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子的博客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 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民国大师课堂趣事多  

2016-05-13 07:02: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国大师课堂趣事多

 

民国出大师,一个个熠熠生辉的名字映照在讲台上,他们的课堂文化也各不相同,各具味道。作者专门摘出一些民国大师的课堂趣事,来与大家一起分享。


       王国维:有一说一
1431098786

       上课从不迟到早退,上完课就走,风雨无阻。有回,王国维讲《尚书》时,当堂告诉学生:“这个地方我不懂。”可当讲到他研究有素的问题时,他则说:“我的研究成果是无可争议的。”这种有一说一、认真求实的态度很让学生们佩服。

       黄侃:每人80分最合适
1431098786

       语言学家黄侃在北大任教时,每次授课讲到精彩要紧处,便戛然而止,说道:“这里有个秘密,仅仅靠北大这几百块钱的薪水,我还不能讲,你们要我讲,得另外请我吃饭才行。”他平时只管讲课,从来不给学生布置作业。临到期末考试,他不肯看考试卷子,也不打分数。教务处不同意他这种做法,最后,黄侃被逼急了,就给教务处写了一张纸条,“每人80分”。意思是,80分最合适,弄得教务处无可奈何,也就随他去了。

       钱玄同:按点名册打分
1431098786

       钱玄同每次上课,总先在课堂外等候,钟声一响,立即走上讲坛,用铅笔在点名簿上一“竖”到底,也不细看学生们是否全到齐,就立即开讲,口讲指画,滔滔不绝,而且从不带书本,也从不考试,每学期批定成绩时,他是按点名册的先后,60分、61分……如果学生有40人,最后一个就得100分,40人以上,就重新从60分开始。

       吴宓:对女学生百般呵护
1431098786

       “哈佛三杰”之一的吴宓教学极其认真,每堂课必早到教室10分钟,擦好黑板,做好上课的准备,从不缺课,也从不早退。给学生修改文章时,用毛笔蘸红墨水写,字迹工整,涂改一字,必涂四方满格,免被误认。他对女学生百般呵护,在西南联大讲红楼梦研究课时,他见有些女生没有椅子坐站着听,他停止讲课,马上从旁边的教室搬来椅子,等女学生坐好,才开始讲课,足见他的绅士风度。

       刘文典:对皓月“颂明月之章”
1431098786

       文史大师刘文典去教室讲课前,先由校役带一壶茶,外带一根两尺来长的竹制旱烟袋。讲到得意处,他一边吸旱烟,一边解说文章精义,下课铃响也不理会。讲《月赋》时,他选择明月当空的氛围下,摆一圈坐椅,自己坐在中间对着一轮皓月“颂明月之章”,形象生动,令学生们沉醉其中。

       金岳霖:提问方式很特别
1431098786

       金岳霖教授上课时要提问,学生太多不可能都叫得上名字,于是,他就叫道:“今天,穿红毛衣的女同学回答问题。”于是,所有穿红毛衣的女同学就都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因为,能够流利地回答出金教授的提问是件很出风头的事。

       叶公超:让学生依次读课文
1431098786

       叶公超教课一上来就让坐在前排的学生由左到右依次朗读课文,到了一定段落,他便大喝一声:“停!”然后问大家有问题没有,如果没有,就让学生继续读。后来,学生们摸出了规律,谁愿意朗读就坐在前排,否则就往后坐。

       梁启超:不会讲北京话
1431098786

       变法时光绪本要委以重任,但听不懂粤语,梁启超仅被赐六品顶戴,被分配去承办译书局的事务。名噪一时的宣传家竟遭至这等冷落,皆因语言隔阂。此外,梁的口才也不好,他在清华上课,走上讲台,打开讲义,眼光向下面一扫,然后简短的开场白:“启超是没有什么学问。”接着眼睛向上一翻,轻轻点点头:“可是也有一点喽!”谦逊中又带着自负。尽管梁实秋等人对老师不吝赞美之词,“先生讲到紧要处,便成为表演,手舞足蹈,情不自已,有时掩面,有时顿足,有时狂笑,有时叹息;讲到欢乐处,则大笑,声震屋梁;讲到悲伤处,则痛哭,涕泗滂沱。”但设想一下,非广东籍的学生听他的课会是怎样吃力?

       朱自清:一讲课就脸红
1431098786

       朱自清说话结巴,一讲课就脸红。不管天气是否炎热,都会流汗,西南联大时期,他专门开设了研究春秋战国时代游说家之辞的“文辞研究”课,选修的只有两个学生。

       沈从文:人多就害怕
1431098786

       沈从文在中国公学第一次授课,慕名前来的学生太多,他紧张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口,讲堂上呆站十分钟后,才径自念起讲稿来。结果,十分钟便“讲”完了原先预备讲一个多小时的内容,然后望着大家又陷入沉默,最后只好在黑板上写道:“今天是我第一次登台上课,人很多,我害怕了。”学生因此大笑不已。汪曾祺回忆,沈从文在西南联大讲课时也没多大提高,没有讲义,讲起来毫无系统,多是类似于聊天的即兴漫谈,经常是看了学生的作业就作业讲一些问题。他讲课的声音很低,湘西口音很重,因此有些学生听了一堂课,往往不知所云。

       鲁迅:褒贬不一
1431098786

       鲁迅上课,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赞扬者称他以见解犀利见长,往往令人豁然开朗。20世纪20年代初他在北大国文系兼课,不少外校学生也慕名前来旁听。但上世纪30年代,也有人攻击鲁迅,说“鲁迅很喜欢演说,只是有些口吃,并且是南腔北调……”,鲁迅回应:“真的,我不会说绵软的苏白,不会打响亮的京腔。不入调,不入流,实在是南腔北调”,他只反驳了“南腔北调”,不提口吃,也就表示默认了。

       陶行知:注重"启发式"教育
1431098786

       一次陶行知到武汉大学演讲,一上台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大公鸡和一把米。他按着鸡头让鸡吃米,鸡死活不吃;后来他松开手,让鸡自己呆在那里,鸡却开始低头吃米。陶行知就此解释道:"教育如同喂鸡,强迫是不行的,只有让他发挥主观能动性效果会更好一些。"

  以此可以看出大师们的教学方式各有千秋,但无论是哪种教学方法,从中也彰显着各自的性格与教学态度。有这样的老师,还愁不喜欢听课吗?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