此举激怒了冯拯,跑到太宗面前大骂寇准专权独断,任性胡为。太宗想息事宁人,说了寇准几句,不料寇准强言申辩,还把中书省的档案拿给太宗看,非要论出个子丑寅卯。这下把太宗彻底惹怒,不由分说将他贬到邓州当知州去了。

      真宗即位后,一直打算命寇准为相,又担心他性格过于刚直,容易惹祸,直到景德元年(1004),才命毕士安为首相,寇准为次相。这年冬天,契丹几十万大军大举南侵,真宗问寇准该如何应对。寇准回答说:“这有何难?打退契丹,五天足够了。但有一条,陛下必须御驾亲征,方能奏效。”毕士安等连连摇头,真宗也十分惧怕,想回后宫,寇准故技重施,一把拽住真宗说道:“陛下一旦回宫,臣就再也见不到陛下,抗辽之计将毁于一旦。臣请陛下不要回宫,这就跟臣一起北征!”此前参知政事王钦若劝真宗躲到金陵,签书枢密院陈尧叟提议到成都避祸。真宗问寇准到何处更为稳妥,寇准一猜便知这两个主意出自南方人王钦若和蜀中人陈尧叟,却佯作不知,厉声问道:“什么人敢给陛下出这等鬼主意?其罪可诛!如今陛下神武,大驾亲征,契丹人必将不战自退。一旦陛下退到江南蜀中,人心崩溃,契丹乘势深入,天下还能保得住吗?臣请陛下北上澶渊,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由于寇准极力坚持,真宗北上抗辽,最终将契丹击退,继而订立了澶渊之盟。可以想见,真宗几乎是在寇准的逼迫下不得已北上的,然而正是这次犯颜强谏,换回了宋朝近百年的安宁。如果没有寇准当时的一怒犯天颜,宋朝的历史或许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了。

      因强谏得罪一批邪佞之人,甚至受到了不少人的污蔑和栽赃

      当然,大凡直言强谏的大臣,一定会得罪一批邪佞之人,比如这次敦促真宗亲征,就把王钦若得罪苦了。没过多久,王钦若便在真宗面前诋毁寇准,他问真宗:“陛下敬寇准,为其有社稷功邪?”真宗答道:“那是当然。”王钦若接着道:“澶渊之役,陛下不以为耻,却认为寇准立下大功,实在可惜。城下之盟,《春秋》耻之。而澶渊之盟是典型的城下之盟。陛下听说过赌博之事吗?赌徒把所有钱都拿出来一博输赢,叫做‘孤注’。陛下现在成了寇准的孤注,太危险了。”

      缺乏独立思考的真宗被王钦若忽悠住了,从此以后对寇准渐渐疏远,转而相信王钦若、丁谓等佞臣。但这并没有改变寇准忠荩许国之心。《宋史》本传说,真宗晚年患了中风,朝廷大政都握在刘后手中。寇准很着急,寻个机会对真宗说:“陛下应尽快将皇权交给太子(即后来的仁宗),拣择方正大臣为其羽翼。丁谓、钱惟演都是邪佞小人,绝不能再让他们辅佐少主。”真宗采纳了寇准的建议,密令翰林学士杨亿起草圣旨让太子监国,并由杨亿辅政。谁知此谋泄露,丁谓抢先一步将寇准的计划击碎,并与刘后合谋,将寇准贬为道州司马,再贬为雷州司户参军,最终死在那里。

      寇准以刚直敢谏赢得了美誉,同样以刚直敢谏断送了自己。他死后一段时期内受到不少人的污蔑和栽赃,甚至连国史中的形象都充满污点。欧阳修《归田录》说,邓州花蜡很有名,相传为寇准发明。寇准“早贵豪侈”,夜宴宾客从不点油灯,而是点价格昂贵的花烛,甚至连厕所、马厩里都彻夜点烛。“后人至官舍,见厕溷间,烛泪凝地,往往成堆”。事实究竟如何呢?且看王君玉《国老谈苑》卷二的记载:“寇准出入宰相三十年,不营私第。处士魏野赠诗曰:‘有官居鼎鼐,无地起楼台。’洎准南迁,时北使至,内宴,宰执预焉。使者历视诸相,语译导者曰:‘孰是无地起楼台相公?’毕坐无答者。”意思是说寇准身居高位三十年,从没有为自己营建过府第。贬官后,辽使到汴京,朝廷赐宴,宰辅作陪。辽使瞅着一个个宰臣问翻译:“在座哪位是‘无地起楼台’相公?”问得满座大臣都无比尴尬,缄默不语。这是何等绝妙的讽刺!一个大臣敢直谏犯上,除了性格使然外,他一定具有高尚的品德和廉洁的作风,即人们常说的“无欲则刚”,也即包拯所说的“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那些嗜财如命的贪官,怎么可能去犯颜直谏?寇准夫人宋氏是太祖赵匡胤宋皇后的妹妹,够高贵了吧?如果他想“为身谋”,岂不是轻而易举?但他想的都是如何忠君爱国,如何建功立业,那些鼠窃狗偷的猥琐勾当,他历来嗤之以鼻。《宋大诏令集》卷五一《寇准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加恩制》中评价他“谠议嘉谟,清规直道。冠于当代,休有令闻”;孙抃所作《寇忠愍公准旌忠之碑》说他“刚严俊明,笃厚且直。非义不蹈,非忠不迪”;仁宗加其谥号为“忠愍”、亲书墓碑之额为“旌忠”,这才是真实的寇准。

      公道自在民间,寇准受到百姓歌颂

      应该说,太宗、真宗能有限度地容忍寇准直言犯上,已属难能可贵。在对待寇准直谏的问题上,太宗显得颇为作秀,真宗更多的是出于无奈,严格说都不是发自肺腑的虚怀纳谏,倒是一些头脑清醒的大臣对寇准更为理解。南宋李攸《宋朝事实》卷十载,大中祥符末年,首相王旦患了重病,真宗问他:“王爱卿病成这样,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朕该把天下交付给谁?”再三追问,王旦始终不答。真宗举出名臣张咏、马亮,王旦都保持沉默。真宗不得已说道:“王爱卿不必顾虑,尽管直说。”王旦这才答道:“以臣之愚见,莫若寇准。”真宗连连摇头说:“寇准性格刚褊,更思其他。”王旦道:“他人,臣所不知也。”在王旦心目中,能够力挽狂澜保全大宋的只有寇准一人。

      其实从古到今,谁是好人谁是奸佞,百姓心里都有一杆秤。权臣可以改写史书,但永远改变不了历史的真实。宋人田况《儒林公议》说:“寇准在相位,以纯亮得天下之心;丁谓作相,专邪黩货,为天下所愤。民间歌之曰:‘欲时之好呼寇老,欲世之宁当去丁。’及相继贬斥,民间多图二人形貌对张于壁,屠酤之肆往往有焉。虽轻眇顽冥少年无赖者,亦皆口陈手指,颂寇而诟丁,若己之恩仇者,况耆旧有识者哉?”我们把这段话疏解一番,意思是寇准当丞相,以纯粹亮直得天下人之心;丁谓当丞相,思虑奸邪贪得无厌,天下人无不恨之入骨。民间歌谣唱道:“想要日子好咱得找寇老,想要世道宁必须除去丁。”其后二人相继贬斥,民间多处都画有二人的形貌,酒肆里也常能看见。连那些顽皮不成器的无赖少年都指指戳戳,歌颂寇准而詈骂丁谓,何况是老成之人呢。用现在的话说,这叫做公道自在民间。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