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子的博客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 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李白为何会仕途失意  

2015-08-15 08:30:49|  分类: 读史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前闲来无事的时候,我总喜欢找个僻静之所,边欣赏周遭的美景边品评李白的诗歌,沉醉其间,既被诗人的才华横溢、豪放不羁所折服,又为诗人在仕途上怀才不遇、壮志难酬的人生境遇而打抱不平。于是乎,往往不加思索、人与亦云地将李白仕途失意的板子打在不能识人、用人的唐玄宗身上,或者说打在所谓的腐朽、没落的封建政治制度上,而绝少也不愿意对此问题进行深入的思考、追问。近日,笔者重读史书,经细细品味,忽然发觉李白对自己仕途上的失意负有主要责任。

李白为何会仕途失意 - 胡子 - 胡子的博客

   先从李白仕途当中最重要的一次人生境遇说起。天宝初年,四十岁左右的李白在游历完祖国的大好河山之后,与友人吴筠一道来到了当时的国际大都市——长安。经大诗人贺知章推荐,李白被唐玄宗在金銮殿召见,唐玄宗礼贤下士,对李白的才学十分赏识,不但七宝床赐食、亲为调羹,而且给他封了个翰林供奉的散官。至此,李白实现了从一名社会闲散人员到朝廷官员的转变。但是,李白并没有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放荡不羁的性格难改,时不时的与一帮酒友出入妓院酒肆,经常喝得酩酊大醉,与贺知章、李适之、李王进、崔宗之、苏晋、张旭、焦遂等人并称“酒中八仙人”。有一次,唐玄宗坐在沉香子亭,忽然来了兴致,想要李白陪侍,急召李白入宫觐见,而李白早已喝得不省人事,结果可想而知,自然是龙颜大怒,扫了皇帝兴致。没过多久,李白再次应诏陪伴唐玄宗饮酒、作诗,喝着喝着就喝高了,也不知道是真喝多了,还是为了显摆,李白做了一件傻事,竟然让高力士在大庭广众之下为他脱靴子,高力士当时迫于情势没办法还真给李白脱了靴子。这一脱,李白在精神上是舒服了,可也把高力士彻底得罪了,于是,高力士就时不时的给李白暗暗使绊子,有几次唐玄宗都想给李白放个实缺,高力士从中作梗,硬是给坏了李白的好事。后来,唐玄宗也烦了李白,李白自知在朝廷官场混不下去了,只得引退还山,就这样,李白这次出仕就草草收场了。

  按道理说,李白这匹千里马有唐玄宗这个超级大伯乐的赏识,在仕途上应该是风生水起、前途无量,但实际情况却正好与此相反,原因何在?如果从李白身上找原因,笔者认为有以下几个:首先,李白对自身的定位有问题。李白被封为翰林供奉,唐玄宗对他的定位也就是娱乐界的高档从业人员,当皇帝高兴或不高兴的时候陪自己喝喝酒、做做诗,仅此而已,并无意也不会让李白担任卿相之位治理国家,而李白自己反倒对这一问题是没有清醒认识的,他总幻想着有一天能在政治上有一番作为。其次,李白的性格有缺陷。李白在成为朝廷官员之后,本应该好好地改改他那天生的放荡不羁、桀骜不驯的性格,但是他就是不甘寂寞,时不时的违反工作纪律,上班期间经常喝得酩酊大醉,这种情况拿到现在来说是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的顶风违纪行为,即便是放在唐代的官场,这也是一种有违官体的恶习。再次,李白的情商有问题。这可以从李白让高力士脱靴子这件事来佐证。高力士作为朝中权贵,倘若是换了一般人那肯定是巴结还来不及,李白作为一个初来乍到的官场新人不去巴结也就罢了,还用脱靴子去羞辱高力士,这不是作死又是什么,这也难怪高力士后来给他使绊子、打小报告。笔者认为,李白作为一个有志于仕途的中年才俊,羞辱高力士的行为不仅不可取而且很没有必要,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李白的情商实在是太低了。

  李白离开长安后,写了一首流传千古的长诗《梦游天姥吟留别》。其中的诗句“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被许多人解读为李白蔑视权贵,不愿与权贵同流合污的体现,其实,笔者认为与其说是体现了李白蔑视权贵不愿与权贵同流合污的清高,倒不如说是李白在仕途失意后所产生的一种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心理。如果说上面的实例印证的仅仅是李白性格的缺陷,情商不高等问题,那么下面的这则事例则直接体现了李白政治上的短视。

  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爆发,李白暂时避居庐山。这时候的李白五十多岁,已经进入了人生的暮年,但是此时的他始终在退隐林泉与济世安民之间摇摆、徘徊,想要济世安民可惜没有舞台,想要退隐林泉而又心有不甘。恰在此时,发生了一件影响李白晚年的大事。天宝十五年,因安史之乱逃离长安的太子李亨在甘肃灵武城南楼即帝位,史称唐肃宗。因唐肃宗即位是在非常时期的非常之举,身兼山南东路、岭南、黔中、江南西路四道节度使的永王李璘并不臣服这位新皇帝,打算在江陵起兵谋乱。永王李璘在谋乱的过程中,为了扩大政治影响,邀请李白、萧颖士、孔巢文、刘晏、高适等饱学之士入幕共举大计。此时正在江南的萧颖士、孔巢文、刘晏、高适等名士都以各种理由婉拒,而李白也许是出于政治投机的考虑,欣然前往入幕,拼力一搏。不久,李璘败北,李白随之受到牵连,被系浔阳狱。

  也许有人会说,单凭参与永王李璘谋乱就断定李白在政治的短视是一种成王败寇的思想。其实,如果李白当时在政治上清醒的话,他是不应该参与李璘谋乱的,试想,当时唐肃宗占着天时、地利、人和的三重优势,永王李璘此时谋乱,无异于以卵击石,萧颖士、孔巢文、刘晏、高适等人在当时天下大乱的情形下之所以拒绝参与永王李璘的阴谋活动就是因为他们清醒地认识到李璘的谋乱根本不存在成功的可能性。对于参与永王谋乱这一人生的污点,暮年的李白后来也曾作过深刻反思。

  当然,李白在参与永王谋乱后的悲惨遭遇却曾产生过一个出人意料的成果,那就是促成了一首不朽诗歌的创作。话说永王谋乱活动败北后,李白被流放夜郎,在取道四川赶赴被流放的夜郎的过程中,当船行至白帝城这个地方的时候,李白忽然得到皇帝赦免的喜讯,惊喜交加的李白在庆祝劫后重生之余,文思如泉涌写下了那首脍炙人口的诗歌《早发白帝城》。

  李白在诗歌创作上无疑是成功者,但是在仕途上他却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其实,诗人(特别是浪漫主义诗人)与朝廷官员这两种职业之间具有截然不同的风格和要求。浪漫主义诗人所具有热情奔放、放荡不羁的气质与朝廷官员这种身份所要求的的内敛、妥协、忍耐的风格具有内在的紧张关系,浪漫主义诗人在踏入仕途之后,如果不能妥善处理这种紧张关系的话,往小了说有可能导致仕途失意、误人误己,往大了说则有可能上负皇恩、下害黎民。除去其它的因素,李白性格上的缺陷,情商上的问题,再加上他政治上的短视,注定了他在仕途上既不可能走远,也不可能走得顺畅。

  古语说,国家不幸诗家幸,其实诗歌创作更多的是诗人个体化的情感体验、表达,因此,国家的这种不幸应当转化为诗人个体的不幸,才能为诗歌的创作提供更多的情感支撑,才能为诗歌的繁荣创造出更好的条件。李白的仕途失意对他而言无疑是一种苦难、折磨,然而正是这种特殊的人生境遇,既为李白的诗歌创作留下了丰富的素材,也为诗人自身留下了更多的情感体验,从而最终造就了一代大诗人李白。因此,李白仕途上的失意无疑让他引以为憾,但是对于唐代诗歌的发展而言何尝又不是一件幸事、好事,也许真是应了那句话“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